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金龟婿(限 1V1) > PΟ18Τν。CΟм 番外-狗牌

PΟ18Τν。CΟм 番外-狗牌

    一年一度樱花季。
    雨时终于腻味了在家带孩的日,和同样解禁的卿可眠,还有准备怀孕的罗星琪,三个人决定要去日本旅行。
    林渊还有年假,想带儿跟着,被雨时毫不留情的拒绝,美名其曰“girls  tirp”,并说:“我们逛街购物化妆打扮,你跟着干嘛?”
    “老婆,你们几个都是女人,不是还缺搬运工吗?我跟着给你们搬东西!”
    “你好好守家带宝宝喂猫!”
    开玩笑,除非脑坏掉了。
    带着老公孩还能好好玩吗?宝宝饿了要喂奶,老公饿了要插穴,旅游,旅什么游,酒店一日游还差不多。
    不过按照林渊不依不饶的性格,一日是肯定满足不了的。
    温泉酒店的和室房间里,三个女孩挤一起,个个盘靓条顺,看来看去,还是自家那个最美。
    “太棒了,我们住了女性专用楼层,甚至还有蒸脸仪!给你看!”雨时退后一步,腰带系出盈盈一握小腰,欢快地转了个圈。
    林渊暗忖:嗯,听说浴衣下面可以不着寸缕,倒是可以玩一玩,但是怎样才能让她乖乖给自己玩呢?
    罗星琪站在雨时身后,抬头挑衅地看一眼屏幕里的林渊,“雨时,走啦,泡温泉去~”
    “嗳。”雨时应一声,回过头来对林渊说:“太晚了你早点睡,我们泡温泉去了,乖,亲亲你。”
    也没管他回复,径直挂了通话。
    扫一眼手机,现在才晚上八点,哪里是口的“太晚了”?想起前几天送她去机场,只顾着和朋友聊天,甚至连儿伸手求抱抱都没有看到,不是想要二宝么?等回来乖乖给我生二宝吧你。
    林渊原是不想让她再生了,复健的苦楚,还有孕期最后那个月肚的重量和孩压迫宫导致的尿频尿急和失眠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谁知雨时特别喜欢卿可眠家的小公主,喜欢到好像把所有的苦头都忘了。
    林三一满一周岁后,更是变着花样去黏他,他除了上班就是带孩还得和精力旺盛的老婆斗智斗勇,既然如此,那就趁体力好,再生一个吧。
    雨时回来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奉送上礼物试探,林渊收下,面上不动声色,嘘寒问暖,更加呵护。
    到了周末,之前的祈祷生效,甚至超越想象。
    林渊在玄关脱掉鞋,视线扫过朝自己走来的雨时,顿时屏住呼吸。
    粉色半透明蕾丝围裙堪堪及大腿根,细腻的脖间仅一根带挂着,露出圆润细腻的肩头,胸脯鼓囊囊没穿内衣,硬挺的奶头把薄薄的蕾丝顶出两颗小尖尖,细细白白两只手两条腿线条优美,极具诱惑力。
    她存心不要他好过!
    刚想把她带进怀里亲个你死我活,她晃了晃手机,指着上面的一行字:
    林渊念出来:“游戏从踏入大门那刻开始,a,跟我直接到客厅坐下,请到1;b,你硬得厉害,想去洗手间冷静一下,请到2……这是什么游戏?”
    “敢玩么?”雨时挑衅的看他一看,在林渊不可置信的眼神往他耳朵里吹了一口热气,撒娇似地说:“自选性爱大冒险,老公,猜猜今晚是你玩我还是我玩你?嗯~”
    怎么玩?想怎么玩?脑内剧场停不下来,这把火可真是烧起得林渊胯下凶兽大喇喇抬头,他深吸一口气,“奖励都有些什么?”
    雨时后退一步,笑得像只小狐狸,“你猜,透露太多没意思,你想不想玩呀?”
    林渊心想老什么时候怕过,夫妻间来点情趣小游戏也是增加感情的手段之一,选a去1是客厅,选2去洗手间,他斟酌了一下,选了2。
    雨时嘻嘻笑起来,拿出一个眼罩,“现在开始,你的任何选择我都跟着,我说你摘下眼罩才能摘,不听话的话会有惩罚哟。”
    眼罩遮住视觉但丰富了听觉,柔弱无骨的小手塞进手掌里,雨时带着他慢慢往洗手间方向走,一切都很新奇,他能分辨出拧门把的声音和开柜的声音。
    停下来后雨时说:“你面前的10卷卫生纸里面藏着不同类型的按摩棒,选哪款我们今晚就用它。”
    卧槽,带劲!简直天赐惊喜!老婆虽然在床上一直放得开,对道具一直都不热衷,一想到当初岛上那胡天胡地的半个月,林渊就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喉咙发紧,咽口水的声音在密闭的空间里异常色情。
    “咳咳,不要高兴得太早,除了按摩棒,里面还有个惩罚。”温热的吻贴上了脖,灵活的舌尖在皮肤上舔啊舔,小手隔着裤揉上了硬梆梆的鸡巴。雨时对林渊的敏感点了如指掌,知道怎么挑逗让他快速作出反应,“根按摩棒,一个惩罚,怎么想,你都很赚,是吧!”
    骚货!林渊喘着粗气,“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整我,把眼罩摘下来。”
    雨时从背后抱住精壮的腰身,一手隔着裤稍稍安抚勃勃跳动的硬物,一手引导他去摸卷纸,“你先选——这里面还有个大颗粒螺旋纹的呢,听说特别爽,要试试吗?”
    10卷,不多不少,全部都被密封好,仅靠单手什么都摸不出来。
    雨时催促,“老公,再过5秒你不选,游戏就要作废了哦?5,4,3——”
    倒计时的最后一秒,林渊抽出其一卷,飞快抬手拉下眼罩,拆掉包装,卷纸筒里面空空如也。
    他问:“怎么是空的?”
    “咔哒”一声响,手腕被铐上了。
    雨时从来没像今天这样钦佩过自己的手速,“很遗憾,老公——现在是惩罚时间,我知道上次没能铐住你,所以这次我高价买了个真货。”
    ————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很久之前雨时立志要林渊戴狗牌叫她女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