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兴庆宫词 > 教君恣意怜
    政务不忙时,姬澈更喜欢在台城以东的兴庆g0ng起居。这是他为亲王时的旧邸,龙飞之后升了行g0ng。四邻不是他的ai弟,就是宠臣,皇帝也是ai热闹的人。
    归来时日se已晚,姬澈由五弟肃王姬澄、晋国公卫方陪着用膳,还派了晋国公一个差事。他原本瞩意越国公,但杨仁礼今日脾气不顺。
    饭后,他到勤政殿处理政务到深夜,方回长生殿安寝。
    他习惯独宿,妃嫔非征召不得入寝殿。作为一个勤政的君王,他的日程安排得满,一天下来难免疲累,落枕即眠。这晚辗转反侧,一想起阿霁被j时的荏弱娇态,腹下便热流涌动,yanju登时y了起来,懊悔没有把那小nv子拎回g0ng来,狠狠地蹂躏个痛快。
    x器涨得痛,须得消乏。这几年为免老臣在耳边唠叨,g0ng里几乎没进新人,还把一批老丑的g0ng人放了出去,换来一片颂圣之声。
    姬澈把身在兴庆g0ng的几个嫔妃在头脑里过目,都是王府时的旧姬妾,有的b他年岁还大,温情是有的,不是纵yu的好对象。
    他懒懒地唤一声,“来人。”
    两个司寝g0ng娥连袂而入,在床榻前六尺处站定,伶俐地屈膝,“陛下。”
    声音娇软,姬澈的小弟弟听了,更加昂扬了。他起身下床,朝她们走去,纨袴裆部的小帐篷搭得极有型。
    g0ng娥们以为皇帝召唤,是为了要茶水或起夜,见他一副箭在弦上的样子,心中十分忐忑。
    姬澈见她们都是白皙可ai的容貌,一个丰腴,另一个清瘦似阿霁,便把yanju掏出来,给那个瘦的欣赏,“你可喜欢它?”
    瘦g0ng娥睁眼也不是,闭眼也不是,脸红好似熟桃,“妾……妾……”结巴了半天,才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姬澈笑着一把捞起她,丢到床上,撕扯她的衣裙。
    瘦g0ng娥任皇帝的司寝g0ngnv快两年了,总在夜间近距离接触勇武俊帅的皇帝,起初不是没做过麻雀变凤凰的春梦,奈何皇帝少近nvse,连嫔妃都过着半寡妇的日子,慢慢野心也枯萎了。谁知今晚皇帝不知吃错什么药,竟肯垂顾她,又是惊喜。又是害怕,浑身颤抖好似风中树叶。
    那胖g0ng娥落选,黯然退出阁门外,不服气的耳朵仍捕捉到瘦g0ng娥一声娇呼,脸也红了。
    瘦g0ng娥头次侍寝,生怕经验不足,给皇帝留下坏印象。乖顺地躺在床榻上,任姬澈撕去一身衣衫,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姬澈压上来时,她紧张地好像身t不是自己的了一样,直到yan物抵入,破身之痛传来。
    当然是处子。
    姬澈顶到最深处,停下来,感受处子异乎寻常的紧张,惊惶与无助,很像强迫阿霁时的快感。
    一想到阿霁,他的x器又涨了几分。闭上眼睛,只当身下的是她,暴nve地ch0u送。
    瘦g0ng娥痛极,发出难抑的sheny1n。
    姬澈一把捂住她的口,怒道:“不许出声!”
    她吓得一夹腿。
    姬澈不提防,竟s了。
    他满面y霾地坐起来。
    瘦g0ng娥见他不喜,满心惶然,忍着不适,赤身在床上跪下,“陛下恕罪,妾刚才——”
    姬澈双目盯着枝灯,眼里根本没有她,冷声道:“出去!”
    瘦g0ng娥颤抖着爬下床,双腿立地,腿心钻心地痛。衣服是没的穿了,捡几片碎布蔽t也好。
    姬澈姬澈见她迁延不走,怒喝一声,“怎么还不滚?”
    瘦g0ng娥方连滚带爬,逃出阁门,结束了这莫名其妙的第一次侍寝。
    姬澈握住自己粗y昂扬,不接受安抚的x器,只觉yu火焚身,片刻也不能待。若不能得到她,只怕真要做桀纣那样y暴的昏君了。
    “和俊!”他扬声唤。
    “臣在!”和俊乃是勤政殿都知。眼见一同值夜的鸣筝被召入侍寝,又被赤身lu0t地赶出来,纳闷皇帝今晚为何如此反常暴躁。
    “明日一早督促晋国公,把交代的事速速办了。”
    “遵旨。”お本站推絀濃鯖視頻 請到PO①㈧んūв。てO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