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日照平河 > 【art.14】夜谈(下)
    电视屏幕上逐渐浮现出巨大的银白se星t,纪录片的男声旁白平缓沉稳。
    梁桢舀起一颗汤圆放进嘴里慢慢嚼着,梁西平g了一天t力活,饿得快,已经早她一步放下碗,乖乖坐好,扭头看着梁桢吃。
    “……别看我,”梁西平盯的太放肆,梁桢轻轻踢了两下他的脚,因为嘴里有东西,说话还含含糊糊的,“去把碗放厨房,我一会儿洗了。”
    梁西平现在才意识到,他从进门开始就有些“过”了。
    他冷静了一下,告诉自己时间还长,不用着急。
    梁西平闭上眼调整好思绪,站起来伸手去接梁桢的碗,“两个碗而已,我洗了。”
    虽然很舍不得两个人独处的时光,但考虑到明天是周一,梁桢要值日和带早读,梁西平还是希望她能早点休息。
    “还有几个,”梁桢并没有放开碗,仰头看着梁西平,她刚洗完的头发的披在肩上,整个人显得异常柔软,“我好像吃不下了。”
    他们的父亲是军人出身,最忌浪费粮食,他俩从小就被要求绝不允许剩饭,梁西因为有母亲佑护,可以偶尔不遵守。
    梁桢却一直遵守的很好。
    无论父亲的威严和母亲的忽视带来多少困难,梁桢也从未向他求救过。当时梁西平冷眼旁观,笑她孤立无援,此刻他只觉得,她的求救对他来说可能是宽恕,或者是诱惑。
    梁西平从她手里接过碗,三两口吃完了汤圆,“去睡吧。”
    梁桢摇头,指了指电视,“我想看完这个,声音调小一点,不会影响到你休息。”
    “好。”今晚的梁桢跟平时太不一样,梁西平不敢惊动。
    “苏联五号发s的探测器接近月球并进行绕月飞行,上面搭载了两只海gui,这是地球生命第一次完成绕月飞行……”
    梁西平洗完碗从厨房出来,梁桢正抱着膝盖蜷在沙发一头,安安静静的看电视。
    突然,他把客厅的灯关了,梁桢还以为他是要回房间,正在犹豫要不要说晚安,梁西平就靠着她坐了下来。
    梁桢本来想催他去睡觉,可是他们家客厅跟yan台相连,有点透风,他身上实在温暖,她又有点犯困,整个人有些惫懒,也就没开口说话。
    两个人沉默着,电视屏幕不断变幻的se彩映在他们身上。
    梁西平对纪录片的内容不太感兴趣,看一会就走神了,他注意到了茶几上的那包跳跳糖,拿起来前后翻看着。
    “这个糖真的会跳?”
    梁桢看着梁西平拿着一包糖探究的样子,觉得他有点傻傻的,“我们小时候吃过,你都忘了。”
    “是吗?”
    “嗯,”梁桢仰靠在沙发上,回忆起来,“应该是小学,大舅过年串门的时候带来的,我吃了一口,然后你就拿走了。”
    梁西平怎么都想不起来,面露难se。
    梁桢无奈的继续说道,“你零食太多,这包糖拆过就随手放在了书包侧兜,时间一长都结块了,还是我发现后给你掏出来的。”
    “我,”梁西平抿了抿嘴唇,“我小时候……”
    “调皮捣蛋?”梁桢语气轻松,后面说的话却让梁西平的心突然坠入河底,“可能弟弟小时候都这样,我习惯了。”
    梁桢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习惯了”而已。如果是从前,她可能会选择更加严谨的措辞,避免让梁西平感觉到难堪内疚。
    梁西平看着梁桢沉静的侧脸,歉疚在心里似千斤重,真要说出口,又觉得那三个字如羽毛轻。
    梁西平拆开那包糖,递到梁桢手里,“现在能告诉我吗。”
    “什么?”
    “它真的会跳吗?”
    梁桢笑了,她觉得梁西平追问这个,特别可ai。
    “我尝一口给你看。”梁桢倒了一点在嘴里,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来,糖粒好像在口腔里跳动,太久没吃过这种糖,梁桢不太适应,用舌尖t1an了一下嘴唇。
    她面朝梁西平,微微张开嘴,手指示意他看。
    梁西平愣了一下,然后视线缓缓下移。
    电视屏幕散发的光并不强烈,梁西平只能看到梁桢带着笑意的眼和泛着水光的嘴唇。
    “看清了吗?”噼里啪啦的声音渐渐弱下来,梁桢合上嘴巴,很期待的问道,却发现梁西平的视线还是没有离开自己的嘴唇。
    “因为这里面含有碳酸氢钠和柠檬酸,两种物质遇到水就会发生反应,生成二氧化碳气泡,气泡在口腔不断爆裂产生跳的感觉,但糖并没有真的在跳,”梁桢这才意识到刚才动作的不妥,赶快岔开话题,“你们应该还没学到这个化学方程式吧?”
    “嗯。”天知道梁西平刚刚有多想把梁桢按倒在沙发上接吻,他把手指都掐白了才忍住这种冲动。
    “物理也很有意思,尤其是天t相关的内容,当然我不是说生物不好玩,其实自然学科之间都有着某种联系……”梁桢有些语无l次。
    随后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空荡的客厅只有纪录片旁白的声音从电视里传出来。
    “宇航员约翰·杨和罗伯特·克里彭驾驶哥lb亚号航天飞船进入近地轨道,两名宇航员在太空中停留了两天……”
    他们俩谁也不好意思说话,梁桢觉得自己需要对现在的尴尬氛围负责,于是主动问他,“西平将来想学什么?”
    “想考军校,具t学什么没想好,姐你呢。”
    “我也没想好学什么,但是我想考远一点的学校,”梁桢抱紧了膝盖,“起码也要在省外。”梁西平心里一惊,“为什么?”
    “尽量少回来吧,我回家不也是招妈烦,还打扰你学习。”
    梁西平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一个可以说出口的,让梁桢多回家的理由。脱离压抑的家庭环境,到别的城市学习,工作,甚至定居,他无法否认这对梁桢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于她而言,离家不是漂泊而是新的开始。
    但这个家是目前他和梁桢唯一的联系。他曾经以为的“时间还长”,其实可能只有半年多。
    “西平,你觉得,地球上第一只海生动物踏上陆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未来有一天,海不再是它可以回去的家了?”
    纪录片已经放完,电视里开始播广告,梁桢起身去关电视,房间陷入一片黑暗,梁西平闭了下眼,才慢慢适应。
    “那么宇航员会不会想过,当他飞出大气层进入外太空,就意味着某一天,地球也不再是人类可以回去的家。”
    “我不知道。”梁西平的声音有些沙哑。
    “没关系,我也只是看了纪录片才想到这些,随便问问而已。去睡吧。”
    梁西平借着月光才看清梁桢,她路过梁西平的时候停留了几秒,最终还是走开了。
    梁西平从未觉得自己离她如此遥远。
    【接下来可能会发个几章的刀。最近忙考试有点卡文,等更的小伙伴辛苦了_(:3」∠)_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ο18Tν。Cο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