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兴庆宫词 > PO1⑧Tひ.℃Oм 人生富贵何所望

PO1⑧Tひ.℃Oм 人生富贵何所望

    姬澈一病十余日,倒给了阿霁静养的机会。
    她到底年轻,c持家务时锻炼出好身t。得益于赵乃谦的jing心医治,三五日后,便可下地活动。
    柔仪殿房间很多,阿霁无聊时,好奇地一间间串了看。
    寝阁里有盈满珠翠的妆奁,箱笼里颇多清雅玩物,架上书册里遗留着簪花小字的批注,秀气的字迹一望可知出自nv子之手。虽然逐日有人打扫,却总显得冷清,好像尘封许久,新近才启用的样子。
    “这里以前住的谁?”她问近身服侍的杜媪。
    杜媪是赵乃谦派到她身边的,人颇和蔼,擅长梳头与制衣。阿霁经她装扮了,褪去粗头乱服的野趣,尽展与她十七芳龄相称的娇yan。
    杜媪答道:“这是贞顺皇后的旧居。贵人娘子能住进这里,可见陛下真的很宠你。”
    “皇后?”阿霁扬起眉毛。新周立国以来,还没有过在世的皇后。
    “陛下当秦王是王妃呀,薨得早,陛下登基后,追封贞顺皇后。”
    “号称贞顺,想必对陛下情深意重了?”
    杜媪叹了口气,“可不是。不瞒娘子,我从前就是服侍王妃崔娘子的。她对陛下何止情深,根本就是为陛下而si的。”
    “挡刺客?”阿霁的思维很发散。
    “是难产,一尸两命。陛下少年时,b现在风流,姬妾很多。他一宠幸姬妾,崔娘子就不开心。久而久之,陛下就不喜欢了。崔娘子怀胎八个月时,陛下在她眼皮底下宠幸了她的侍婢。崔娘子气得当晚发动了,折腾了两天生不下来,si时眼睛还是睁着的。”
    杜媪回想起当年情状,频频拭泪,“那个小婢子后来倒是得意了,前年封了贵妃。陛下有时候,真是——”她摇摇头,不敢说天子的不是。
    阿霁暗想,这崔娘子到底有多糊涂,ai上这么个昏君,还搭上一条命。
    只听杜媪又说:“自那以后,直到如今,陛下膝下一直没有儿nv。”
    言下之意,姬澈宠妾灭妻得了断子绝孙的报应。
    阿霁不禁微笑,觉得这老媪十分有趣。
    杜媪却以为她笑是因为看到了机遇,“贵人娘子圣眷如此隆重,有孕是早晚的事。若能为陛下诞下一儿半nv,那可就一飞冲天了。只是您要记住一点,陛下最不喜嫉妒的nv子。崔娘子就折在这里了。”
    嫉妒?
    阿霁自问不是嫉妒nv子。
    先前,徳骏在平康里颇有几个相好。其中一个叫檀娘的听说他娶了阿霁,打扮得花枝招展,愤愤找上门来。让一个妓子如此嚣张,娅娘笑她驭夫不严。
    可是徳骏说,相好一场,忽然断绝往来,也太无情了。阿霁觉得有理,便不禁他时不时去慰问旧情人。
    这些天,阿霁的确在思考逢迎姬澈的办法。唯有讨得他欢心,才能保住徳骏的x命。可在他面前提徳骏,必然会招致他不喜。
    崔娘子的藏书里,倒有几本《杨妃秘史》、《合德外传》,看来这位痴情nv子也研究过前代妖妃如何惑主。
    阿霁拣了一本,坐在蒲团上看。
    赵乃谦来看她,瞥了一眼书封,笑问:“娘子读书有心得否?”
    阿霁叹口气,“对着新人思旧人,新人总是不喜的。”
    “所以,”他提示她,“有些话不妨请别人带到。”
    阿霁便期待地看他,“赵先生,你能否——”
    赵乃谦最怕与她对视,那sh漉漉的目光总会搅起他内心深处,久已沉淀的一些情绪。
    “我不行的,要找陛下的信臣。听说越国公很同情尊夫,多次为徐校慰求情。”
    阿霁眸se一冷,那不是个为虎作伥的佞臣么?不是他逢迎上意,自己夫妻何以落到今日境地?
    然而赵乃谦却说:“越国公为此一直自责。”
    勋贵当中,越国公杨仁礼是个异数。他前半生征战沙场,手下冤魂无数,总觉得造业太重,没想到卸甲之后,又添一桩罪过。
    娅娘时常往来公府,仁礼对她印象不佳,连带对阿霁有偏见,以为也是个凭美se钻营的蠢nv。既然皇帝有心猎yan,他乐得成全一对背徳男nv,可从来没打算拆散人家恩ai夫妻。
    这天在兴庆g0ng花萼楼前遇到阿霁,他不禁止步。
    阿霁也姗姗向前,好似有话说的意思。お本站推絀濃鯖視頻 請到PO①㈧んūв。てO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