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逸城哥哥的巨根(1v1,高H,大肉,甜宠) > 第十四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中)

第十四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中)

    可惜她穿得太少了,只是tshirt和牛仔k,感觉一下就脱完了,姚瑶她觉得眼前这个顾长官看着她的目光怎么有点。。反正她自己也说不上来,可能是累得脑洞大开了了。
    “姚小姐,  内衣k。”仿佛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给nv孩带来的仓胠感,男人不紧不慢地说。
    脱得只剩下肤se同款内衣k的姚瑶有点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随后她指了指  “那里有闭路电视”
    “你往这边靠,这里刚好是si角,”男人终于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他好高大,她站直了才到他肩膀往下一点点,而且他真的好壮。顾逸城的手轻挪着她ch11u0的右臂,让她往他说的位置站好。他的手好烫啊,被他碰到的那一刻她有点整个人都弹跳起来。
    他说的si角就是墙于墙相接的地方,而他站在她面前就刚好把她给遮得密密实实。
    害羞加上尴尬,姚瑶那雪白的肌肤从脸蛋到脚尖都透着绯红,像一只被煮熟了的虾。在男人的盯视下,她褪下了内k,而由于内衣k的质地偏向丝绸,她只轻轻一扭,那小小的布料便随着光滑修长的双腿滑落在地。她并没有低下身把那跌落在低的内k给捡起来,在男人的注视下,她每一个动作都尽量地做得细微。交叉着大腿站着,希望能把那光洁lu0露的私密处给稍稍遮挡住。
    此时她才发现,男人靠得好近,近得她的皮肤表面都能感觉到他的呼x1,从而激起一片片疙瘩。
    她的内衣是前扣3/4杯的,还没脱,那baineng细滑就已经盖不住。而在男人炽热的注视下,她手抖着尝试把内衣扣打开,男人没出声,也没催促她。  她也不好意思故意拖延了,内衣扣打开的瞬间,肩带迅速滑落,她眼一闭,奋力地终于把身上的最后一个屏障给解开。然后双手交叉抱着x,企图挡住那粉neng害羞的小n尖儿,却把suxi0ng挤得更满,这样的动作在男人看来更像是火上加油。
    “顾长官。。”姚瑶她不敢抬头,不敢和男人对视,更别提她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对这个身t检查(?)一无所知。她身上没藏毒没走私,现在在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面前脱得光溜溜的,她觉得自己像傻一样,她的智商终于上线了。“顾长官检查好了吧,我这就把衣服穿上。”
    “等一下。”男人开口,打断了姚瑶的动作。
    顾逸城是以一副看待囊之物的眼神盯着姚瑶的。nv孩的身tb他想象的更加美好,雪白无暇,挺拔的x部,仿佛双手就能围起来的细腰,baineng且带点肉的双腿,还有那因为害羞而缩起来的脚趾头,最让他挪不开眼的是nv孩那有点娇憨懵懂的模样,更不用说当nv孩清醒过来时那恼怒的小表情,那气得微微颤抖的小身。
    真是可ai,x感到极点!
    “双手放下,站直身t。”这么漂亮的身t,他觉得他怎么都不会看腻,而且他也不准她试图遮掩住自己的美丽。男人顶着一副正经模样,心里想的却是怎么把nv孩拆弄成自己喜欢的样。
    姚瑶觉得下一刻她的眼泪就要掉出来了。这里只有他和她,t型的差别,男nv力量的差别,更别说她ch11u0lu0得如羊羔一样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按照男人说的那样,抱住x前的双手慢慢垂下,那形状美好的软肉和那顶端的红梅尖儿渐渐展露无遗。
    如果可以,他倒是想现在立马占有她,可是不行,这样会吓倒眼前这个娇得不行的小雏儿。而顾逸城想得远远不止是如逢场作戏般的露水姻缘,他要她!  从来没有任何nv人能像眼前这个ch11u0害羞美丽的nv孩一样,挑起他心里最深处最不为人知的yuwang。他没刻意去寻找,但既然碰上了他就不会放手。
    这每一寸的美好仿佛都是天生为男人而打造的,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他倒不介意花上更多时间欣赏着眼前毫无掩饰属于他的她,不过他没有忽略nv孩脸上那泪眼迷蒙羞带怒的神态。“你知道吗,来自南美特别是巴西的nv人,那满头浓密带着天然卷的头发,通常在光线下会显得b原来的发se浅。”男人慢地道,语气就像是说故事般,边说还边r0u弄着她的散乱在肩上的细软头发。
    姚瑶觉得有点跟不上眼前这个男人的节奏,不过倒是被他说的g起了兴趣,一时忘了自己的长发已经落入男人手里。怪只怪,男人认真说话的模样太迷人,还有他的声线,撩人得很。含着眼珠的铮亮大眼一时忘了哭泣,实实地看着男人,像是会说话般,在叫嚷着男人继续说下去啊。
    观察细微得如男人一早就发现自己的话把nv孩的注意力从因为lu0露着身而娇泣转到了边好奇却又不敢出声催促的可ai表情上,简直是天生的萌物。“而那浓密的发量则是给她们的头顶增加了一定的厚度,她们一般来m国都是持短期的工作签证,大多数都自称为艺术者,来m国进修实习。”
    然后呢?  她会说话的眼睛里透露着这样的讯息。
    男人像是抚m0猫儿的茸毛一样,轻轻捋着她的头发。“一开始倒是没什么,但当这种现象变成了一种常态,就不得不让人怀疑。  一开始的破绽是她们的头发,异常浓密的发量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从巴西到m国各州的飞机飞行时间有长有短,但最短的也要四五个小时。她们是怎么保持下飞机时的发型同上机前没什么两样的。你知道,长途飞机的旅客下机后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观察筛选过的,像你这样稍带凌乱微翘的头发才符合逻辑的。”男人边说,边细细地让手指cha入nv孩发根,然后指尖顺着发丝,轻柔梳弄nv孩的头发。“是她们的定型特别持久,是她们发质的问题,还是说头发里面藏着些什么不可见人不可随意触碰弄乱的?”
    姚瑶觉得这男人太会讲故事了,每一字每一句,每一个停顿,每一个结尾都g着让人忍不住听下去。她暂时忘记了自己正浑身上下无遮掩地站在一个只见过一面,相处不久的男人面前,而且她好像对男人r0u弄她的头发也没反对。
    “后来海关人员接受到上级指示,要求查清这些巴西nv郎头发里的秘密。”男人顿了顿,然后是两只手一起细捋着她的头发,他掀开她的发顶细看,感觉像是她在被检查一样  “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吗?”
    “。。是什么?”她的好奇心完全被撩起来了。
    “是冰毒,甲基苯丙胺。  被切得细碎的纯白se结晶t用人工的方法埋入这些nv人头发的最底层,最最接近头皮的地方,每个nv人的头发里都被人工植入至少30克的冰毒,然后南美nv人那独有的浓密卷发刚好可以作为遮掩,再加上特制添加特别香料的定型发胶,让她们既逃过了缉毒犬的检查,也降低了被海关人员发现的可能。  ”
    姚瑶倒x1一口气,她觉得有点被毒贩的创造力被控制了想象力。
    “当然,人工走私到m国的冰毒只是贩毒分赚钱的手法之一,在南美大多州,贩毒的通常还兼管卖y的。那些持工作签证的巴西nv人打着艺术者的名义,实际上在m国从事着妓nv的活。国成语里不是有一句叫作‘一石二鸟’,这些nv人最后把毒品引进m国,然后又拿着卖y赚来的钱离开m国,完成了她们的‘学业’。”男人的手轻轻地从nv孩的秀发顺着来到nv孩的脸蛋,双手捧着她,让她看向他,他的眼睛,深邃的眼睛。姚瑶她一直觉得黑se才是最神秘的颜se,所以当顾逸城用他那双充满故事的黑se眼睛看着她时,她承认她失神了。“怕吗?m国这里没有你想象得美好,m国的人也是。”
    男人也没有等nv孩回应他,他的手直接游离在nv孩x前那高耸挺立的桃r上,伸手r0u弄着,软,真软,而且滑溜溜的。手感实在是太好了  ,还有那娇羞的小n尖,已经不由自主地翘y起来了。那小尖尖在叫嚣着让他玩弄呢。他aisi了nv孩的反应。
    男人的触碰把姚瑶从失神的状态里拉了回来,可惜,她道行没有顾逸城高。没有经过其他男人触m0的身t是这样的敏感,稍稍一碰就能引起nv孩不由自主的颤抖,所有的反应都是那么真实。她想挣扎,但无力。此时的她根本不敢想,对面前这个把她身t看得透头的男人到底是情感上,还是身t上的放纵。
    “你的n儿长得非常好,你自己知道吗?”男人有一种让nv人狠得牙痒痒的本x,那就叫得寸进尺。  “不论是尺寸,手感,外型和敏感度。”顾逸城边把玩捏弄边赞叹道。
    姚瑶鼓红着脸,是气的,也是羞的。她都不知道要不要谢谢他的夸奖了!
    “韩国nv人喜欢脸部整容,知道欧美nv人喜欢什么吗?”男人用大手把丰满的r儿一手一个给包裹起来,细细按捏,r0um0,慢慢t会那美好的触感。
    这个她知道,隆x!
    男人给她投来赞许的一笑,“没错。”他好像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似的。而那笑容实在是太具有诱惑x了,没有想到一脸严肃冷酷的他笑起来会是这么。。。好看和迷人。本詀推绌濃埥視頻 請箌ΡO1㈧ΤνってOм觀κα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