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此间欢情(NP) > n2qq.coM 老师,学生的精液好吃吗?

n2qq.coM 老师,学生的精液好吃吗?

    他的肉棒又粗又长,姜瓷含不进去多少,只好讨好地用手圈着剩下那部分来回套弄,来加深他的快感。
    秦衍舒服得直吸气,大手轻抚着她柔软的发丝,一边小幅度地摆动腰胯,在她嘴里浅浅抽送起来。
    姜瓷水媚着眸嗔了他一眼,倒也配合地去适应他抽送的动作,含着那粗大的肉棒轻轻地吮,小舌头也灵活地绕着龟头打转,一圈又一圈。
    “唔……姜老师,你好会舔……嗯……舒服……”
    肉棒被她的小嘴紧紧吸住,小舌头扫过的地方更是敏感得不行,触电般的快感一波波地涌上来,更是让他舒爽不已。
    听着男人舒爽的叹息,姜瓷心底隐隐地燃起了一丝兴奋,尽可能地张大了嘴,将肉棒多含进去了些,加快了吞吐的速度。
    秦衍绷紧了身体,下身的快感阵阵,看着她那张白净漂亮的脸蛋埋在自己胯下的模样,喉结难以抑制地上下滚动了两回。
    实在太爽了!
    恨不得直接将她这张嘴给操坏了!这么会舔!
    渐渐的,粗硕的肉棒在她小嘴的伺候下越发涨大,一手完全圈不住的硕大让她难免有些心悸。
    姜瓷难受地动了动身子,还没回过神来,脑袋便被男人扣住了,嘴里的肉棒跟着大开大合地抽送起来。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姜瓷有些措手不及,硕大的龟头狠狠地顶到她的喉咙,让她一阵反胃。
    不住地按着他的大腿想要推开他,只是后脑却被他紧紧扣着,她根本挣脱不开。
    眼见着逃不掉,姜瓷只好强迫自己去适应男人的节奏,配合地吸吮,只希望能把男人早点弄射了。
    他进出得太猛,深入至她的喉咙里才肯罢休,强烈的异物感,每每引得她有些反胃,生理性的泪水也跟着从眼角滑落。
    只是那喉咙下意识的紧缩,却是惹得男人情欲越发高涨,完全顾不得别的,只知道一个劲儿地在她嘴里来回地抽送。
    渐渐的,姜瓷习惯了他的进出,虽然顶到喉咙里,仍旧让她觉得不舒服,可身体却是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
    腿心早已酥痒难耐,湿润不已,小腹里似乎点了把火,让她更是觉得欲火难耐,忍不住地摩擦起大腿来。
    小手也不住地滑到男人胯下的两颗囊袋上,细细地摸着上面的褶皱,轻轻揉弄起来。
    秦衍连连深吸了口气,被刺激得动作越发凶猛起来,按着她的脑袋大进大出地操干了百十下,深插进她的喉咙里,狠狠地射了出来。
    “唔……”姜瓷惊得睁大了眼睛,灼热的精液直接顺着喉管一路烫进了胃里。
    狭小的空间里,甚至还能听到她吞咽精液时所发出的“咕咚”声。
    见她把精液全都吃下去,秦衍才伸手将软下来的肉棒从她小嘴里抽出,看着她那张被欺负惨了的小脸,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忍不住揶揄她,“老师,学生的精液好吃吗?”
    听出他的调侃,姜瓷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只是那温软的水眸却见不出丝毫的杀伤力,“不好吃!”
    “哦?不好吃啊!那是不是学生没喂对地方?是老师下面这张嘴想吃了?”秦衍轻笑了声,手摸到她的双腿间,在那湿润的花穴上揉弄了起来。
    姜瓷连连抓住他的手,听着他嘴里一口一个老师学生的,耳根子都红透了,恼羞成怒,“不许叫老师!”
    “不叫老师叫什么?嗯?”秦衍看着她,坏心地伸了根手指,分开那两片肥美的阴唇插了进去,用力地搅动抽送,发出细微的水声,暧昧得不行。
    姜瓷身体敏感得不行,本就空虚了许久,被他这样一搅,浑身如同着了火似的难受。
    不住地夹紧了双腿,想要更多,“秦衍……”
    “老师叫我做什么?”秦衍坏心一笑,抽出了在她体内搅动的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身,抱着她坐在马桶盖上。
    大手顺着她的细腰一点点上移,隔着衣服包裹住她胸前柔软的起伏,不轻不重地揉弄了两下。
    哪怕只是隔着衣服,他都能感觉到她这两团奶子是有多软,更别提吃进嘴里了。
    姜瓷难受地轻哼,胸前被冷落已久的胸乳发胀得厉害,他的揉弄如同隔靴搔痒那般的,反而是让她更难受了。
    坐在男人怀里的身子也不安地扭动起来,胸前饱满的起伏不断地蹭上他的胸膛,渴望得到更深层次的爱抚。
    秦衍耐心极好,看着她那张被欲望折磨着的俏脸,大手来回地在她身上到处点火,薄唇热热地贴在她敏感的耳朵,哑着嗓音哄她,“老师想要我做什么?嗯?舔你骚奶子还是插你小骚逼?”
    她深知男人的劣根性,只好小声地哼道,“嗯……都要……”
    “老师真是个贪心的小淫娃!”秦衍在她胸上捏了把,便将她的裙子扯了下来。
    她里面没有穿内衣,只戴了胸贴,裙子是露背的,为了穿裙子好看。
    秦衍却是看红了眼,肉色的胸贴衬得她肤白如雪,胸前那饱满被缚出一道深深的乳沟,看得人心底一阵冒火。
    他一把将那贴在上面的乳贴给撕开,下一瞬那松了束缚的奶儿便跳了出来,大手抓起一团用力地抓揉起来,指甲狠狠刺激着那挺起的小奶头。
    “唔……”姜瓷被刺激得发出一阵娇喘,胸前被男人揉得又麻又疼,她低头看着自己那白嫩的乳儿被他把在手里亵玩,不由地红了脸。
    “骚老师,来见自己学生都不知道穿胸罩!穿成这样勾引谁呢?”
    秦衍说着恶狠狠地在她臀上拍了一把,低下头去张嘴叼起一只嫩乳,大口地吞噬起来,频繁地用舌头舔弄着那粉嫩漂亮的小乳头。
    同时双手也没闲着,沿着她的玲珑的娇躯一寸寸地揉弄抚摸,把她整个人揉弄得发烫发麻。
    姜瓷舒服地呻吟,一边把胸乳往他嘴里凑去,一边伸着手难耐地插进他的发间,轻轻拉扯着他的发丝。
    何止水多?奶子大,逼还紧……
    直到把两侧的乳头吃得嫣红肿胀,他这才满意地抬头,覆上她的微喘的小嘴狠狠地吻了上去。
    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纠缠着她的香舌没完没了地吸吮。
    姜瓷被吻得脑子有些缺氧,本能地伸手推了推他,手还没收回,外面便传来一阵脚步声。
    吓得姜瓷浑身一抖,僵着身子不敢乱动。
    她可还没忘,这里是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进来的厕所。
    秦衍见状,大手重重地在她胸乳上揉搓了几把,薄唇从她的唇边挪开沿着她小巧的下巴来到白皙的颈上,舔吻个不停。
    姜瓷咬着唇,不敢出声,小手推了推他,想要提醒他,只是惹来的却是男人更加肆意的动作。
    他捏着她挺翘的乳头搓揉拉扯,不时地屈指在上面狠狠一弹,刺激得她浑身都抖了起来,想叫却不能叫的感觉,几乎快要把她逼疯。
    脚步声由远及近,是两个男人,边说着话边走进来。
    大抵是晚宴上的人,在讨论提前离场的秦衍。
    姜瓷听着外面的对话,又看了看在自己身上作恶的男人,是真的刺激,明明不管看上去还是别人口中都那么出色完美的男人,此刻却在厕所里跟她厮混。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秦衍抬头朝她看去,那张英俊的脸被欲望侵蚀,是真的性感到犯规。
    秦衍沉吸了口气,扶着自己肿胀的欲望在她泥泞的花穴蹭了几下,猛地抬高了她的身子,臀胯配合着往上一挺,对准穴口插了进去。
    只是才进了大半个龟头,就被卡住了,她里面紧得不像话,嫩肉一圈圈地箍着他的大龟头,不断吸吮着推挤着,不知到底是想把他吸进去还是挤出来。
    不上不下的感觉硬生生地将他逼出一层汗来,不由地绷紧了身体,伸手揉上了她的小阴蒂,让她放松下来。
    姜瓷也不好过,双手死死地捂着嘴,一双湿润的杏眼瞪着眼前作乱的男人。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进来,外面还有人在,要是被发现了,丢人的怕不只是她吧!
    秦衍见她放松不下来,便抓着她的细腰试探着浅浅抽送起来,退出一小截再重重地刺入,一点点深入,凿开前面堆叠挤压着的软肉。
    她里面又软又嫩,一圈圈的箍着他硬得发疼的欲望,那种强烈的快感,让他想要不管不顾地横冲直撞起来。
    姜瓷简直快要被他逼疯,私处几乎被撑开到了极致,又酸又胀,但偏偏他还觉得不够,还在往里捣。
    娇软的身子也被他撞得乱晃,只好伸手搭在他的肩膀,喘息也控制不住地从唇间溢出,又被她用手捂住。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道男声,“什么动静?”
    姜瓷瞬间就僵硬得不行,连带着下面的嫩穴也跟着收缩得越发厉害起来。
    秦衍被她绞吸得有些受不了,一边在她嫩穴里缓缓抽送一边揉着她腰间的软肉,低头去吃她胸前的嫩乳,缠着那小小的乳头,用力地吮,恨不得能吸出奶来。
    姜瓷强忍着胸前传来的异样感觉,死死地咬着嫩唇,更是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
    “猫叫?”另一个男声道。
    “什么猫会来男厕所?”男人发出一声嗤笑,又缓缓道,“我看到像是偷腥的野猫……”
    “是吗?”说着,那男人往隔间走了几步进来。
    听到那脚步声,姜瓷吓得完全不敢动弹,看着埋在自己胸前的男人,简直有些骑虎难下。
    秦衍恶劣地扬唇,重重地在她乳头上狠啜了一口,大手捏起了她的细腰,猛地站起身将她翻了过去。
    姜瓷还没来得及抗议,就被他按在了门板上,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外面的两个男人听到动静,更是心照不宣地朝着他们这边过来,姜瓷听着脚步声,恼怒地回头瞪了男人一眼。
    秦衍无所谓地笑笑,分开她的双腿,挺着灼热的欲望来回地在她湿漉漉的花穴上摩擦,大手也绕到她胸前,挤压蹂躏着她胸前的美乳。
    姜瓷被他又磨又揉弄得身体一阵发热,但偏偏又念着外面有人,不肯发出声音来。
    看着她倔强的模样,秦衍低头亲了亲她的圆润的肩头,粗壮的大肉棒在她花穴上摩擦了两下后,直接顺着泥泞的穴口插了进去。
    由于是后入的姿势,他用了蛮力,直接顶到了花心,爽得他不住地发出一阵叹息。
    姜瓷被顶得一阵哆嗦,身子重重地压在了门板上,胸前一双软乳被挤压成扁圆,柔嫩的花心更是被撞得酸软不已,不住地涌出一波又一波的蜜水。
    外面的男人听到这声音,哪里还不知道里面的情况,饶有兴致地在外面点了根烟,朝着里面的人调侃道,“大兄弟,你这女人水还挺多……”
    秦衍睨了眼姜瓷光裸的脊背,压低了声音答,“何止水多?奶子大,逼还紧……一进去就吸得我头皮发麻,恨不得呆里面一辈子不出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捏紧她的细腰,下身缓缓抽送起来,肉棒狠狠摩擦着她柔嫩的媚肉,激起一连串的酥麻电流。
    “是嘛?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外面的男人显然不信。
    他们两个是做导演的,虽然只是个副手,但是好歹手里也有点权利,睡过的女演员也不少。
    做演员的哪个不得脸蛋身材都好啊,年纪小的操起来紧到是紧,但也只能是尝尝鲜,不如那些熟女来得好。
    但是要说那些年纪大一点的,干起来情趣是有了,就是不够紧,毕竟不知道跟多少人搞过了。
    “哪能有假?越操里面缠得越紧,又热又湿,水跟不要钱似地往外喷,哦……真的太爽了……”
    秦衍还在说,听着他跟门外的男人讨论操她的感觉,姜瓷只觉得羞恼不已,伸手去捂他的嘴,结果男人却坏心地在她手心舔了一口,瞬间没了脾气。
    嘴被她捂着,他也不扯开,捏起她的一条细腿,将她上身侧了些过来,手绕过她被抬着的腿弯,用力抓揉着上她的左乳,下身渐渐加快了挺动的速度。
    Hàīτànɡsんūωū.Co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