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架空 > 大梁王妃 > 第48章 进宫
    【 .yanqinghai.Сом】,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连翘见沈云舒一脸决绝的样子,吓坏了,小姐竟然没让她们任何人陪同进宫,若是进了宫被欺负了怎么办?
    眼泪瞬间如决堤般从连翘的眼眶中溢出,她一个劲摇头,“小姐,连翘不要,我们都走了,那谁陪您进宫呀?连翘不能丢下小姐一个人,连翘要陪小姐进宫!”
    虽然心知连翘的一片好意,可是此时并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沈云舒只能狠下心,凌厉的眼神向连翘射了过去。
    她板起脸,用难得严肃的语气训斥道,“连翘,不许胡闹!我这次进宫,十有八九是出不来的,你们跟着我进宫,一个个的都得折在里头。他们对我尚且能下手,你们若是落在了他们的手里,八成都没命了!”
    说着,她稍稍缓和了语气,“我知道你们都是担心我的安危,可是你们要明白,只有你们活着,只有你们在外面,才是我唯一的指望,我还要等着你们来把我救出来!王爷不在京都,宁国侯府就是我最大的依靠,连翘,你必须好好地把任务完成!”
    四个丫头哪里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即便再如何地舍不得小姐,现在也不是能任性的时候。她们努力咽下心中的难受,用力地点了点头,每个人的眼神中都是坚毅和决绝。
    沈云舒眼中划过一丝欣慰,她知道自己该走了,进了宫,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她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起身淡淡地说了一声“走吧”,便在四个丫头的目送下出了院子。
    正阳宫的两位宫女受了皇后的交代,对沈云舒很是客气,皇后是派了轿撵来的,沈云舒跟着她们上了轿撵,直接被抬着进了皇宫。
    到了正阳宫门口,沈云舒止步候着,两位宫女进去禀告没多久,她便被请了进去。
    沈云舒垂眉低眼踩着碎步慢慢走进大殿,大殿内,皇后端坐在主位上,一身正色宫装衬得她格外的雍容华贵,她今日梳了一个牡丹髻,发髻的中央稳稳地带着凤飞九天如意玛瑙镂空冠,金色镶红宝石的凤凰,左右是玛瑙翡翠为点缀,相为呼应,光泽万丈。
    她的旁边还坐着一位打扮清丽的贵妇人,正是当日赏花宴在清晖亭见过的齐贤妃。
    这齐贤妃性格沉稳,听说很是有些才华,平日里话不算太多,在后宫也从不争宠,可反倒是得到了康成皇帝的信任,康成皇帝虽然最宠爱婉贵妃,但却是最愿意和她多说说话。也正因此,她在后宫是个独特的存在,皇后和婉贵妃都不会太为难她,反倒时不时地刻意拉拢一下,以便打听皇上的消息。
    然而,对沈云舒来说,她的出现却让她在心中确定了,皇后这次的召见便是康成皇帝授意的,而齐贤妃则是康成皇帝派过来的眼睛。
    沈云舒恭恭敬敬地跪下给她们磕头请安,“臣女参见皇后娘娘,参见贤妃娘娘。”
    皇后在沈云舒进来的时候,脸上立即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她朝她招招手,“傻孩子,快起来,来,过来让本宫好好看看!”
    沈云舒听话地起身,乖巧地走到皇后的身旁候着。皇后仔细打量着她,眼中是抑制不住的欢喜,她回过头对一旁的齐贤妃说道,“妹妹,你瞧呀,云舒这丫头真是生得越发标志了!”
    听了皇后娘娘的赞美,沈云舒羞涩地低下头,故作娇态,略带撒娇地嗔道,“皇后娘娘过奖了,在皇后娘娘面前,哪怕是朵鲜花都得没了颜色!”
    不管皇后表现出对自己的喜欢有多么地真诚,沈云舒都是不会相信的,这宫中的女人都是最会做戏的人,和她们打交道,可得留着心眼。
    齐贤妃倒是没有皇后那般夸张,她微笑着附和道,“皇后娘娘说的是,这么俊俏的姑娘,谁见了都喜欢的紧!你这孩子就是太过谦虚了!”
    “可不是!”皇后笑得特别开心,拿她打趣道,“这孩子长得如花似玉,又才华出众,本宫是喜欢得不行,若不是被老六先下手为强,本宫都想将这丫头收了当自个儿的儿媳妇了!这回还真是便宜了他老六了!”
    “那是安王爷有福,”齐贤妃淡笑着说,“好在这丫头横竖都是我皇室的人。”
    皇后听了齐贤妃的话,意味深长地看了沈云舒一眼,接着说道,“话虽如此,不过,若是能给本宫做儿媳妇,本宫自是会拿这丫头当作自己女儿来疼,只可惜啊,现在成了弟妹,那可不只是本宫一人的弟妹,本宫想疼她怕也是轮不上了。”
    一听这话,沈云舒不得不佩服皇后这只狐狸的狡猾,她方才还在有意拉拢她,不仅表现出对自己的喜欢,又亲切地称呼萧玄夜为“老六”,可又立即说自己轮不上对她好来刻意同她拉开了距离。
    皇后当然知道,萧玄夜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康成皇帝派去剿匪,她心中多少也猜到是康成皇帝是在对付他们,所以她自然不着急拉拢,反而还得再观望观望,若是这局萧玄夜败了,那么沈云舒对她来说也没用了。
    可她自然不会将自己的路堵死,若是萧玄夜赢了,她当然还要拉拢沈云舒,以争取让她说服萧玄夜来支持太子。她话刚说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一般,一拍大腿,立即喊来宫女端出一个托盘。
    那托盘上摆放着一支凤凰展翅六面镶玉嵌七宝明金步摇,她一手拿起步摇,另一只手将沈云舒拉到身边,对她说,“瞧我这记性,怎么把正事给忘了。前几日听皇上说,你那狠心的姨娘竟然下毒害你,本宫实在是又气愤又心疼!这支金步摇非常贵重,是当年本宫嫁给皇上的时候,太皇太后赐给本宫的,本宫现在便将这支金步摇赏给你。你嫁给安亲王以后,便和本宫是妯娌,往后可要多来正阳宫走动走动。”
    若是以往,沈云舒是一点也不乐意绞进宫里的斗争的,可此时,她和萧玄夜是面对康成皇帝和四皇子的联手,而萧玄夜又不在京都,她得想办法在皇后这里多争取一些生机。
    沈云舒惶恐地说,“这金步摇如此贵重,臣女实在不敢收下。”虽然如此说,但她的目光却是紧紧盯着那支金步摇,似是很不舍。
    皇后眼中划过一丝笑意,直接将步摇塞到她的手里,宠溺地说,“行了,本宫送得起,你便收的起,赶紧收好,别辜负了本宫的一番心意。”
    沈云舒接过步摇,感激地跪下谢恩,“如此,臣女便谢过皇后娘娘了!”
    沈云舒将步摇收好,抬起头笑盈盈地看着皇后,“若是皇后娘娘不嫌臣女叨扰,臣女便恭敬不如从命了。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堪称天下女子之典范,世间女子自是争相效仿,王爷曾经和臣女说过,太子殿下之所以如此博学多才、文武兼通、气度恢宏,便是得益于从小来自皇后娘娘的教导,这东宫的运数也只有正宫的气度才能镇得住!臣女自得多向皇后娘娘学习这治家和教子之道。”
    “安亲王当真如是说?”皇后目光炯炯地看着她,似是非常急切地想在她的脸上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沈云舒当然不会叫她失望,一脸真诚地回答,“臣女可不敢哄骗皇后娘娘。”
    皇后这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她拉过沈云舒的手,亲切地说道,“本宫怎会嫌你?你若能来,本宫高兴还来不及呢!”
    殿内一片祥和的氛围,皇后和她们坐着聊了会,便露出疲态,挥手送客,“行了,本宫也罚了,你们先退下吧。”
    齐贤妃和沈云舒便起身告辞。
    皇后命宫女将她们送出去,她们一并退到了殿门口,齐贤妃意味深长地看了沈云舒一眼,便带着自己的宫女先行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