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娇花难养 > NΡò1⒏còм 下堂菟丝花x嚣张毒舌霸总(

NΡò1⒏còм 下堂菟丝花x嚣张毒舌霸总(

    清晨的阳光和煦温暖,才亮起不久,池闫就醒了。
    怀里滑溜溜的,胸口还有浅浅的呼吸以及若有似无的体香。他的手摸了摸女人的后背,原本朦胧的脑子瞬间闪过无数画面,最后停在了那交缠在一起的样子。
    他睁开眼,怀里的女人还在睡,长发随意的披散开来,枕在了他的胳膊上,脖颈上有些许红印,他昨晚留下不少,整个身子全然放松的陷在了他的怀里。
    池闫伸手揉了揉眉心,微不可察的轻叹了一声,原本纯洁的发小情意,如今是彻底不可能了。
    说过的话历历在目,破灭也是在眨眼之间。
    他一动,谢怜就醒了。
    水汪汪的大眼迷蒙的盯着他看了几秒,双手的不自觉的就搂紧了男人:“阿闫。”
    柔软的身子一下贴紧,池闫不可控制的涌起了生理反应。
    偏偏谢怜还没知觉,毛茸茸的头发蹭在他的下颚处,可爱又可怜。
    “别动了。”池闫闷声拍了拍她的后脊,下腹顶了顶她,示意她老实点。
    昨晚上折腾的实在是晚,喝了酒的池闫本就放肆,而谢怜却全然接受,虽然嘴上求饶,但身体却盘绕在他身上,让他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他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眼,才刚刚七点,昨晚上他依稀记得睡觉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多了。才睡了四个小时。
    谢怜脸色泛粉,果然没动了。
    池闫的手摸到她的腰肢,低头皱眉道:“你是没吃饭吗?这么瘦。”细的让人担心身体健康了。
    “吃的很瘦吗?”谢怜自己也摸了摸腰,有些不确定的道,“那我多吃点”
    她这么说反而让池闫道:“不用了,你就正常按照你平时吃就好。”他估计他说什么,谢怜都会乖乖听话。
    她不需要完全按照他的喜好来,她是特别的,本身就不一样。
    谢怜转眼就把刚才的想法抛在脑后,笑着点点头。
    一晚上的水乳交融让今天两个人的气氛都不大一样,尤其是现在房间里还充斥着两个人胡闹后的气味。
    床单上有已经干了的精斑,还有她的花液,大片大片的印记留在上面,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等谢怜起身,池闫才发现昨晚上根本不仅仅是脖颈,她的胸口上也留下了一大片红印,本就白皙敏感的肌肤,几乎是一吻一个印。
    谢怜穿上睡裙,随意的理了理发,抬眸问:“阿闫,早餐吃阳春面可以吗?”
    池闫一愣,点点头。
    他以往最爱吃的早点就是阳春面,清淡又好吃,以往都是两人去学校门口那家早点店吃。
    她总是在这样不经意的地方,勾起两个人的回忆。
    细想下来,竟然她最为了解他。
    谢怜下楼准备,池闫慢条斯理的穿上衣服,他才发现,谢怜住的是主卧,他原本住的房间。如今的房间跟楼下一般,充斥了女人的物件以及那份温柔小意。
    他收拾完毕下楼,谢怜已经准备好刚好端上来放在餐桌上,清淡的高汤掩盖不了那浓郁的香味,还未尝,池闫就知道味道不会差。
    他挑起细面吃起来,正如他想的那样,味道正和他的心意。
    “高汤什么时候做的?”短短时间内,根本熬不出来这样的味道。
    谢怜也捧了一碗:“前几天做的。”
    池闫挑眉,忽然笑了一声:“你对我早有想法了是不是?”又是高汤又是白茶的,这串在一起他还能当巧合就是个傻子。
    谢怜乖巧极了:“阿闫,我只是觉得你会喜欢,不论你喜不喜欢我,我都会这么做的。”
    池闫正打算开口,忽然,玄关传来的声响。
    两人皆是一愣,谢母就从玄关走了进来,看到两个人坐在桌上吃饭也是一愣,池闫也就罢了,谢怜穿着睡裙,胸口和脖颈上的一片印子,过来人都知道是什么。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大清早吃着早餐,谢母不动声色的道:“池闫来吃早点啊,伯母还没谢谢你,多亏了你,你伯父现在才好了不少。”
    池闫擦了擦嘴,“不用客气,伯母。谢怜的事就是我的事,您刚从医院回来?”
    谢母笑了笑:“嗯,你们两吃,我先回房休息一下。”
    谢怜的脸都要烧红了,无措的看了看回房间的谢母又看了眼池闫。
    池闫嗤笑一声:“怕啥?我会负责的,伯母要说你,你给我打电话我来说。”
    泍攵怞:んρò①8.còм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