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痴荆 1v1 > 第48章房车震2.0+听到别人做,一边听一边做

第48章房车震2.0+听到别人做,一边听一边做

    紧接着,就是又沉又重的快速ch0uchaa。
    阮凉差点没喘上来这口气,就被他的突然袭击ga0得措手不及,舌头都差点咬了。
    “唔……荆沉……啊……”阮凉香汗淋漓,两只手sisi的攀住他的肩膀,指甲几乎掐进荆沉肩膀上的皮肤里,披在身后的长发随着身子的上下晃动而danyan着,身下的xia0x不断吞吐着滚烫的巨物,每一次都被撑到极限,顶的她直往上缩。
    原本想让她适应一下再开餐的,没想到这小兔子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收缩夹他?
    既然她准备好了,那荆沉也就不客气了,把她被绑住的双手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把把人抱了起来在房车里走动着,一边走一边用力cha她。
    阮凉哪里受过这种刺激,xia0x缩的si紧,“你别走了呀……”
    r0u已经在嘴里,怎么吃就是他来决定的了。
    荆沉几乎是握着她的小pgu把她一下一下的往上抛,因为重力落下来的时候再重重的顶进去,还没几下就cha的阮凉尖叫了出来。
    他把人抱在怀里,轻轻咬她的耳朵:“小软儿,你最好叫小声一点儿,嗯……否则,外面路过的人可就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了。嘶……你打算把我咬断吗?放松点。”
    阮凉吓得魂儿都没了。
    这人现在已经玩的这么浪了吗?
    好不容易缓口气的功夫,却突然听到房车外面有其他人说话的声音传进来。
    “导演……你别这样……嗯啊……不要嘛……”
    这个声音……阮凉很快就认出来了。
    这不是给她找的那个替身么?
    她今天还周梅带了点礼物给她表示感谢来着。
    可是这声音听着,又软又媚的,导演直接su掉了半边身子,抱着她就开始上下其手起来:“小陶,你不是想要加戏吗?要加戏可以,但是你不是专业演员,我得给你一对一培训培训……”
    刷的一声。
    荆沉拉开了一扇窗帘。
    阮凉瞬间又把帘子给合上了,压低声音道:“我们现在这样呢你还开窗户!”
    “嘘,”荆沉还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站在窗边,“观摩一下。”
    “观摩什么呀……嗯啊……荆沉!”阮凉又被他突如其来的猛ch0u猛cha弄了个措手不及,伸手就去捏他的脸:“我舌头又差点被咬了!”
    荆沉轻笑着,后仰着身子躲着她的手。
    阮凉不达目的又是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伸长了胳膊要去捏他,这样的姿势让荆沉更方便把整根roubang都顶了进去,快速地小幅度cha她:“乖,等会儿再闹。”
    阮凉不依:“你以后再ga0突然袭击,我就……”
    “你就怎么?”
    “我就辞退你,重新请一个保镖!”
    荆沉挑眉:“你敢?”
    阮凉昂着小下巴:“我有什么不敢的?”
    “辞退我可以,先把青花瓷瓶子的钱还了。”
    “你!”阮凉气得咬了他一口:“大坏蛋!”
    这一句大坏蛋又刺激了他,抱着抵在透明的玻璃上又是一顿猛ch0u狠cha,整个房车都被他的力道顶的来回晃动。
    阮凉的后背就靠着冰冰凉凉的玻璃,外面的w言hui语更清晰地传进了她耳朵里。
    “小陶,你长得可真像阮凉……”
    “c不到阮凉,c你一顿也算是勉强满足了……”
    “靠,小b怎么这么松?”导演骂骂咧咧了一句,显然不太高兴,不过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继续抱着小陶从后面c着:“你这小b让多少男人c过了?松的都快没感觉了……”
    小陶咿咿呀呀地叫着:“我跟阮凉长得像,有阮凉的粉丝愿意花钱睡我,我也是要吃饭的呀……哎呀,用力……草si我,啊……”
    “小saohu0,得亏你长了一副好皮囊,不然就你这个小b真的是让人没有s的yuwang。”
    小陶见自己的xia0x取悦不了导演,g脆直接蹲下身去用小嘴hanzhu了导演的ji8,用嘴伺候他。
    “额……c……”导演低吼了一声,抱着她的头开始重重地往里面cg着:“草tamade,总有一天老子也要这样c阮凉!”
    “呜呜呜……”小陶配合着导演的动作紧紧含着口中的roubang,过了一会儿又吐了出来,低下头去含下面的卵袋,引得导演两只手紧紧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脸往自己乌漆嘛黑的y毛里面按。
    这个场景给阮凉都快看吐了。
    这也太恶心了吧?
    这个导演白天见面的时候还道貌岸然的,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人。
    “啊嗯……”没过几分钟,导演就低吼了一声,s在了小陶的嘴里。
    小陶一脸享受,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咕咚一声直接把白se的jingye咽了下去,又扑上去把导演已经软下去的ji8上上下下t1an了个gg净净。
    导演一边享受她的伺候,一边m0了根烟ch0u。
    “也就是天黑了,看着你的脸,真的跟看阮凉很像。”
    小陶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又用自己的两团nzi夹住了他的roubang,上下r0ucu0着延长他的快感;“导演,您刚刚答应过我的,给我几个露脸镜头的。”
    导演摇头:“露脸还是得阮凉露,你一个替身,只能做背替。除非……”
    “除非什么?”小陶像是一条蛇一样攀附在他身上:“导演您说,我什么花活儿都会。”
    导演邪邪的y笑起来:“除非,你有办法让我真的c到阮凉。”楍詀即將諪zんì鯁薪 請前往ㄚцωánɡSんēっΜΕ閲渎鯁多伩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