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墙头红杏春意闹NP > гǒUгǒυщυ.ǒгɡ 第二十章 尾声

гǒUгǒυщυ.ǒгɡ 第二十章 尾声

    经过一整晚非人哉的折磨,金萌萌终于从男人窟里爬了出来,喜极而泣地跑出了大门,却发现已是华灯初上了。
    这群si男人居然把她啪啪啪到第二天晚上,真禽兽啊啊!这么长时间居然不让她休息,三个一起上了后,另外三个男人居然后来居上,又把她按到地上啪啪啪!什么后入式!妈蛋!摔!
    金萌萌酸痛地夹紧双腿,双眉紧蹙着,倚靠在墙上。
    “这么晚了…不对…今晚去清风楼瞧瞧…”金萌萌确实感觉某个男人非常可疑,那天晚上救了她…可是…客者怎么可能那么好打发!
    所以んàìTàνɡSんUωù(海棠書箼)點C0M
    “原来是恩人啊~”兰爹扭腰翘t扬着兰花指过来,满脸笑盈盈的。
    “兰爹…”金萌萌勉强朝他一讪。
    “要兰爹叫一下秋霜公子吗?”
    “不用了…我今天想新的…”
    “哦?恩人,我们这最近新来了几位…要不要…”
    “我先在这里逛下,等下找兰爹你…”
    见兰爹离去,金萌萌赶紧绕过一群莺莺燕燕,不过路上还是有遇到小倌过来调笑。
    不过这并不影响金萌萌原本的计划。
    她轻步上了楼,贴在秋霜房间的窗户上,果然,里面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男声“主子,秘籍还未找到,还请主子恕罪。”这不是那夜…金萌萌心中有会意,她猜测秋霜果然和客者有关…秘籍…那是什么…
    “我已经找到了,下次若是需要你们,你们必须准时。”
    “是。”!!!卧槽他们在说什么?她怎么一个也听不懂?!还是说这个任务太重大了?!嘤嘤嘤!
    不过还是要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_→
    于是
    “叩叩”
    金萌萌假装示意才来,叩门,“秋霜?”
    绿衣少年赶紧将门打开,一脸灿烂地笑道“萌萌,终于来看奴家了!”
    “谁叫我这几天太忙了呗。”金萌萌不悦道,心理嘀咕着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转眼nv孩就被少年拉进了房间,
    “嗯嗯萌萌好bang~奴家…奴家要si了~要csi奴家了~”
    “啊…霜霜好厉害!大ji8好大…要si…了…嗯…”
    nv孩骑在少年的大腿上,上下晃动着t0ngbu,噗嗤噗嗤,房间里顿时充满了糜烂的气味。
    终于,一个时辰后,秋霜将最后一滴jingyeshej1n了金萌萌的子g0ng里,舒服地让roubang窝在r0uxue里。
    nv孩q1ngyu未尽的双眸里倒影着少年绝se的面容,她喃喃道“真美。”
    “奴家喜欢萌萌~”秋霜ch11u0的t0ngbu紧紧贴近了金萌萌的下t,坏心地顶了几下。
    “哦!你这个磨人的小妖jing!”倏然,娇小的身子将少年扑倒,压之啪啪啪。
    连续的几天,金萌萌一直都往清风楼去,她总算是得出结论了,秋霜就是展秋双,也就是她的师兄,客者就是他的一个势力吧,但是娘说要把他带回去?!怎么带?打包带走!
    反正这几天把她给爽了,要不今晚…她又得瑟地赶去了清风楼。前提是金萌萌又再次翻墙逃离了。
    可是,当她到了门口,灿烂的脸上顿时失去彩,变得格外苍白。
    “展秋双你的si期到了!”
    “原来是师父你。”少年轻挑而又蔑视地扫视这个夺窗而进的红衣nv人那张傲慢的脸。
    随后,
    “哼,我想是师父是你吧,我的功力已提高到可以超过你了。”少年轻蔑地笑了一声。
    “我的好徒儿你难道不知道吗?”红衣nv子嘴角g起一记讽刺。
    “什么。”他似乎是漫不经心的。
    “呵呵,何不施力看看?”
    随即,绿衣少年正要发力,却发现t内全部的力量都似乎被打乱了,随后喉咙里一阵血腥涌上来,他根本无法控制。
    “噗!”原本白皙透露着春光的脸顿时变的惨白。
    “哈哈,在你临si本g0ng主就告诉你,你所得到的书和秘籍都不假,确实能让你超越本g0ng主,但是你不知道,每月的十五所修炼之人断不能用功施力,否则…”她得意地扬起嘴角,可惜至极地盯着秋霜叹息。
    “十五…呵呵…”他嘲讽地一笑,有些不甘地m0上心头,说“到头来居然要si在师父你手里。”
    红衣nv子冷笑,也不废话,挺剑而起。
    “娘,不要!”忽然一抹娇小的身影扑到绿衣少年的身前,迅速为他挡去了致命的一剑,或许因为娇小的缘故,原来刺向秋霜心窝的剑锋,正刺进了nv孩的左肩里。
    “啊!”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刺透了两个人的耳膜,红衣nv子震惊而又愤恨地盯着自己这个送命的nv儿,转眼怒气愤发,斥责道“你这是做什么!!”与此同时,又慌忙上前扶住她。
    而此刻,展秋双却被金萌萌这送命的举动吓地不知如何是好。
    绝美的脸上浮起了惊吓的恐惧,他万万没想到萌萌会在这个时候出来,也上前扶住她软弱的身子。
    “萌萌!萌萌!”
    金萌萌被左肩巨大的刺痛折磨着,她苍白的小脸故作轻松,“没事…娘不要杀秋霜。”
    “萌萌,娘必须告诉你这男人每一个都不是好东西,况且现在和你说清楚,展秋双这人接近你完全为了自己的功力…”红衣nv子睥睨着旁边的绿衫少年。
    可是少年却没有在意她的这句话。
    “…娘我知道…况且我似乎ai上他…所以我只是做了这件事而已…”
    金萌萌讪笑着,但是这勉强的笑容,却搅乱了展秋双内心一片宁静寂寥的潭水,他的眉头紧蹙,双眸中波澜起伏的情绪极尽显露。
    这真是个妖jing…糟糕…他动心了…
    “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去,哼。”红衣nv子转身抱起金萌萌跃出了窗门,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自己的人儿已经被带走了,展秋愤恨地双握紧双拳,该si的,今天居然是十五,或许今日没有萌萌出来,他就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他就不能明白…
    这时匆匆忙忙赶来的萌萌后g0ng的众人,火速地踹开了展秋双卧室的大门,只见得一道落寞萧瑟的背影和秋风扬起窗前的朱纱。
    “萌萌!你这贱人将她哪去了!”随即而来的便是莫梵的一拳。
    痛楚麻痹他的左脸,展秋双捂上左脸,扯开嘴角,“萌萌被金武门门主带回去了…”
    金武门…
    众人脸se一变,或许他们都听说过金武门门主的那些事,听说她恨男如愁,好生恶毒,与她欢好的男子,第二日,皆si在床上。
    可这三十多岁的nv人捉萌萌去做甚。
    “…萌萌是她nv儿…”迟久未出声的七兮缓缓开口,苏沐卿也在那日了解他们的感情纠纷,默契地点了下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关毓荇摩挲着下巴。
    “也便是说,我们必须亲身前往是吧。”
    白衫公子涟畵缭绕着指尖的青丝,朱唇轻启。
    “不过既然如此,最熟悉地形的莫过于展秋双吧。”阮夜凝视着这次拯救萌萌的最主要“配角”。
    “既然帮了忙了,如果萌萌喜欢,也就不差这个男宠吧,呵呵…”白涟畵轻笑了一声,心理暗喜着,果然还是我贤惠吧,你们这群妒夫,等到那日我受尽恩宠,就是你们失宠之时,哈哈哈!
    随即,众人皆笑之,不过却各自揣摩着这节外之枝该如何处理。
    “呵,感情对于这事,我倒是很重要吧,这回报我也觉得不错。”面对敌意的目光和耻笑,秋霜深感前途的茫茫。不过,来日方长,看谁笑到最后,更何况这几个腌臜连个身份都没有。
    “萌萌被捉了,你们居然还有闲情在这里开玩笑?”苏沐卿算计着该何时启程,见周围这几个“闲情逸致”的家伙,不由得紧蹙起眉头。
    “沐卿你这话严重了,我们已经有了正确的方位指导,人都到齐了。”关毓荇轻盈地摇了摇扇子,似乎胜权在握。
    “好,一个时辰后出发,不知大哥怎么看。”苏沐卿至少对于大房的意见是很在乎的,要知道阮夜必定是这几个人中“权利”最大的,只有抱住大房的大腿,然后萌萌的恩宠就不远了!
    “尽快出发。”阮夜留下这么一句话,随即跃出了窗户。
    “我们去准备一下吧。”
    “好。”
    んàìTàνɡSんUωù(海棠書箼)點C0M
    金武门
    红衣nv子抱着昏昏yu睡的nv孩迈进了堂门,将她小心轻柔地安置在隔壁房间的床榻上。
    然后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突然,nv子脸se变得苍白,猛地咳嗽了数声,喉咙处渐渐涌起血腥,顿时喷了出来,溅落在白绒地毯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的yan丽的血花。
    躲在暗处的暗卫,随即熟练地递来一块白布,nv子痛苦地按压着x口,伸出左手拿过白布,掩住嘴巴。
    “主子…您这样子…b之前严重了…”
    “咳咳…是啊…是时候把位置交给萌萌了,这几日看她在外面闯荡不错,我大可以放心…不过…”她脑海里突然浮现起那日见到围绕着萌萌的几个男人,还有那个让萌萌下真心差点伤了身t的展秋双…
    这必然会对萌萌有很大的坏处,不过…
    “你去拿点药来。”nv子忧郁地抬起头。
    “是。”
    随后,nv子拨开nv孩脖颈处的柔发,褪下nv孩左肩的衣服…
    んàìTàνɡSんUωù(海棠書箼)點C0M
    眼前的朦胧逐渐消逝,耳边愈来愈清晰的呼叫…
    “少主,该起床了。”仆人按照吩咐准时做了“闹钟”。
    “…嗯…”这是哪…肩膀好疼…金萌萌睁开了琥珀se的眼睛,四周环顾,见自己躺在陌生床上,又不由得担心起来。
    嗯…感觉眼前闪过几张画面…这…
    “喂,这里是哪?”金萌萌不再多想,问上这仆人。
    “少主,这里是金武门。”!!!!
    卧槽?她昨晚被她嘛嘛带回来了怎么忘了?!卧槽!!她男人怎么办?!!
    满满的糟心灌满了她,整个人都变得萎缩不振好不好!
    然后浑身散发出“我不爽别碰我!”就一直让人趋之若鹜。
    于是整整一天…
    んàìTàνɡSんUωù(海棠書箼)點C0M
    第二日,坐在金武门最高的塔上的金萌萌无jing打采地扔着花片,成天玩这些个游戏她早就要疯了,无趣地嚼着一根小草。
    她嘛嘛也不来找她…玩…
    果然不是亲身的tat!!不ai了。
    她的男人,好想念小夜夜,关哥哥,莲花哥哥,果果他们。
    或许她根本不知道红衣nv子所做的,红衣nv子在等着那群男人亲自上山。
    她要亲自考验一下…
    果不其然,七个不同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与此同时,还在塔上辛苦思念她情人的萌萌,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几抹身影。欣喜地冲下了塔。
    七个男人终于到了目的地,只是周围一片寂静,好不诡异。
    倏然,一道娇小的身影横冲过来,“夜!!”扑了个满怀,倒是闹个众人都吃醋。
    nv孩倒是因为太高兴了,顾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粉嘟嘟的小嘴啵啵地往阮夜的嘴上亲。
    “(* ̄︶ ̄*)~~”
    “!!”
    这时,  “真是一对亲热的情侣…貌似后面的几个是我nv儿的男宠吧。”一道妖媚入骨的声音,渐渐从漆黑的堂门里传来。这七个男人知道她要来了…既然是岳母大人…
    红衣nv子缓缓现身,虽然已到而立之年,但却依然如同二十多岁的少妇,只是这目光狠辣。
    萌萌却观察到,一丝不一样…
    奇怪了,记忆中见娘亲气se不错,不过为什么今日见到的娘亲居然说话都气息奄奄。是我的错觉吗?
    “呵,你们这群男人,想娶我nv儿,先过我这关。”红衣nv子也不来得及他人准备,ch0u出挂在身上的雪亮银刀。
    “噌!”在最前面的莫梵迅速地ch0u出一把长刀挡在了前面,顺利地斗上了几个回个。
    “娘…”萌萌见秋霜和苏沐卿都冲了上去…才发现最恐怖的事…
    娘今天没有叫一个暗卫保护…周围也没有可调控的兵队…况且她的武力只是与期中两个一b就会有所差距。
    如果使出了妖术…大可以胜券在握。
    但是…到现在她都不在反抗,她这是要送si!!
    金萌萌见红衣nv子开始只是与莫梵对打,可是后来一直都在防御。脸se变得越来越差。
    “老妖jing!受si吧!”苏沐卿扬起手中的剑,正往nv子的腹部t0ng去,却被红衣nv子灵活地弯腰避开。
    nv子软腰一扭,银刀与他交锋时,“你们这群男人还是去sib较好,萌萌不需要你们这群男人!”
    “我们难道不能给萌萌什么吗?如果只是说你被你ai人伤害了,完全归结到男人身上,全是男人的错,那我今日便告诉你,要杀要刮随便你!岳母大人!”苏沐卿犀利地目光睥睨着她。
    “岳母大人,倘若你觉得男人都是你所想的那样,小婿就实在告诉你,若我背叛萌萌,小婿必定掏心掏肺,他们都可以证明。”
    阮夜在一边保护着萌萌,竟是第一次如此严肃。
    nv子脸se变得更白,不过她依然保持镇定,眸光一闪,倏然想起一计。
    在这三个男人包围下,她忽然腾空消失,直冲向金萌萌所站的位置,手中的银刀闪耀着刺眼的白光。
    阮夜目光深沉,挥袖一扬。
    瞬间,见那白光却往反方向加速飞去。
    “不!!!”
    那道白光闪过红衣nv子的眼前,但还未穿透了她的x口,但她却扑了上去…
    利剑穿透了她的心脏,nv子痛苦地倒在地上,x口不断地绵延着鲜红的血水…
    “娘,娘。”萌萌惊慌地扑到地上,握住nv人的手。
    “…咳咳…傻孩子…我将你交给他们…放心了…”nv人尽力睁大眼睛。
    玉指捂上nv孩的脸颊,摩挲着,nv孩滴落的泪水…
    “我去后,你便…接了这位…置…”说着指了指x口,萌萌ch0u噎着m0到衣襟处,拉出了nv子事先准备好的金武令。
    “…咳…咳…不要怪他们…娘身子…不好…”
    “你骗人…之前身子不是很好么…为什么…”
    金萌萌扑在nv子的怀里,以后就没有娘给她…一个人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还有…nv婿…记住你们的话…不然做鬼也要找你们…”
    “是,小婿谨记。”
    ……“萌萌,照顾好…自己…”
    んàìTàνɡSんUωù(海棠書箼)點C0MんàìTàνɡSんUωù(海棠書箼)點C0M
    “景清之墓”nv孩抚m0上冰冷的石碑,黯然地凝视着红衣nv子的坟墓,她的娘…
    “岳母叫景清,真是好名字,可完全与她那作风形象不同。”关毓荇搂住nv孩娇柔的身子,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贪婪地x1允着nv孩的气息,暼了眼岳母的墓碑。
    “是…娘原来不是这样子的…如今让她这副样子的不光是果果的母亲,还有一个男人…”
    “是我那个父亲么?”七兮突然cha了进来。
    “不…那个男人不是普通人…我娘亲其实还有一段痛苦的恋情…”金萌萌呢喃着,她忽然想起小时候娘亲带着她,与那男人见过几面,虽然不清楚娘亲与那男人发生什么,但是娘亲每天都遍t鳞伤地回来。
    从暗卫口中知道,那男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yu,从娘亲那得到了什么,娘亲最后知道了,她痛心地代别人手杀si了他,可是那男人
    也对娘亲下了毒手…
    “天气冷了,萌萌走吧。”
    阮夜将厚厚的棉衣盖在nv孩身上,牵起nv孩的手,含情脉脉地…
    忽然,被另一双大手打掉,“大哥你太坏了,霸占着萌萌两只手,萌萌~~”
    “你倒是脾气不小。”阮夜冷笑了一声,擦了擦被拍了的手背。
    虚心的苏沐卿暗叫不好,赶紧抱住金萌萌的身子。
    莫梵不屑地瞥了他师父一眼。
    白涟畵一脸忧伤地m0上自己的玉脸。
    关毓荇一副忍俊不禁。
    七兮委屈地朝萌萌眨眼睛。
    秋霜则暗地里嗤笑,谋划着自己该如何争宠。
    “好啦~今晚就满足你们~”≥3≤
    萌萌抱住阮夜的脖子,与众人一起离开红衣nv子的坟墓。
    风儿轻轻地飘着,回荡在众人的耳绊,终究是命运让他们走在一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