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架空 > 毒萌双宝:父王,娘亲又改嫁啦! > 第1014章:抢婚的,来了!(大结局)

第1014章:抢婚的,来了!(大结局)

    【 .yanqinghai.Сом】,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第1014章:抢婚的,来了!(大结局)
    纳兰辛辛听到了刘睿的话,她握紧了手里的绣球。
    有他这句话就够了,她以后也会收了自己的心,好好的和他过日子的。
    刘睿说这话的声音并不小,周围也有人听到了刘睿的这句话。
    他们听到以后,一个个都笑了起来,起哄着道,“三皇子,你这脸皮也太厚了,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是刺激我们没媳妇,还是炫耀自己成亲了呢?你这样,就不怕三皇子妃害羞啊?”
    “切,滚一边去。”刘睿朝着那个起哄的人就笑骂道。
    “好了,好了,都别闹了。”又一个哈哈大笑道,“这吉时都到了,我们啊,就算要闹,也等他拜完堂成了亲之后,再和他闹,否则啊,只怕他撕了我们的心都有了。”
    “哈哈哈,是啊,是啊,拜堂成亲最重要。”
    纳兰辛辛在红盖头下,听着外面这些人的话,这时候才有了些许成亲的喜悦和紧张,外面起哄的这些人,都是三哥的朋友吗?看起来,都挺开朗的,以后和三哥去闯荡江湖,应该是不会闷了。
    想到这里,纳兰辛辛不由得想到了莫老五。
    也不知道五叔在哪里,要是五叔知道她要成亲了,肯定会来的吧。
    只可惜,不知道五叔在哪里。
    好在,今天也没有遗憾了,该到场的,能到场的,全都到场了。
    唯一的一个就是……
    纳兰辛辛想到纳兰君若,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不想了,不能再想了,也没什么好想的。
    “吉时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嘞!”
    媒婆瞧了瞧天色,看着时辰到了,就冲着在场的宾客,大声的宣布了起来。
    刘睿也带着纳兰辛辛站到了拜堂成亲的位置。
    平王和平王妃坐在一旁,朱雀国的皇帝虽然没有亲自来,但也是派了人来的,再加上前来观礼的数百人的阵仗,这场婚礼,还是有派头,有面子的。
    平王和平王妃看着站在自己下面的刘睿和纳兰辛辛,都有些感慨。
    这是他们最重视,最疼惜的小辈,他们能成亲,他们由衷的高兴。
    而就在纳兰辛辛准备和刘睿已经准备拜堂成亲之际,一个人,正疯了似的,往这边赶。
    他的速度很快,快的犹如一道闪电。
    有些人,只察觉到一阵风从自己的身边刮过,转过身,却什么都没有瞧见。
    辛儿,不要嫁,不要嫁给他!
    “一拜天地!”
    媒婆见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当着众人的面,就喊了起来。
    刘睿望向了纳兰辛辛,和纳兰辛辛一同回过了身,朝门口天地的方向,转了过去。
    然后,两个人一同,对着天和地,拜了下去。
    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无论是前来观礼的宾客,还是纳兰辛辛这边的人。
    白老爷子此时和云尘月站在一块,看到纳兰辛辛和刘睿拜了天和地,他又高兴又难过,拉着云尘月的手就抱怨道,“大徒儿,你瞧瞧,你是怎么照顾你的小师妹的?都怪你,都怪你没有把你小师妹藏好。你看看,老头子我刚知道宝贝徒儿还活着,她就被人给拱了。”
    云尘月,“”呵呵,师傅,你以为我想吗?
    天知道,为何俩人就在他那里见了一面,立马就勾搭上了,还立马就准备成亲了。
    他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刘睿那么有吸引力呢?要不是小师妹喜欢,他绝对把刘睿痛扁一顿,让他好好看清楚,他的小师妹不是谁都可以觊觎的,这样,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他的小师妹,已经决定要嫁了,而且现在还正在和刘睿拜堂成亲。
    怎么办?
    突然好想把刘睿拖出去砍了。
    云尘月只要想到自己的小师妹,被刘睿这头猪给拱了,他就无法保持微笑。
    “师傅,你要是觉得把小师妹嫁给他,太便宜他了,我们可以……”
    云尘月低头,望着刚拜完天和地,站起身的纳兰辛辛和刘睿,在白老爷子的耳边说了两句。
    白老爷子听了云尘月的话,沉默了片刻,对云尘月道,“可以是可以,但是不要做的太过分了,那毕竟是你小师妹的夫君,我的徒婿了。”
    “这是自然的。”
    在云尘月和白老爷子想着,不能便宜了刘睿的时候,媒婆再次喊道,“二拜高堂!”
    刘睿望着纳兰辛辛,和纳兰辛辛一同转过了身子,望向了坐在主位上的平王和平王妃。
    平王和平王妃的脸上也都是笑容。
    俩人朝着平王和平王妃,就一同,深深的拜了下去。
    而此时,在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路的人,还在拼了命的往这边狂奔而来的人,在看了一眼天色,确定了此时的时辰之后,他前后脚不稳的,硬是没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就这样直挺挺的摔了出去,摔的衣物都破了皮,手和腿都撞出了血。
    辛儿,别嫁给他,别嫁给他!
    别嫁给他!
    我不准,我不准你嫁给他!我不准!不准!
    “三拜……”
    “等等!”
    就在媒婆要说出“三拜天地”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道急促而慌乱的阻拦的声音,这声音一出,所有人都朝着门外望了过去。
    当在场的人,看清楚那个阻止婚礼进行下去的人的容貌和此时狼狈的模样之后,皆是吃了一惊。
    一时间,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窃窃私语了起来。
    “那不是君王吗?怎么弄的如此狼狈?”
    “可不是吗?今日是三皇子大婚的日子,这君王这是来做什么呢?”
    纳兰辛辛的听力一直都很好,当她听到周围的人提到纳兰君若的名字的时候,她原本已经心若止水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砸了一下,猛然跳动了起来。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已经屏住了呼吸,连动都没有动弹。
    刘睿这时候也朝着纳兰君若望了过去。
    见一向都是高贵矜冷的纳兰君若这般模样出现,他也是心惊的。
    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侧,身子看着有些僵硬的纳兰辛辛,他再次望向了纳兰君若,有些不解的问道,“皇叔,今日是我和辛儿大婚的日子,您这是……”
    纳兰君若没有回答刘睿的话。
    他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步步的走到了纳兰辛辛的面前,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想,一直都在想,他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可是当纳兰辛辛成亲的这一日到来的时候,比起自己的那一关,他更无法接受,纳兰辛辛要嫁给他人的事实。
    他知道,这一步踏进去,就是万丈深渊。
    他也知道,他会带着辛儿一起走入这万劫不复之地。
    可是,比起万劫不复,更可怕的是,他以后再也无法和以前一样,和辛儿在一起了。
    或许,杨之易说的是对的,他爱辛儿。
    他对辛儿的爱,不是血缘上的亲情,而是实实在在的男女之情。
    他动了心,动了情。
    他做不到。
    他做不到将辛儿让给其它男人,无论是让给谁,他都做不到!
    他就这么走到了纳兰辛辛的面前,看着穿着大红色嫁衣,盖着红盖头,完全看不清模样的纳兰辛辛,他握紧了双手,动了动唇,“辛儿,我……”
    纳兰君若看不清纳兰辛辛脸上的表情,但是纳兰辛辛可以透过红盖头,看到些许纳兰君若脸上的神情,她也能听到纳兰君若说的每个字。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她只知道,此时的纳兰君若,是她从未见过的狼狈。
    “皇叔,您是来喝我和辛儿的喜酒的吗?我和辛儿现在还在举行拜堂仪式呢,您要不先……”刘睿觉得这氛围很是不对劲,他莫名的有点儿心慌。
    他试图让纳兰君若先到宾客区去。
    然而,他的话,却没有得到纳兰君若的任何回应。
    纳兰君若只是这么看着纳兰辛辛。
    而下面宾客的议论声,也是越来越大,所有人都在看着礼堂上的三个人,所有人都在好奇纳兰君若为何在这个时候跑来,阻止婚礼的进行。
    还有人私下议论道,“以前就听闻这君王和他抚养的小公主不清不楚的,这该不会是真的吧?否则,这君王好端端的为何来阻止婚礼?”
    “你可别乱说,这可是有违伦常的事情。”
    “怎么乱说了?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君王曾经圈养了很多年纪很小的女孩在宫里,据说那些女孩啊,还都……”对方说着,还压低了声音。
    另一个听了的人,更是瞪大了眼睛,“这……这不会是……真……真的吧?”
    这些人的议论,纳兰君若全都听得见。
    这也是一直以来,他明知道自己心意,却因为害怕让纳兰辛辛和他一样,被外人说三道四,而不愿意突破这一层关系的原因。
    再次听到这些,纳兰君若原本想抬起去抓纳兰辛辛的手,又收了回来。
    他愿意万劫不复。
    可是,他真的不舍得让辛儿陪着他一起,被世人唾弃。
    纳兰辛辛看到了纳兰君若还未伸出,就又收回去了手,也看到了纳兰君若眼中的挣扎,终于,她带着最后一点希冀,望着纳兰君若,开了口。
    “皇叔,你是来……带我走的吗?”
    纳兰君若听到这话,猛的抬起了头,望向了纳兰辛辛。
    “皇叔,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纳兰辛辛看着纳兰君若,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若是你想清楚了,你今日是来带我走的,那我就随你走;要是你今日是来祝福我的,那就请你离开这里,不要再阻止我成婚。”
    纳兰君若,“……”
    纳兰辛辛说出这句话,几乎用了全身所有的勇气,眼看着纳兰君若依旧没有说话,她眼里的那点希冀,渐渐淡去,就在她要闭上眼睛,再不去看纳兰君若的时候,纳兰君若突然伸出手,抓住了纳兰辛辛的手腕。
    纳兰辛辛被抓的抬起头,望向了纳兰君若,眼中有诧异也有惊喜。
    “皇叔……”
    纳兰君若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纳兰辛辛,在众人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就这么将纳兰辛辛打横抱起,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足尖点地,腾空而起的将纳兰辛辛给抢走了。
    他抱紧了怀里的纳兰辛辛,抱的很紧很紧,就好像只要一松开,他就会后悔自己这个决定,后悔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将自己心爱的人,带入万劫不复一般。
    而纳兰辛辛在回过神之后,也是丢了头上的红盖头,伸出手,紧紧的搂住了纳兰君若的脖子,将自己的脸,埋进了纳兰君若的怀里。
    她不管,不管皇叔是怎么想的,但他今日既然来了,那他以后,就都别想,别想再丢下她了。
    **
    直到两人的身影走远,在场的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大徒弟啊,看来你刚刚想的法子,是用不上了。”白老爷子摸着胡子,笑着望向了云尘月,“我就知道,纳兰小子,早就觊觎我家的宝贝徒儿了。”
    云尘月也是没想到,纳兰君若会来抢亲。
    他不由得看了眼,还站在原地,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刘睿。
    虽然早知道小师妹要嫁人,但却没想到纳兰君若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或许除了刘睿,他们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早早的就看出了纳兰君若的狼子野心了,只是在婚礼当天抢亲,这做的也忒不地道了。
    平王和平王妃这边也是面面相觑,完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辛儿的皇叔怎么就把辛儿带走了呢?
    莫不是不满意睿儿?
    这……
    **
    纳兰辛辛和刘睿的婚礼,以纳兰辛辛被纳兰君若抢亲带走,结局。
    在纳兰君若带走纳兰辛辛之后,各个国家都流传出了无数个关于那日婚礼真相的传言,有人说纳兰君若看不上刘睿,后悔让自己的宝贝侄女嫁过去了,也有人说纳兰君若一直觊觎着自家的小侄女,抢亲之举乃是禽兽所为,也有人说……
    总之,传言很多,但是却没有人敢确定,哪个才是真的。
    因为,从那日起,纳兰君若和纳兰辛辛都消失了。
    无论是哪个国家的人,都再也没有听说过两人的下落,也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只是,在若干年后,有人在街上,瞧见了一个长得和纳兰君若很像的三,四岁的小奶娃,一本正经,一丝不苟,穿着一袭白衫,又萌又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