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丹武霸主 > 第0370章 来送死的聂云帆

第0370章 来送死的聂云帆

    聂云帆看了看四周,那道残魂在他拿到这本武技之后,便消散无踪。
    或许,这道残魂留在这小幻境里面,就是为了寻找能够继承这本武技的人。这本是地阶武技,那道残魂的主人,当年的实力修为,应该也和驱魔炎灵差不多。
    这么多年,或许他也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如今发现聂云帆这个天才,便将这本武技相赠,他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
    聂云帆打开这本武技,从头到尾翻了一遍。他感觉到这武技仿佛化作了一道道意念,钻入了他的脑海,对武技上的内容,他完全记忆在心中,无法抹去。
    一阵微风吹过,这本武技化作齑粉,瞬间消散无踪。
    “这是一本,单传武技?”聂云帆心中微微一惊。
    单传武技在人间很少见,特别是地阶的武技,刻意做成单传,也有些诡异。毕竟单传武技,是强者通过他强大的神元和意念,把这武技信息刻在书上。
    当另一个人吸收了武技信息之后,书上的文字就会变浅,或者消散。
    而那些武技信息,就深深刻在了那个人的识海里。
    聂云帆的脑海之中,已经出现了太虚破魂掌的用法,虽然说不熟练,但是只要他想,他就可以轻易将这武技用出来。
    聂云帆深吸口气,盘膝坐在地上。
    他心念一动,身体已经进入了识海,进入了巨大的模拟空间之中。
    因为神元的晋级,此刻这个世界,也变得丰富起来。
    “吼吼吼吼……”
    一只只巨大的妖兽,正围着聂云帆,虎视眈眈打量着他。
    聂云帆双手空中,手掌一股股的魂气凝聚。
    刹那间,那些妖兽扑向聂云帆,而聂云帆翻手一招太虚破魂掌,迎了上去。
    嗤嗤嗤……
    这一掌没有摧毁那只妖兽,聂云帆的身体被撕扯的粉碎。
    下一瞬间,他的身体又出现在原地,四周又满是妖兽。刚才一次,他使用这武技失败,不过现在不是在真实世界,而是在模拟出来的场景里,所以聂云帆并不会死。
    在这地方死了,大不了重新开始模拟。
    “吼吼吼吼……”
    妖兽一拥而上,聂云帆再次抬起手掌,使用太虚破魂掌。
    不过结果,依旧如同之前一样。
    聂云帆,被妖兽群撕扯成碎片。
    再来……
    再来……
    他一次次开启识海场景,一次次被妖兽撕碎。这一招太虚破魂掌根本无法将魂气凝聚,也发挥不出最大的威力。
    倒是他的追魂诀,轻轻松松就能击杀身前妖兽。
    聂云帆眉头紧蹙,回忆着识海之中这掌法的使用情况。忽然,他腰间微微一热,伸手一摸竟然是那枚太虚魂印。
    “是这东西?”
    聂云帆心中一惊,急忙心念一动,想要提起这太虚魂印。
    只是这力量在魂印上稍稍涌动了一下,却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
    嗤嗤嗤……
    聂云帆,再次被撕成碎片。
    他关闭了识海,回到了现实之中。魂印发热,说明被魂气牵引,使用这招地阶武技的时候,果然可以与魂印交相辉映。
    但是这魂印的力量却始终无法提起,难道,是因为这魂印还不能为我所用?
    聂云帆想了想将魂印拿在手上,这沧蓝宗的宝物,本不是他的。
    但是现在沧蓝宗有难,必须要他才能挽救。
    而他要救沧蓝,就必须要有极为强大的力量。而现在正好有这个机会,他必须把握。
    聂云帆没有多想,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魂印上。
    轰……
    魂印上面一股气息荡出,仿佛是在刻意反抗一般。
    只是那鲜血却迅速渗入了魂印里面,在魂印的一个角上,凝聚出一抹鲜红来。
    轰……
    又是一声,这魂印上一股气息冲起,直接装入聂云帆身上。
    聂云帆的识海之中,顿时多了一分识觉,正是这魂印的控制能力。
    聂云帆急忙再次提起太虚破魂掌,魂印顿时变得极为灼热,仿佛要将聂云帆的手掌烫伤一样。
    “太虚破魂掌……”
    聂云帆抬手一掌,一股澎湃的气息朝前涌去。
    可大可小,能放能收。
    聂云帆感受到,之前的烈日火轮和它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了。他甚至都不用再去识海里面刻意模拟。
    这一招太虚破魂掌,是他现有所有武技之中,最强的一招。
    没有之一。
    ……
    夕阳西下,沧蓝宗的广场上,死一般的寂静。
    长孙鹏和闵伍在受了一肚子气之后,再次将江城子毒打了一顿。江城子依旧是那淡然表情,这些皮肉上虽然疼痛,他却仿佛始终面带微笑。
    “哼,明天如果还不说,就带会镇南王府。”
    长孙鹏的耐心显然已经被江城子给消磨完了,他和闵伍缓缓下台,就要离去。
    众人一阵沉默,气氛有些压抑。
    又是一天,江城子又撑了一天。
    只是不知道,他到底还能撑几天。
    这么好的人,就这么死了?
    如果上苍有灵,那就派个人来救救他。
    众人这么想到,但是在雷凌郡城,小王爷长孙鹏的地位可是比郡王司空岳还要更高。
    又有谁,敢得罪他呢。
    啪……啪……啪……
    这时候,一道道沉稳而又带着节奏的脚步声,从远处缓缓走进。
    吸阳之中,一道平凡无奇的身子,被斜阳拉出老长一段影子。
    人群之中有人看到了那影子,却因为迎着阳光,并没看清到底是谁。
    只是这身影有些熟悉,他们相互拉着衣服,看向那身影所在的方向。
    “范师姐,那人是不是聂云帆?”人群之中,范灵儿也在。
    此刻,身后有人这么问道。
    一听“聂云帆”三字,本来一脸凝重的范灵儿忽然像是久旱大地遇到甘霖般,精神奕奕。
    她转头一看,整个人顿时呆立当场。
    “他……他怎么会来……”
    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忧,范灵儿的脸色,满是复杂。
    “嗯?”
    长孙鹏刚下高台,就看到了远处走来的声音。
    “他是……聂云帆?”长孙鹏惊讶问道。
    “好像是的。”
    闵伍也认识聂云帆,点头应道。
    “他怎么一个人来?他来做什么?”长孙鹏蹙眉问道。
    闵伍冷冷一笑,道:“或许,他是来送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