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逃离R18游戏 > 第一百章方恩秀()
    郭玄竹将云蕊裹在被子里横抱起来,出了房门。云蕊一双玉珠还露在外面,郭玄竹怕云蕊冬天里脚受寒,用被角把玉珠裹了起来。他抱着云蕊,穿过一处秀雅的园林。郭玄竹走在青石板上时,四周站着两个修剪花草的仆人。他们一见郭玄竹怀里裹着被子的云蕊,就追着云蕊的脸去瞧,瞧是个秀丽的美人,都眯缝着眼歪嘴笑。这种表情令人不安,令人作呕。云蕊紧紧靠在郭玄竹肩头,轻声说:“郭大哥。”
    “怎么了?”
    “若我被方恩秀……之后,我还是练不到第二层,我会被怎么样?”
    郭玄竹说:“那在日落之前,这些盯着你的仆役就会轮流糟蹋你。”
    “……”
    云蕊垂下眼眸,眉头紧蹙,嘴唇也紧抿着。
    郭玄竹见云蕊表情,抱着她避开仆役的视线,进了隐秀庄的正院,到西厢房前,踢开房门入了屋。郭玄竹看四下无人,脚勾着房门就给关上了,再抱着云蕊坐在一张玄石躺椅上,躺了下去。云蕊随着他倒下,伏在他怀里,下意识要坐起来。郭玄竹顺势拉开云蕊身上裹的被子,将鲜妍白嫩的胴体展露出来。郭玄竹说:“看来方恩秀暂时还不在。”
    郭玄竹将被子甩开,扔到地上,一双臂膀抱紧了云蕊,温热的大手握住云蕊的颈后,又同她唇齿纠缠。
    云蕊顺从了他,也没有b顺从更好的办法了。郭玄竹吻了唇,便去吻耳后,不停地舔舐耳蜗、耳垂,接着,他轻声说:“我可以让你免受仆役的凌辱,但你要听我的。”
    云蕊一震,立刻看向郭玄竹。郭玄竹再次解开k带,将阳物释放出来。郭玄竹说:“坐上来,自己动。”
    “万一方恩秀来了……”
    “隐秀庄共有二十六个仆役,方恩秀待会儿要是不来,你便会被他们轮流作践,就算被操得失去意识,他们也会继续奸污你。只要你相信我,配合我,我不能保证你不被这二十六人奸污,可总还有些希望吧。”
    云蕊并不了解方恩秀,郭玄竹不会悖逆孙孤禅,但他愿意给予一点帮助,如此境况,已经足够了。
    云蕊立起身子,对准了郭玄竹的阳物。郭玄竹的脸贴在云蕊胸前,他的呼吸也扑到了云蕊的心窝上。云蕊张开了小穴,用小穴口包裹住阳物的伞头,接着缓缓坐下。伞头擦磨过内壁甬道,身体也再一次被充实。云蕊在郭玄竹腿上坐实了,阳物也顶到了花蕊的触须,她动情地仰起脖子。郭玄竹立马托正她的头,让她的脖子稍稍含一点。郭玄竹说:“眼神再媚一点。”
    云蕊双眸微合,倒真有媚眼如丝的风情。郭玄竹说:“方恩秀仪表堂堂,举止磊落,却是个畜生,越是端庄贞烈的女子,他越要百般折辱。你要往东,他偏要往西。待会儿他要来了,务必要温顺主动地伺候他。你放机灵点,再加上你这副销魂的身子,能有一丝希望。不过……“
    云蕊扭动着腰身,问:“不过什么?”
    郭玄竹说:“方恩秀有个禁忌,你千万不要提起。”
    “什么禁忌?”
    郭玄竹说:“小谢爷。”
    云蕊夹紧了郭玄竹的阳物,轻轻哼了一声,随后问:“为何师兄会是他的禁忌?”
    郭玄竹说:“等你见了他,你就知道了。”
    郭玄竹握着云蕊的双肩,双手从她的肩胛骨滑落到腰身。郭玄竹说:“快动起来。”
    云蕊立刻支起身子,小穴上下套弄着。顶到花蕊的快感虽是销魂,可云蕊近些日子身心俱疲,今日又已被弄了多次了。方才还不觉得,现在骑在郭玄竹身上,才发觉自己疲累无比,再无什么气力了。
    郭玄竹见她这样,立刻托着她的双t,主动往上顶弄。云蕊半靠他肩上,花蕊又传来酥麻激烈的快感。今日数次之后,也不像起初和孙孤禅时那般的失神丧志。她一边沉沦于快感,一边沉静着思考,好似她的理智已超脱于肉体的欲望了。今日之后,她会与忠贞的美德彻底告别。纵使游戏重来一遍,变了的心境也不会复原如初。她想过忠贞于所爱之人,可当这个所爱之人是谢远狐时,这所谓的忠贞就变得如此愚蠢可笑。
    她想通了。就算真不幸被方恩秀送给隐秀庄的下人们轮奸,她也不在乎了。她根本就不用在乎清白了,至少在郭玄竹眼里,她已经是个玩物了。当务之急,还是修炼y月功。
    “你还要记得,若方恩秀问你愿不愿意被仆役奸淫时,得说愿意……”郭玄竹倏地神色凛然,收了后头的话,对云蕊说,“来了。”
    云蕊一惊回神,晓得郭玄竹是指方恩秀来了。她搭着郭玄竹的肩膀,配合郭玄竹的律动摆动身子。
    “唔~”
    云蕊轻哼出声来,只听郭玄竹道:“待会儿我拔出来,s你嘴里怎么样?”
    郭玄竹与云蕊的肢t完全交缠在一起,但他的声音对于这样的亲密距离来说过大了,这不只是说给云蕊听的。
    云蕊说:“郭大哥,我直接用嘴给你弄出来。”
    这时,门被砰得踹开,云蕊仍是被吓了一瞬,头缩到郭玄竹怀里了。郭玄竹反倒动得更快了,惹得云蕊咿呀不停地娇吟。
    “郭玄竹,你脏了我的地。”
    “!!!”
    这声音是谢玄与的声音,他怎么会在这儿?
    她刚要回头去瞧,郭玄竹趁势吻住了云蕊,握着云蕊的头同自己缠吻。他一边啃吻着,一边斜瞟了眼方恩秀,也不理睬,自顾抓着云蕊的雪臀,动得更激烈了。郭玄竹的精关不禁涌动,还没等云蕊反应,郭玄竹便射了出来。
    【获得精液:1毫升。运行y月功即可将精液转换成经验值。】
    郭玄竹不行了。云蕊眼见着郭玄竹的精液量越来越少,他今日已到极限。他躺在椅子上,虚抱着云蕊,大口喘着粗气,脸上、脖子上、前x紧实的肌肉上都淌下了汗。
    方恩秀说:“你不行了。”
    郭玄竹说:“谁说我不行了?”他说完顺了口气。
    方恩秀问:“你还可以?”
    郭玄竹说:“当然!”
    方恩秀说:“好。”
    郭玄竹抽出耷拉的阳物。方恩秀抓着云蕊赤裸的手臂,将她从躺椅上拉扯下来。方恩秀看到了云蕊的脸,云蕊也瞧见了他的,二人眼中同有惊诧之色。方恩秀不仅声音像,就连模样也和谢玄与一模一样,只是看相貌年长个几岁,神态和语气也截然不同。
    方恩秀问:“你叫什么?”
    云蕊说:“云蕊。”
    “你也姓云?”方恩秀再问,“家中可有姊妹?”
    云蕊说:“我是独生女儿,并无姊妹。”
    云蕊也正想问,他同谢玄与是什么关系。幸有郭玄竹先前提点,才没有问出。
    方恩秀抓着云蕊,把她抵到墙上,随即双手绕过云蕊腿下,将她猛地抱起来。云蕊扶着方恩秀的肩,双乳贴着方恩秀的胸膛,双眸打量着方恩秀的面庞。他和谢玄与太像了,云蕊竟也区分不出区别。
    方恩秀也盯着云蕊的双眸,他的鼻子贴到云蕊耳后,细细嗅着她发丝的香气,然后伸出舌头,舌头轻轻勾了勾云蕊的耳垂。
    “唔~”
    云蕊轻哼了一声,声音媚得酥骨。
    方恩秀吻了吻云蕊的脸颊,又贴上她的下唇,舌头紧跟着撬开云蕊的贝齿,侵入云蕊的舌根。
    “唔~”
    他一下亲吻得太深,云蕊有些难以喘息。方恩秀察觉到云蕊的痛苦,却装作不知,持续掠夺着云蕊口中的琼液。谢玄与的吻总是羞涩拘谨,他这架势,就像要把云蕊生吞了似的。他一边亲吻着、掠夺着,一边把云蕊死死抵在墙上,好空出一只手,去抓云蕊的雪白奶子,指尖也拨弄着奶头。
    “唔……”
    云蕊的娇吟喘息连绵不绝,方恩秀放过了她的唇,便低头亲吻她的乳头,又把云蕊双腿放下,让她站立了,再半跪着亲吻云蕊的腰肉。郭玄竹见这副情景,也略感惊讶。他从未见过方恩秀如此低姿态的对待一个女人。
    方恩秀迷醉的吻着、嗅着云蕊的体香,突然含住腰侧的软肉,吸入嘴中吮吻。云蕊略带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方恩秀吸吮够了,才放开了她,在她腰间留下了一道紫青色的吻痕。
    方恩秀又向下,吻到她肚脐下的小腹。他的鼻尖贴在小腹时,闻到一股令人不悦的味道。方恩秀认出这是男人遗留下来的精液气味,是从云蕊身下白皙无毛的雪皋中散发出来的。方恩秀倏地皱眉,立刻站了起来。他质问云蕊:“你被多少男人c过了?”
    云蕊说:“五个……”
    方恩秀眉头夹得更紧:“你可对得起你第一个男人?”
    没什么对不起的。风思行也就是把云蕊当做他妹妹的替身罢了。
    云蕊说:“我不觉愧对,他只将我当做玩物。”
    方恩秀猛地握住云蕊的下颌,对她肃正道:“你不愧对他,却该愧对你自己。你识人不明,枉付了终身,却惨遭抛弃,是你自己作践了自己。”
    郭玄竹听了,不禁挑起一双唇角,他极力地控制表情,便故作严肃状,可实在忍不住,便放肆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方恩秀放开云蕊,转头看郭玄竹,挑眉问:“你笑什么?”
    郭玄竹说:“好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啊!我从前真没看出来,你还有劝荡妇从良的癖好。她若从了良,你送她贞洁牌坊吗?”
    “郭玄竹。”方恩秀道,“从我的房间滚出去!你在这儿,扫我兴致。”
    云蕊一手捂着胸前,一手遮着身下,低头默然。
    郭玄竹从躺椅上站起来,走到云蕊身边,抬起手,指背轻抚云蕊的脸颊。他打量着云蕊,又起了情欲。
    郭玄竹说:“这样上等的女人,你要还能没了x致,就是禽兽不如了。”
    方恩秀会意,他说:“我怕你死在她身上。”
    郭玄竹毫不服输:“你死在她身上,我都不会死在她身上。”
    ==========================
    ps:第一百章,决定免费,感谢各位的支持和热爱,祝大家新年快乐。
    因为不太有时间登,最后还是决定开个群。重七文交流群:287171563,有任何问题、建议、交流等,欢迎入群讨论。ΡóΡó.гócκs(popo.r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