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金龟婿(限 1V1) > PΟ18Τν。CΟм 真想干穿你(h)

PΟ18Τν。CΟм 真想干穿你(h)

    “我好累。”雨时委委屈屈的撒娇,像个委屈的宝宝。
    林渊抱着她跨进浴缸里,放下来后摸一摸她毛茸茸的脑袋,“先给你洗洗。”
    再亲一亲她微微颤动的眼皮,拧开水试试水温,冲刷掉残留在腿心的狼藉,雨时四肢无力被他抱着回房间安置在小沙发上,林渊熟门熟路的打开柜找到干净床单,把皱巴巴的丢地上,姿势熟练无比。
    真是要命的洁癖,连自己的东西都要嫌弃。
    一床被裹紧两具赤裸身体,林渊慢慢的抚摸她细腻的背,像给猫顺毛一样,时不时低头在她颊边印下一个吻当做事后爱抚,摸着摸着欲念又起,他今天只射了一次,小兄弟还不肯歇息,精神抖擞想要和怀妖女再战三百回合。
    事实上他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大掌罩上胸前绵软时重时轻的揉搓,雨时本来已经昏昏欲睡,在他的连番动作下惊醒,睡意登时远去,弓起身用力往后挪了挪,却被林渊顺势压住一条腿健腰插进去,双腿就这么被迫分开了。
    她竭力挣扎了几下,“我真的好困。”
    “你睡你的,我做我的,互不干扰。”林渊淫笑着在她耳边吹气,执起她的手去摸向她点头致意的小兄弟,“宝贝,这不能怪我,都怪你太迷人,都硬成这样了你叫我怎么睡?”
    神他妈的互不干扰,雨时被那热度烫得手一缩,“你姓赖的吗?什么都赖我。”
    很自然的舔上艳红的乳尖尖,分开纤细腿儿,闭合的细缝里还残存着他射进去的浓精,要插进去并不难,可是林渊并不急着插入,长指挤进花穴来回揉弄,感受她穴内绵软的嫩肉,渐渐觉得不够,再挤入一根,旋转着往里顶抽摩擦敏感的内壁,寻觅她里面最娇嫩的一块肉,“宝贝,给我,我会让你舒服的。”
    “唔嗯……”被他舔过的地方泛起阵阵麻意,腿间花蕊微肿,在他一抽一顶得侵犯下带着些许胀痛,这种胀痛里面又带着微薄的快感,延伸出来变成水液从身体里流出来,雨时咬着唇,竭力忽略身体的异样,可怜兮兮的求饶,“渊哥哥,不要,再做要破皮了……”
    “不要什么,不要我?下面的小嘴不像是不要的样,不是你喊上下两张嘴都饿?”两指并拢在穴里兴风作浪,在她腿间出没不停,搅弄出淫糜水声,“老公今天有没有喂饱你?”
    “饱了饱了……啊——不要,那里不行——”雨时徒然呻吟尖剧,被他极其刁钻的摸到最最敏感多汁的一处,小腹里难受得不行。
    “不像是饱了的样,你听听,这水声,多好听——”
    刻意放慢的动作,水声响亮,雨时听得羞愤欲死,无力挣扎,只能任他为所欲为,偏偏他还要折磨似的时快时慢,到最后已经自暴自弃,“你要做就快点,我要睡觉……”
    “我本来想自己撸出来算了,但是我的小姑娘求我快一点,做人老公的,怎么能不满足这小小的愿望……”挺着涨得发疼的鸡巴就着泛滥的体液一插到底,马上就被层层叠叠的媚肉绞夹不停,“我是不是很善解人意?里面怎么这么会吸,哦,真想干穿你!”
    “啊啊啊——”雨时被他插得直叫,大奶被撞得晃动出完美的乳波,小腿绷直,整个人都麻掉了,穴里的水流个不停,只能咿咿呀呀的喊些他喜欢听的淫词浪语。
    林渊被乳浪晃红了眼,抓住两团又揉又抓,拧紧拉长,掐住按进,搓动吸嘬,各个方法玩一遍。下身也越干越起劲,整根插入整根拔出,次次戳进她花心。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充血的大鸡巴在穴里横冲直撞,从柱身到龟头,再到铃口都被这条通道抚慰,里面嫩肉一圈一圈的把他勒得死紧,尤其是最深处,之前被撞软的宫口还没有收紧,一撞进去就被嘬一口,翻搅出靡靡水声。
    瞧瞧,这嫩穴,哪怕是已经干到花蕊红肿,还是有泛滥的淫液流出来,无论怎么干,都干不坏。这天生的小淫物,永远只属于自己,哼,赵晔那个人还想肖想她,下辈,不,下下辈赶早吧!
    雨时身本就敏感,在他狂猛的捣弄与持续重击逼得穴肉紧缩,整个身都跟随他的节奏沉沉浮浮,不能自主,濒临死亡边缘。唇角来不及吞咽的涎液流下来,双眼失焦身不可抑止的颤抖,这样下去到达的是天堂还是地狱,都由他那根肉做的凶器来主宰。
    林渊凑上去亲她被操干得太激烈而合不拢的小嘴,纠缠她的香舌做着体液的交换,再抬高她的腿,抽插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深,红肿的穴被干得嫩肉外翻,性器交合处水液越来越多,雨时小腹酸麻不已,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在他身下溃不成军。每次都以为不能再多了,又被他带领着登上下一个高峰,口初初还有断断续续的含糊不清的呜咽,渐渐的悄无声息。
    灭顶的一刻到来,他抵着最深处的花心抖动着喷射出来,“宝贝,给我生个孩吧。”
    雨时自然是没办法回答他的,她早已昏了过去。
    林渊喘息渐平,心里还有点小得意,把自己最爱的人做到昏过去这种事,是心理满足大于生理满足的。天知道他有多喜欢她,喜欢这张脸,这个人,一切的一切都喜欢,撒娇也好,闹脾气也好,空虚的生命再一次被填满,旺盛的生命力在体内源源不断,由爱到性,在她身上刻下属于他的烙印,宣誓所有权。
    稍微收拾一下,把晕过去的人趴伏在自己身上,半软的鸡巴也要插进去,堵住里面翻涌的液体,关了灯,这才心满意足的揽住她睡了过去。
    ___
    大肉,后面几章都会是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