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佞华妆 > 番外 鸳鸯双侠篇
    佞华妆 作者:商璃

    佞华妆 作者:商璃

    【 .yanqinghai.Сом】,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宁德县这月格外热闹,因为一年一度的乞巧节又要到了,而宁德县又曾出过一个以‘才’闻名的大美女,后来还送入宫做了贵妃,明间外号巧娘娘。

    所以长期以往,这儿就形成了定例,但凡乞巧节,一定要举办盛会,三天三夜,再选出下一个才德兼备的‘巧娘娘’来。

    “都快些,别耽搁了,咱们小姐今年肯定是要拔得头筹的。”

    西边街上那一处府邸里,管家的催促声不绝于耳。

    下人们觉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看着站在门口唾沫横飞的管家又不得不屈服。

    “管家管家,老爷叫你去呢。”

    说着,一道急促的声音传来。

    张管家一听,立即将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拉着来回话的小厮问道:“是不是小姐她又……”

    小厮立即讳莫如深,压低了声音道:“听说这次不是看上县衙的公子了,而是一个她根本没见过面的人。”

    “没见过面的?”管家禁不住擦了把汗。

    “是啊,就是最近声名大噪的鸳鸯双侠里的男大侠,坊间传言说他是个风流俊逸一等一的人物。”小厮同情的看了眼张管家。

    张管家一听,果真是晕了晕,差点倒在地上,方才指挥着的那股精气神立即就没了。

    他勉强扶着小厮的手在廊边坐稳,叹气又叹气,才道:“我还以为这次乞巧节,怎么也要把小姐嫁出去了,她怎么……怎么又变心了!”

    “哎,这都是命数……”

    “去他妈的命数!上次西山那个秃驴还说老子今年就得救了,妈了个巴子,要不是他这话我早就跑路了,那个老秃驴……”

    “管家管家,这儿可是府里呢!而且那大师,咱们小姐去年才看上他过,他自然希望咱们小姐赶紧嫁了。”小厮忙拉住几乎要暴走的管家,表示同情。

    管家回过神来,这才深吸一口气,走时又暗骂一声杀千刀的老秃驴,这才快步往老爷的书房去了。

    还不到书房,就远远听到了那矫揉造作的哭声。

    他熟练的从袖子里拿出两坨棉花塞到耳朵里,这才顺利穿过厅堂到了书房。

    书房里,这张家老爷,耳朵里也塞着两坨棉花。

    主仆量熟练的打着哑谜,看了眼一旁描着浓厚桃花妆的二十多岁健硕女子,小心肝均是颤了颤,互相擦了擦眼角的泪,点了点头。

    这张家小姐要嫁,谁还敢不娶?

    没半天,全宁德县寻找鸳鸯双侠男大侠的告示就贴满了大街小巷。

    某条巷子口,正忙着惩奸除恶戴着金银面具的两个飘逸的身姿才停下,就瞥见了这告示,在围观群众的瞩目下,其中一个拿剑抵着告示笑问道:“这张家小姐,是何方人物?”

    “这……”

    群众们欲言又止,半晌,跑了个干净。

    “这张家小姐,莫不是比山匪恶徒还可怕?”另一人不解,声音娇甜好听,还带着浓浓的兴趣。

    这小县城,看起来很好玩嘛……

    姜期景听着酒儿那带着浓厚兴趣的声音,小心肝一颤:“酒儿,你看这一路,我们惩奸除恶,宁德县说不定已经干净了……”

    “你方才没见,众人恐惧这张小姐如鬼魅吗?说不定她是个彪悍恶毒的人物,咱们不能见百姓陷于为难而不救!”

    酒儿的眼睛早已亮晶晶。

    真有趣啊,众人避如蛇蝎的小姐,她还真想见识见识!

    姜期景抽抽鼻子,想起这一路来他的遭遇,暗自抹泪,早知道,默默游山玩水就好了,扮演什么鸳鸯双侠……

    很快,二人就到了这张府门口。

    张管家正愁去哪里找人呢,就见两个气度不凡的人到了门口来,端看二人的衣着和配饰,也知道价值不菲,更别提二人那通身的贵气了。

    “这……”他急急迎上去,就见酒儿笑眯眯道:“我们知道鸳鸯双侠在哪儿,不过旅途劳累,我们身上的银钱又用完了,所以……”

    “既如此,二位若不嫌弃,就在府上小住吧!”管家的眼睛立即落在一侧姜期景的脸上,这样面若冠玉的男子,小姐一定喜欢!

    他二话不说,扭头就叫人去准备房间,还一路絮絮叨叨的打探二人的关系,姜期景脱口而出的夫妻,被酒儿改成了兄妹,所以张管家一颗心更是落回了肚子里。

    等安置到房间后,酒儿就打趣起站在门边心思悠远的人来:“也不知这张家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若是个绝色的,带回去给你做小也不是不可以……”

    话未说完,就见姜期景俊脸一黑,不等酒儿回过神,他人已经绕到了酒儿的跟前,俯身就吻了下去。

    既然她这张小嘴喋喋不休,就干脆堵上!

    屋子里的热度迅速攀升起来,初初六月,已经热的人汗流浃背一件衣裳也穿不住了。

    所以姜期景自然的脱了衣裳凉快凉快,还顺便也帮了帮酒儿。

    “我们才来这张府……”

    酒儿小脸气得泛红,一双眼眸湿漉漉的瞪着他,又气又羞。

    姜期景可不管:“这一路,夫人都打算给我纳多少小妾了,我若是需要小妾,又何苦等你那十年!”

    酒儿微微一怔,某人已俯身而下。

    ……

    等到张家小姐过来时,已经是傍晚了。

    明儿就是乞巧节,她看起来却是半点兴奋也无,虽然满脸涂着夸张的状露着大大的笑,但酒儿和姜期景一眼就看的出来,她一点儿也不开心。

    张管家在一侧点头哈腰,等把比他高一个头的张小姐请进了屋子,才跟酒儿道:“这位姑娘,我家的花园做的很不错,如今荷花正开,满园花香,您看外头还亮着,太阳也不大,要不要出来走走?”

    酒儿倒是装作不经意的又打量了眼那浑不在意自己的张小姐,个头比一般男子还高,身材也的确粗壮健硕,但五官却不错,若是不那么浓妆艳抹的,定也是个佳人……

    想到这里,她顿了顿,也不顾姜期景不断递给她的眼色,点点头就出去了,她倒要看看,这位张小姐身上,到底是有什么故事。

    张家的花园的确好看,红的蓝的鲜花摆满了,刚好夕阳西下,金黄的夕阳落在花园里飞舞的蝴蝶身上,都恍若,梦中而来一般。

    酒儿打发走了身边跟着的下人,独自找了艘小船,干脆就划着小船到了荷花从里,躺下小憩了。

    “听说了吗,府上又来了个男人。”

    远远的,有女子说话的声音传来,酒儿耳朵微微动了动,大大的眸子张开,开始聚精会神的听起来,就听见脚步神竟也慢慢朝这边而来了。

    “听说是一对兄妹,那男人倒是丰神俊朗,不一般的贵气俊逸,小姐肯定要看上……”说着说着,那两人都笑出了声来,可里面的讽刺和嘲弄也不言而喻。

    其中一个手里摘着朵黄花,时不时的往发髻上比划,长眼一挑,冷哼道:“看上又如何?你不看看她那个丑样子,生的比男人都粗壮,长得又丑人又蠢,别说男人,就是狗都看不上她……”

    “好了好了,她到底也是主子……”另一人忙道,这女子却是越发的讽刺起来:“她算什么主子?要不是老爷可怜她孤苦,父母亲族都死完了,也不会把她接过来养这么大。虽然说这张家的家财全是她带来的,可一嫁出去,这些家财她一分也别想带走。”

    “那倒也是。”

    两个丫鬟又是一番嘲讽,这才相携走了。

    酒儿听着,也是目瞪口呆,她行走江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说占了人家孤女的家产,最后一分不还的。

    她半坐起身,还不等说话,就见一个尖脸老男人正猫在草丛里偷看她,手下时不时还有动作。

    酒儿一股恶心涌上心头,二话不说,一跃起身,揪起那老头就是一顿好打。

    她虽是三脚猫功夫,但轻功极好,打这么个老头,直打得他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直到张管家白了脸赶来,她这才停了手。

    “刘老爷,这是怎么回事啊?”张管家急得是额头冒汗,被打成猪头的老头这才摇摇晃晃站起了身,看了看气定神闲站在一侧的酒儿,吓得裤裆都湿了,扭头就连滚带爬的跑了,留下张管家风中凌乱。

    “这……”

    “哦,他自己摔得。”酒儿淡淡说完,也扭头走了,张管家却是眼底一暗,他本还想留下这对兄妹的哥哥,好好送走妹妹,如今看来,也别怪他不客气了!

    是夜,酒儿把自己听到的话跟姜期景说了。

    姜期景知道她心思细腻又格外善良,当下便也配合她,跟她细细商量了起来,不想半夜房间外就一阵骚动。

    寻常人或许发现不了,可他们到底是习武之人,立即就发现了不对劲,等起身查看时,外面已经是点起了火。

    大火燃起,张管家的脸也略阴沉起来。他也不想如此的,但打了刘老爷这一地方恶霸,也只能如此了!

    “着火了,怎么着火了,快救火啊!”

    忽的,一声大呼传来,所有人都沉下了脸,转头就见一个纤瘦文弱的男子跑了来,身上还带着些书卷气。

    张管家一见他,上前就一巴掌,冷喝道:“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许出来吗?”

    “可是叔父,小姐的房间就在后面,如此大火不救,万一小姐她……”

    “那也用不着你管,给我滚回去!”

    张管家说完,气愤的踹了这侄儿一脚,却不想一向听话的侄儿竟是大喊起来:“快救火,救火!”

    张管家见状,越发恼了,干脆上前揪着他的衣裳就往大火里送:“你不是想死吗?现在就去死算了!”

    “叔父……”

    “你还有脸叫我?跟那个不男不女的小姐鬼混在一起丢我张家的脸也就算了,如今还对她不死心,我看非要我活活打死你才行!”

    “我……”男人一脸死灰,满是痛苦:“小姐她只是与旁人不一样罢了,不是什么不男不女……”

    “还不是?”张管家冷笑一声:“她若是正常,怎么会长出跟男人一样的东西?要不是老爷心善,念在她孤苦的份上,愿意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寻常人早把她拖下去烧死了!”

    “可是……”男人满心的怜惜:“这也不是小姐愿意的,她只是……只是……”

    “张生!”

    一道女子轻呼传来,张生脸色一白,扭头就看到了那个打扮浮夸的张家小姐张莺莺。

    张生立即起身就要冲过去,但张管家却是脸一黑,立即就让人去拉扯张莺莺。

    好一副痴情男女的模样,可落在旁人眼里,竟像是根刺一般,叫他们一阵阵恶心,下手也越发用力起来。

    不远处的屋顶,酒儿跟姜期景看着一幕,眨眨眼,难不成这就是这张家小姐迟迟没嫁出去的原因?

    就在他们难舍难分之时,又一个身影匆匆赶来。

    才到,张管家就立即上前去拦住了他,语气也不大好:“老爷,您这么晚还来做什么?”

    “管家,我是看见大火……”

    “您放心,小的会处置好。”说完,不由分说的就让人拉这位张家的老爷回去。

    张老爷看着哭得厉害的张莺莺,于心不忍,但又怯于张管家,叹了口气准备离开,没想到砰的一声传来,竟是张生撞了柱子!

    张老爷吓蒙了,张莺莺已经是冲了上去,将他抱在了怀里:“张生,你怎么这么傻……”

    “小姐……”

    张生眼中含泪:“都是张生无能,与其如此痛苦,倒不如……倒不如……”

    “我看你是疯了!”张管家气得脸色发白,立即呵斥:“还愣着做什么,把老爷小姐都给我送回去!”

    “管家!”张老爷头一次发火,张管家也是一愣,旋即脸色阴沉:“老爷,你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既然他们郎情妾意,我们又何必棒打鸳鸯……”

    “鸳鸯?张生将来也是要考状元光耀门楣的,老爷这样说,是要赶奴才走了?”他的话语里,已是带了威胁。

    张老爷一贯的优柔寡断,虽然善良,但性子极软,身边又没人,这么多年都是让张管家给把持着……

    想着想着,他就打算放弃,却不想还没开口,就听到破空一声,扭头,张管家已是跪在了地上。

    所有人怔住,张管家也蒙住了。

    “是谁?我告诉你,我可不怕……哎哟……”他一声惨叫,众人便看到一颗石头从他脸上弹开,他脸都肿了。

    张管家啐出一口血含着一颗牙,立即怒喝:“你们都是死人不成,还不去看看……”

    “不必了,我们不是在这儿么。”

    话落,两道人影从天而降,带着金银面具,这可是鸳鸯大侠的标记。

    张莺莺和张生都瞪大了眼睛,轻呼:“鸳鸯大侠!”

    “正是我们,锄强扶弱,惩奸除恶!”

    酒儿双手抱胸,正气浩然的说着,姜期景只觉得脸有些发烫,到底是没敢笑出声,嗯了一声,才看着张管家:“你这个恶奴,今日你竟敢放火杀人,还敢逼死你侄子,如此没有尊贵忘恩负义的小人,我等必当除之!”

    说完,张管家腿都软了。

    鸳鸯双侠谁人不知,那凶恶至极的江洋大盗都不敢轻易招惹的人,他一个升斗小民哪里敢招惹?立时就跪地求饶。

    但姜期景寒剑已经出窍,眼看着就要去割断他的脖子了,张生却冲了出来。

    “大侠,他到底是我叔叔,能不能不杀他?”张生浑身抖得似在筛糠,却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

    瞧着他,虽然柔弱,但竟是个有血性的!

    酒儿眉梢一挑,问他:“那就这样轻易放了他,然后让他继续杀人放火,阻碍你们?”

    “那倒不是,叔叔有罪,自当交由官府处置。”张生说完,回头看了眼张莺莺。

    张莺莺爱怜的望着他,也跟着点了点头,张老爷则失去全程懵逼。

    酒儿见此,倒也不再说什么,但轻饶是不可能的,毕竟他方才可要烧死自己!

    “那我就放过他……”酒儿说完,看张管家长长松了口气,又补充道:“不过,要断两条腿才行!”说完,盯着他又惨白的脸,直接抬脚上前!

    一夜过去,到了第二天夜里,乞巧节也终于开始了。

    偌大的擂台上,主持人兴奋的举起得胜者的手大声宣布:“此番荣获第一名的巧娘娘,乃是张家小姐,张莺莺!”

    话落,台下兴奋的百姓一时寂静无声起来。

    张莺莺看了眼台下那瘦弱却坚毅的身影,鼓起勇气走上前一步,轻声道:“明日,我将与张生张公子完婚,届时张家一半的家财都会拿出来作为喜礼赠予乡民,还请乡民们届时一定来参加!”

    话落,张家的小厮们已经撒起了漫天的铜钱雨,冷下来的气氛瞬间热烈起来,张生也被人簇拥上台,跟张莺莺站在一起,接受了乞巧节的大奖!

    擂台对面的屋顶上,酒儿看着这桩美事这么快成了,眼睛都弯成一条缝儿,暗夜里却忽然有人递了消息来。

    她本以为是小事,接过消息一看,眼睛立时亮了,抓着一侧姜期景的手都颤抖起来。

    “怎么了?”姜期景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忙紧张看她:“酒儿你……”

    “是太子哥哥,太子妃生了,龙凤胎!”

    酒儿只觉得这太神奇了,刚要一跃而下,忽的胃里一阵恶心涌来。

    她勉强稳住,明眸微微眯起,不由怀疑的抹了下肚子,又自己摸了摸脉搏,眨眨眼:“小景……”

    “怎么了?”姜期景今晚简直急得要掉一把头发,才问完就见酒儿略显羞涩的伏在他怀里,小意的锤着他胸口:“人家……好像也有身孕了……”

    “什么——!”

    姜期景一声大喝,整条街都安静了下来,众人寻声望着他,就见他差点手舞足蹈起来,朝底下大喊:“我要当爹了,我要当爹了!”

    众人听罢,爆发出一声热闹的大笑,街上又重新欢呼起来,带着所有的喜悦!

    酒儿看着高兴坏了的人,珉唇笑出声来。

    父皇,母后,你们看,女儿也没有选错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