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快穿]哥哥每夜都宠我 > 病娇妹妹太软了【总裁】27

病娇妹妹太软了【总裁】27

    盛延压根不搭理苏怂怂。
    他埋进她x前的柔软上,轻轻的啃咬起来。
    淡定躺在男人身下的小nv人简直差点睡过去了。
    苏怂怂在想,盛延、好废哦!
    【怂宝贝不要这样想盛先生,小心到时你会连自己是怎么si的都不知道。】身为神助攻的某坏狐,它此时不冒泡还等何时。
    对于盛延,狐狸也是刚侦查到他的实力绝对是很厉害厉害厉害的那种大佬。
    盛延对于它家的怂宝贝更不是不具半点危害力,它自然会好好的帮向盛延。
    听见坏阿狐的声,苏怂怂可不开心了。
    这阿狐她一有事就丢下她,没事就出来嘲讽她。
    这次,存心是跟狐狸对着g的小nv人,她就跟它唱反调:“骗人!他身t这么不好,我手上还有他身t不行的把柄,我才不可能会si在他手里呢!”
    【是吗是吗?看来本狐的怂怂胆子还真是肥了好多呢,】一顿,【敢现在继续骂他吗?】某狐留下话就溜了。
    她肯定敢啊。
    风平浪静马上要结束了,暴风雨已来袭。
    就在苏怂怂准备骂盛延时。
    男人松开嘴内的小rt0u,扶着下身用大guit0u分开了两片粉粉的ychun。
    抬眸,他察觉到身下的人儿的思绪都不知飘哪儿去了。
    这能让他忍的了?
    果断,对准她下身,抓紧她的腰肢往前用力一挺。
    “啊——好痛!”
    某怂还没将话给说出来,惨叫声倒是抢先一步冒出。
    狭窄的r0ub1被大roubang瞬间给挤开,被撑坏的疼痛感让苏怂怂皱起眉头,紧绷身躯,“你快出去,好疼!”
    欺压在上身的男人,他凑近苏怂怂的耳边,“出去?你不是认为我不行?”
    苏怂怂:“……”仔细想了想,表情超认真的,“那、那你快点结束。”
    盛延本就不满苏怂怂先前的失神,现在还给他来这一句。
    这足以导致,他抓着身下的小人儿就开始做起重重的冲撞,每一下都狠狠的c入小粉x的最深处。
    敏感的小软x被大ji8捣的yye越流越多,伴随着大ji8冲撞yye将座位给沾sh一片。
    车子随着男人的冲撞一下一下的暧昧摇摆。
    盛延一点也不温柔的大力冲撞,每每c入小子g0ng过电的su麻就涌入苏怂怂的大脑,她y着头皮紧咬唇瓣默默忍受这痛与快乐并存的感觉。
    她想着马上就能结束,完全可以忍忍的。
    可三分钟过去,还没等来盛延的结束。
    苏怂怂哪儿还承受的了,艰难的开口:“你、你怎么还没结束?”
    额头上冒着汗水的某男傲娇轻哼一声,也不回答苏怂怂的话。
    ‘噗呲噗呲——’被c到y1ngdang的水声都响起时,苏怂怂那张殷红的小嘴再也不受控制的发出sheny1n到求饶。
    “啊~受不了了,你快停下来……我我我快si了。呜呜呜。”
    “别撞我了,呜呜呜……我真的不行了。求求你,停下来嘛……”
    “呃~别顶那里。”
    盛延看着身下原本气焰嚣张的小nv人,这会儿流着眼泪的可怜小模样,他确信,这nv人先前的胆小、蠢萌与此刻的害怕绝不是她真实模样,她本x定是带刺的小野猫。
    就b如像刚才,她的小爪不停在袭击他。
    他贴在她耳边,“叫我声老公听听。”
    各种求饶的苏怂怂,她想也不想直接脱口而出,“老公!”
    这声叫的让盛延特别满意,他让大ji8埋在小nengxue中,停下了动作。
    盛延一停,苏怂怂就大口大口开始喘气。
    一开始被疯狂的c弄还这么长时间,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缓过劲后,她抬眸对视他,完全不能理解,“你怎么突然这么猛了?”
    男人牛头不对马嘴,“喜不喜欢?”
    “……”莫名感觉只要自己说不喜欢,这男人就会继续想刚才那般疯狂的继续c弄。
    某怂只能口是心非的应:“喜、喜欢。”
    男人g唇偏偏是要羞辱她,暗哑道:“也是,不然你怎么会夹的这么紧完全舍不得让我ch0u出来。”
    超老实的苏怂怂,小脸带着委屈,“我没有。你自己进的这么深。是你、你……”
    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男人堵上。
    纠缠着她的小粉舌,男人重新开始ch0u送。
    这次盛延放慢了好些速度,他在刻意的碾、磨着小nengxue的敏感点。
    那早就被他给找到的一个位置,每当他用大guit0u轻轻碾磨一下,小软x就像是小嘴一样用力一缩紧。
    他现在只想……把身下的小人儿给c上天去,让她知道厉害。
    嘴巴被堵上,苏怂怂只能是鼻息间发出不满的抗议,娇软的身子更是打起了哆嗦,涌入四肢百骸的爽感,让她缠在盛延腰身上的双腿都紧绷。
    小手紧紧攥成拳头,就连脚趾都卷缩而起。
    那强烈的快感凝聚在了她的腹部。
    直到盛延分开了她的小嘴,hanzhu她的耳垂。
    “啊……”
    被挑逗到完全瘫软下去的苏怂怂,她放软了身躯,直接迎上强烈的痉挛,就连水柱都跟着喷发而出。
    在小粉x中的大ji8被疯狂紧咬这让盛延舒服的头皮发麻。
    他y生生的ch0u出yjing,就是不让小蝌蚪喷s出来,按耐住快感,重新挤开红肿ychunc入深处。
    ……
    苏家。
    一瘸一拐往前走的苏怂怂,她小脸被哭成了花猫。
    【哈哈哈哈~本狐都说了别惹盛延别惹盛延,看小宝贝现在可怜样哦。】就在苏怂怂下车前,某狐就出来贱贱嘲笑。
    欺负怂怂可有趣了,它不逗逗她寻找乐子,那生活也太乏味了。
    被c坏的苏怂怂,她又累腿还发软,“你什么时候给我说过别惹盛延?出事情的时候你不出来,看我落难,你你你、你还来笑话我!阿狐,我准备开除你。”
    【唔~刚才断开连接了,怂怂宝宝说了什么啊?再重复一遍呗。】
    “我说,我要开除你。”苏怂怂都进大门了,还是没等来阿狐的回答,继续问:“你人呢?”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PΟ18んùΒ。℃Ο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