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日照平河 > pΟ18Τν。CΟм 【art.10】食堂

pΟ18Τν。CΟм 【art.10】食堂

    “你弟又不是腿断了,再说男孩子运动的时候受点伤不是很正常么,”林雨洁顺了顺梁桢的背,“别那么看着我,j皮疙瘩都给你看起来了。”
    梁桢低下头,夹了一筷子菜放嘴里,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每次梁西平想要开口跟她交流,她都刻意避开。某天她半夜起来喝水,正好看到梁西平坐在客厅沙发上补作业。他感觉到她开门出来,捏着笔“噌”的一下站起来,笔水在k子上划了长长一道。
    梁桢看看他的k子,又抬眼看他惊弓之鸟的样子,有点不忍心。安慰和询问的话到了嘴边,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梁西平却好像看出她的意图似的,抓了抓头发,自顾自解释起来,“客厅亮一些,我房间灯暗,怕不小心睡着了。”
    如果是从前,梁桢肯定要问,为什么要补作业,是有哪里不懂,还是老师布置太多了。
    现在她只能点头敷衍他。
    梁桢本以为跟梁西平保持距离,他就会变回暑假之前那样,然后他们各自恢复学习生活的步调,共处一屋檐下,相安无事。
    但是梁西平不仅没有对她ai搭不理,反而更加殷勤。不是单纯带着歉意的殷勤,具t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
    她想不明白,梁西平应该不缺漂亮nv孩子喜欢,为什么青春期躁动的时候,偏偏要跟她这个关系不怎么好的姐姐亲近。
    这倒也罢了,青春期总会过去,只是梁桢每天看着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见了她总是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平时又疲惫不堪魂不守舍的样子,觉得这种状态十分影响他现在的正常生活。甚至有天早上他骑车还差点闯了红灯,梁桢在后面蹬着自行车使劲冲他喊,“看车,你看车!”他才回过神来。
    这样下去不行。
    梁桢皱着眉头想。上次是在路上,这次是在篮球场,下次又不知道会在什么地方。
    “梁哥,我早就让你小心那孙子,”刘明义语气里掩饰不住的气愤,“b赛的时候没y到你,就趁你b完放松警惕了再下黑手,真他妈废物!”
    梁西平低头看了眼膝盖,还有点流血,不影响走路,但是骑自行车可能要麻烦一些。
    六班大前锋果然像刘明义说的那样,赛场上小动作不断,不过都被他避过去了,等到宣布b赛结果之后,他站在场边扯着衣领擦头上的汗,突然被人从后面狠狠推了把,他视线受阻没站稳,右腿膝盖在地上划了一下。
    人群发出惊呼,他们班男生当时就跟六班男生推搡起来,nv生围过来问他的情况,其中还有不少六班的,他们团支的声音都带有哭腔了。
    梁西平昨天加班,晚上补作业到很晚,刚才又剧烈运动,现在脑子被吵的嗡嗡的,脸也黑下来。
    “走开,”他皱着眉,“刘明义,给我外套。”
    那边快跟六班男生打起来的刘明义听到梁西平的声音,松掉了揪着那个男生领子的手,“梁哥,他们欺人太甚,得教训。”
    “外套。”梁西平向前走了一步,膝盖上的血顺着小腿流下来。
    六班几个男生看他有想走的意思,小声说,“切,怂货。”
    梁西平听到了,并没有很在意,他接过刘明义递来的外套穿上,果然抬脚往场外走。
    “梁哥,你明明收拾的了他们,你当年……”
    “少说几句行不行,我脑子疼。”
    “……那你伤口不处理下?”
    梁西平摇头。
    今天快递站老板家里有事,托熟人打理生意,那边自己带了临时工过来方便结算工钱,他就不用去上班了,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他现在就想快点找个地方,清清静静的坐下来。
    “你饭卡在身上吗,”梁西平回头问刘明义,“借我用用。”
    两个人进了食堂,刘明义四处张望哪里有空位,恰好看到了坐在门口那排桌子上的梁桢,朝她挥手,“姐!姐!”
    这个时候食堂人走了一大半,梁桢和林雨洁她们对面那排椅子也空了出来,刘明义丢下梁西平走过去,“姐,这两个位子没人吧?”
    梁桢点头,林雨洁用胳膊肘捣捣她,“又是你弟弟?”
    “我是冒牌的弟弟,”刘明义指指自己,然后回头指了指梁西平,“正品在那呢。”
    其实梁西平b刘明义还先看到梁桢,两个人还对视了一下,梁桢的视线在他脸上停留恐怕还不到半秒,就往他腿上移了过去。
    梁西平顿时觉得膝盖有点疼,要不是食堂的地板太油,他都想要不直接躺下好了。
    他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在梁桢对面坐下,脸上还一副“我没事,我很好”的表情。
    “姐,你先给我看着位哈,梁哥腿受伤了,我帮他打点饭去。”
    “我不能给你看着吗?”梁西平抱着手往后一仰,语气极为不满。
    梁桢本来低着头夹菜,闻言瞥了一眼梁西平。梁西平立刻就觉得浑身都舒坦了,坐直了身t。
    刘明义端了饭来,四个人就低着头吃饭,气氛有点尴尬。不过主要是林雨洁觉得尴尬,她刚才差点让她同桌误以为自己弟弟腿断了,结果现在人家生龙活虎的坐在对面呢,还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冒牌弟弟”。她也懒得应付这种场面,扒完饭就先溜了。
    最后就剩下对坐的姐弟俩,和努力活跃气氛的刘明义。
    “姐,我们班刚赢了一场篮球赛,多亏了梁哥出马。”
    “嗯,他腿怎么回事。”梁西平没想到梁桢就这么单刀直入了,心里十分熨帖,嘴角忍不住翘起来,赶紧埋头吃饭掩饰。
    梁桢听刘明义手脚并用,添油加醋的描述了当时的整个过程,期间心情复杂的皱着眉朝梁西平看了好几眼。
    梁西平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可是马上他就不快乐了。
    因为梁桢很真诚地对刘明义说,“谢谢你帮西平讲话,但是在学校打架是不好的,万一受了伤或者受了处分,你难受,你家里人也要难过了。”
    刘明义愣了一下,然后捣蒜一般点头,“对,对,姐说得对,都听姐的。”
    梁桢觉得刘明义虽然话有点多,但人还不错。
    她和梁西平独处时,她从不刻意去维护他们相处时的气氛,所以常常就是相对无言。但是刘明义在,她不忍心让他陪他们难堪。
    于是她斟酌了一下,然后主动找他搭话,“你们班这次赢了b赛,有什么奖励?”
    “奖励?”刘明义愣了一下,“大概是,我们老班承诺少拖十分钟的堂?”
    梁西平猛地抬头,感觉要坏事,在桌子底下蹬了刘明义一脚。
    刘明义被他蹬懵了。
    梁桢当然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动静,她看了眼梁西平,然后继续问刘明义,“跟运动会的时候一样吗?”
    刘明义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畏畏缩缩地说,“应该不一样吧,运动会过后老班为了赶进度,不仅拖堂作业还变多了……”
    “别他妈说了,闭嘴!”
    答案已经很明显,梁桢不动声se,也没有再追问。
    她早就怀疑吹风机的来历,果然,梁西平他们班运动会的时候根本没发什么吹风机,如果有,这个时候刘明义这种话多的人不会不主动提起。
    “梁西平,人家刚刚还帮你打了饭,”梁桢倒过来筷子,很严厉地敲了两下桌子,“注意一下你讲话的态度。”
    【收藏和留言把我吓到了,我躲墙角_(′`」  ∠)__  谢谢谢谢谢谢,今天更多一点本站推出濃情視頻 請到Ρο18Tν。Cοм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