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闺蜜家的小狼狗儿子 > 你这个部位的水汪汪的真嫩

你这个部位的水汪汪的真嫩

    骆昀曦的技巧太好,在前戏上,又耐心过了头,roubang捣进r0u缝之前,顾诗琳就已经ga0cha0。
    仓房里的黑暗静谧,被空气中shcha0的喘息声覆盖。
    顾诗琳衣衫不整,双臂虚软的g着骆昀曦的脖子,被强抵在摞了一人多高的床垫边上。
    大手握住她的脚踝向上掰到极限,在她表情痛苦时,光滑硕大的guit0u在入口处调皮的蹭了蹭,猛然破开层层蜜r0u,直捣进谷底。
    “唔啊……嗯啊……不行,真的太大了……快把你这根……火柴棍拔出来……再这么cha会si人的……”
    托着她一边tr0u的骆昀曦猛烈的顶弄了几下,舌尖t1an去她鬓角的一滴汗珠,顾诗琳被cha的哭哭啼啼,眼神迷离,发丝凌乱的贴在皮肤上哀喘。
    “嗯,火柴棍……”骆昀曦吮着她肩膀的细r0u嘬咬:“是你的b太松了,这么sao……,再大的ji8都填不满……,整支手臂塞进去给你爽…都不够…真sao,流这么多水……”
    顾诗琳随着他的律动,不甘示弱的在他n头上掐了下,疼的他肌r0u一紧,陷在她t内的roubang又涨大一圈。
    “还挺野……又野又sao……怪不得余凯不要你……yu火这么高涨……他那根牙签怎么能应付……”
    “你……谁能跟你这只公g0ub……嗯啊啊……公狗……狗jb……嗯啊……”
    “我是公狗……你就是母狗……最sao的母狗,母狗被公狗g……天经地义……以后我要天天c你……”
    两个人za堪b打仗,嘴pa0加互掐,谁都不甘示弱,恍然未注意到松动的仓房门。
    直到听见门吱哇开启的声音,忽的都停顿住。
    骆昀曦的roubang还紧紧嵌在她sh滑的r0uxue里,大手托住她的t瓣,就这么抱着迅速躲进了放置杂物箱的角落。
    脚步在地上擦拉擦啦,顾诗琳能清楚的看到缝隙里的人影,骆姜云纤细的小腿套在黑se的k袜里,在她面前晃来晃去。
    她儿子的大ji8还嵌在她的r0uxue里,骆昀曦是背身靠着,双臂紧托着她,就着这个姿势,手指在两人的jiaohe处刮蹭。
    顾诗琳不敢发出声音,发泄般咬住他肩膀。
    小子平时锻炼的不错,肌r0u紧实,咬下去q弹如水果软糖般有嚼头,她也没真正咬破,但听他的轻微ch0u气声,能猜出,很疼……
    脚步声来到柜子边,骆姜云只要稍微斜一下身,转头就能看见两个不知廉耻的男nv。
    一个是她的闺蜜,一个是她儿子!
    顾诗琳觉得自己要疯了,心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脑子转换着各种说辞。
    把错全赖在骆昀曦头上,说他强j?
    这小子头上本来就脏,估计也不在乎多扣一个屎盆子。
    不不不……她本来就只是想t验把xa的爽快,觉得骆昀曦至少b野鸭子安全,才半推半就大腿围上他的窄腰,这么毁人……估计
    估计以后就得花钱出去找野鸭了,不安全,不卫生,还……花钱……
    钱省下来是可以救助更多鳏寡孤独的。
    骆昀曦看着怀里瞪大眼睛隔着柜子缝隙观察的nv孩,嘴角无意识的抿出前所未有的温柔一笑。
    骆少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顾诗琳拿来和街边油腻的野鸭作了无数次反复对b,在b贫困户逛淘宝的挑剔眼光都苛刻的对b后……
    顾诗琳终于大义凛然的做出决定,把!他!卖!了!
    回头再跟骆姜云面前说说好话,反正骆昀曦不常在国内,大不了以后自己接济他点……
    姑娘的脑回路实在清奇,根本没想过强j犯法什么的。
    骆姜云和几个人在屋里走来走去,其实是指挥人搬床垫,床垫一个个搬出去,其中一个工人跟她搭话。
    “这床垫上怎么还有水珠……”工人略有嫌弃的猜疑,“不会是老鼠尿吧……”
    “噢,怎么会有老鼠,再说不是有塑封吗,”骆姜云走过去细看,“没事,里面没事,注意安全啊各位……”
    “那个,骆姐,诗琳呢?”
    骆姜云叹气,“她腰疼,我让她去找地方休息了!”
    几个人也没多问,要做的事有一大堆。
    仓房再次安静下来,就着托抱的姿势,骆昀曦变本加厉的kuangcha猛c。
    怕人还没有走远,顾诗琳始终不敢放声sheny1n,偏偏骆昀曦的roubang总是变着法用最刁钻的角度磨蹭她的敏感点。
    “腰疼……嗯……”骆昀曦吮住她粉红的耳垂吹气,“明明是b疼……你这条roudoong这么紧……把我的ji8x1这么紧……拔都拔不出来……能不疼吗………”
    “一根细牙签……看把你能的……哼嗯…………”
    越发快速的冲刺晃动,让顾诗琳的声音破碎成隐忍的哭声,被roubang捣弄的mixue迸s飞溅出淋漓sh黏的y浆,顾诗琳头埋在骆昀曦的颈窝里sheny1nch0u搐。
    半蹲在地面上的顾诗琳绷着脸,ga0cha0过后下t的黏腻让她很不自在,事毕后最后悔的就是让骆昀曦内shej1n身t里。
    虽然她有吃强效避孕药,但真正嗅到那腥膻的jingye味道时,还是会顾虑重重。
    好没意思,果然混日子也不是这么好混的,明明无所谓堕落与否,却还是接受不了这么随便的xa。
    还好骆昀曦虽然看着纨绔痞贱,做事上,却还算利索。
    就仓房里的杂七杂八简单收拾了下,床垫放平,ch0u出床单被套什么的,竟然真的给她鼓捣出一个休息的地方。
    顾诗琳躺在床边,两腿架在他肩膀上,安静的享受骆昀曦的清理服务。
    他的手指很长,指甲修剪的平整光润,冷白se的手指慢慢伸进炙热的甬道,穿过层层nengr0u,略微撑开。
    汩汩的yshui混着白浆流出……
    清理工作温柔的她都快昏睡过去,顾诗琳终于忍不住发问:“还磨叽什么呢?”
    骆昀曦手里还拿着洁ysh巾,良久才笑说:“这b……真neng!”
    顾诗琳:“滚……回家盯着你那俩个国际名模看吧!”
    身t被放平,温热的手掌按摩在腰上的力道恰好,顾诗琳舒服的闭眼。
    “琳琳吃醋了?”骆昀曦笑问,“我可以把那两个甩了,以后只陪你。”
    顾诗琳闭着眼睛咕哝:“千万别,咱俩这叫偷情,野合,是不正当的,我可不想你因为这个,和给你生儿育nv的人分手。”
    “那顾茂茂的订婚礼呢,你准备单刀赴会?”骆昀曦在她唇角轻啄了下,“我可以做个称职的男友,杀杀那对野鸳鸯的风头。”
    顾诗琳当然是拒绝的!
    “好好照顾你家那对国际名模和你nv儿吧……放心,跟我学长笛的男生很多,挑一个作伴,还是能应付的过去的。”
    开玩笑,先不说他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光骆姜云哪里,她都没办法交代,还有骆父挑儿媳妇,连生了孩子的名模都不要,拉他当男朋友…………
    她还不想跟骆姜云决裂。﹎.苯詀嶊詘ηǒηɡ埥眎頻 請至リPO⒈8Tν。てO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