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今天你睡了吗[快穿] > 粉身碎骨
    周慕蕊始终不知所踪,启示会也从未放弃过追捕她。孟然是她的女儿,更是她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点血脉,又怎么可能不被启示会注意?
    “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你越是接近真相,离死就越近。”
    “我可以不计较以前的那些事,也不想管你打算做什么,我只是求你不要害了子羡,你看到他躺在病床上,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吗?!”
    “我……”
    怎么会不愧疚呢?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原来她推测的都是对的,真的是她连累了他。
    身体发冷,好像被塞进了大团大团的坚冰,只要一呼吸,连喉咙都是那种被死死扼住的刺痛。
    孟然后悔了。
    如果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接受他,没有将自己的心门敞开,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的残忍。
    妈妈也是这样,也是因为一份感情,害死了爸爸。
    将他推开又如何呢?孤独地做着那个胆小鬼又如何呢?
    至少,他可以好好活着。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我答……”
    不要再坚持了,她告诉自己,至少这一次,她的逃避是对的。
    脑海中仿佛闪过那一天,她说出“喜欢”两个字时,他脸上恍如被点亮的笑容。
    他真的很少笑,哪怕是二人独处,他的笑也总是内敛浅淡的。周子羡并不习惯表露感情,可是那一刻,她甚至觉得他的笑容有点傻。
    他说,“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我无法,无法答应你。”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对不起,伯母。”其实她或许应该称呼周夫人一声“舅母”。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我即便要离开,他也要知道原因,否则就是对他的不公平。”
    “我不想离开他,我也舍不得。”
    很奇怪,女孩的声音平静了下来。随着那些话语倾吐而出,她越来越流畅,也越来越坚定。
    “如果他……如果他出事了,我想我也无法苟活。”
    “所以我会用我的性命守护他,粉身碎骨。”
    原来她终究还是变得坚强了,只因为无论如何,她也要与那个人走到最后。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性命?你的命值多少钱?你空口白牙地这么一说,难道我就会相信你?!”
    尹流华似乎没想到她竟会当场拒绝,瞳孔微微一缩,声音愈发冷厉:
    “我再问你一遍,你走不走?!”
    “我来找你,只是不希望闹得太难看,想让你消失,我现在就可以做到!”
    淡淡地,孟然摇了摇头。
    “好,很好……”怒极反笑,尹流华竟好像平静了下来。
    突然,她右手高高扬起,一个耳光干脆利落地向下扇去——
    啪!!!
    =====================================================
    顶锅盖光速溜走
    我和她只能选一个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病房,下意识地,孟然闭上眼睛,可是竟没有感觉到脸颊上的疼痛。
    她没有躲开,她也不想躲。
    一个母亲为此愤怒是正常的,她也早就预料到了自己会付出的代价,可是……眼睫微颤,她睁开眼睛——
    “子羡?!”
    拦在她面前的是身上还穿着病号服的男人,他的臂膀和腿上都缠着绷带,手里还抓着一根拐杖。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掌印迅速在他脸颊上浮起,尹流华似乎也惊呆了,下一刻,狂喜潮涌而上,啪嗒一声,泪水夺眶而出。
    “子羡……子羡!”
    他昏迷的三天三夜,孟然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看到他人事不省地躺在ICU里,回想起爆炸现场他浑身的鲜血,对未知的恐惧,对未来的迷茫,得知了当年所有真相时的寒冷,和被他母亲逼上门的愧疚……
    这一切的一切,都及不上看到那张熟悉俊容时的痛彻。
    喜悦、释然、委屈、悔恨……女孩嚎啕大哭,好像个完全不顾及形象的孩童一样,哭得都喘不过气了,大手轻轻将她搂进怀里,一如往常那般柔声哄着:
    “乖,别哭,别哭然然……我不是在这里吗,嗯?……以后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很早之前孟然就告诉过自己,不要流眼泪。
    软弱不会换来同情,只会让自己更加被人看轻,但唯有那个人,她可以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哭,在他面前笑。
    “……妈,我们谈谈吧。”
    周子羡的情绪永远都是内敛深沉的,哪怕是面对母亲,他的喜怒也从不轻易外露。可是在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时,不用仔细去辨别,他眼里的温柔掩都掩不住。
    尹流华的脸上掠过几分复杂,她何尝想做那个棒打鸳鸯的恶婆婆,儿子幸福,难道她不想看到吗?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可是多年前的那件事,始终让她无法释怀。子羡已经不记得了……无法接受这个女孩,并不仅仅因为她母亲曾经给周家带来的麻烦,为人母者,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
    “我知道,我和你爸爸早就没有能力管束你了。”
    作为将周家重新带回巅峰的最大功臣,周子羡的声望何止是其父的十倍?如今的周家,他就是那个可以生杀予夺之人,尹流华能用来威胁他的,只有血脉亲情。
    “上次你告诉我,你能把周家从没落带回辉煌,也可以让辉煌继续。家族和这个女人,你选择了她。”
    “现在,我要你再做一次选择。”
    声音冷厉,尹流华一字一顿:
    “我和她,只能选一个!”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心头骤然发紧,孟然揪着男人的袖子扯了扯。
    她脸上还挂着泪痕,拼命朝他摇头,她不希望他因为自己和父母决裂,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了,她宁愿自己退出。
    “伯母,我答……”
    话未出口,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唇上,堵住了她未尽的言语,周子羡很冷静,他淡淡道:
    “我哪样都不选,家人和爱人,我都不会舍弃。”
    不等尹流华反驳,他笃定的声音就好像在说着世间最天经地义的事一般,不容置疑:
    “至于我想要的,也从来都不会得不到。”
    =====================================================
    周.霸气四射.没有人可以威胁我.除了脑婆.比总攻然还攻一百倍.子羡: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大雾
    PS.肥肥的三更,次糖了(●′З`●)
    我只是怕你担心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马达的轰鸣声渐渐消失,看着窗外那道飞速远去的车影,孟然怔怔站着,还有几分怔忪。
    腰间一紧,温热的大手轻扶着她,男人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蹭了蹭,她扭头,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还不快去床上躺着,伤还没好,刚醒了就到处乱窜。”
    “我要是不乱窜,怎么能看到某人哭鼻子?”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周子羡捏了捏她挺翘的鼻尖,任由她扶着自己回到病床上,拉过被子轻轻给他盖好,女孩才在旁边坐下:
    “子羡,我妈妈的事……你早就知道了?”
    不止如此,启示会、孟道旻……包括孟然出道至今遭遇的某些事件背后的推手,周子羡也已经查出了许多蛛丝马迹。
    说来也奇怪,他对自己的那位姑姑没有丝毫印象,记忆里就好像根本没出现过这个人,所以在得知周慕蕊曾经是周家大小姐后,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周先生甚至吓了一跳——
    如此一来,他跟然然岂不是有了血缘关系?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好在事情没那么狗血,不过周慕蕊与启示会的纠葛,确实也教人意想不到。
    “别担心,启示会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可怕。”
    多年前的理念之争让启示会元气大伤,即便是如今,组织内部也是内斗不断。
    这也正是孟然身为周慕蕊的女儿却能平平安安在外面生活那么多年的原因——
    激进派想将她控制起来,利用她引周慕蕊出现。温和派却认为不宜过激,尤其是在周家因为周子羡愈发煊赫之后,谁知道他们对孟然还念不念骨肉之情?
    “十五年前他们能逼得我父亲隐退,但现在若要与他们掰一掰手腕,我反倒求之不得。”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既是为了替父亲出气,也是为了帮她复仇,找回母亲。况且…想到那个男人,在周子羡打算对启示会动手后,他没料到那人竟会上门来主动寻求合作,话锋一转,周子羡忽然道:
    “然然,你跟慕沉溪,很熟?”
    “啊?”愣了一下,孟然差点没想起来慕沉溪是谁。
    对了,这人还救过自己一命……
    在周子羡为了她与周夫人争锋相对后,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任何事可以再隐瞒他了——
    这样的付出,她该用自己的全部来回报。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回忆了一下,她便把那天自己差点被人推进车流,又被慕沉溪救下的事说了出来:
    “当时他提醒我小心,我总觉得有点奇怪,难道他……”
    “他没有恶意,”揉了揉女孩的小脑袋,周子羡又添了一句,“至少现在没有。”
    “不过,看来某人瞒着我的事还有很多。彼此坦诚,嗯?这话是谁说的?”
    “咳……”孟然很心虚,“就,就这一件,我保证没有了。”
    “真的?”
    当然不是真的,其实还多了去了。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比如说她经常做春梦梦到与他酱酱酿酿啦,总是腹诽他满肚子坏水想去找个比他乖的小狼狗啦……这话要是说出来,她一个星期不用出门了。
    眼珠子一转,孟然决定变被动为主动:
    “你不也一直在瞒着我暗中调查吗?什么都不告诉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傻!”
    “嗯……是挺傻的。”
    “你!”
    闷笑出声,男人一把将她勾进怀里。大手轻轻抚摸着女孩丝缎般的长发,他的声音低沉柔和:
    “……我只是怕你担心。”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当然,我也知道你只是怕我担心。
    就像他不会告诉她,他不远万里来片场假扮保镖,根本就不是因为那句“要去找野男人”的玩笑话,而是他预料到危险的迫近,必须寸步不离地保护她。
    可惜还是失算了,周子羡早已派人将剧组像过筛子一样地筛了无数遍,确保剧组里的人都是可信的,意外的爆炸却还是发生了。
    究竟哪里是他忽略了的?男人的眸光愈发幽沉。
    无论如何,那个幕后黑手,已经被他抓住了尾巴。
    荣华娱乐的简芝……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周子羡还记得简芝的女儿谢棠曾经跟孟然有过多次冲突,但所有人都以为那只是源于圈里的竞争,没想到那个女人竟如此胆大包天。
    违约风波掀起的陷害,借表妹陶蔓薇的手谋财害命……几次毒计不成,眼下已是图穷匕见。
    是该到了收网的时候,所有敢伤害她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简芝、谢棠,还有她的那个高官丈夫。
    谢棠或许不知情,但这两人都与启示会有关。正是背靠着启示会,他们才能在政商两界一飞冲天。
    周子羡已不打算留手,第一步,就先拿那个女人来祭旗!
    =====================================================
    揉揉傻fufu然(′・ω・)ノ(._.`)
    某处憋得疼(H)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几天后,周子羡乘坐私人飞机返回了帝都,和他一起的还有孟然——
    他身上的伤势要痊愈还需要一段时间,可以挪动后,当然是回到医疗条件更好的帝都治疗更合适。
    孟然的戏份已经杀青了,陈宇洋体谅她,允许她先回去。出了这种事,剧组的工作自然是停滞不前,不过警察又来调查了几天后,宣布爆炸事件只是个意外,竟然就撤队离开了。
    陈宇洋不是傻子,先不说爆炸是不是真意外,周子羡受伤是实打实的,那位大佬要是追究,剧组所有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尤其是负责设置爆破点的烟火师,不止要负担巨额赔偿,说不定还得坐牢,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眼下这般高高拿起又轻轻放下,谁才能浇熄周子羡的怒火,陈宇洋心知肚明。
    《神探霍桑》是他投入了大量心血的作品,剧组的烟火师也是跟他合作过多次有着深厚交情的朋友,两者能够顺利保全,他心里对孟然越发感激,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把电影打磨得漂漂亮亮,才不算是辜负她的心意。
    另一边,宽阔的机舱里,窗外是层叠柔软的云霭和碧蓝如洗的天空,正是清晨,初阳向地面洒落万丈光辉,若是此时在高空上朝下看,便会看到一片金色的云海,只是如斯美景,飞机的主人却无暇欣赏——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嗯……”又是一声教人浑身发软的嘤咛,响亮又淫靡的舔舐声啧啧回荡,女孩跨坐在男人腰间,他身下的座椅半放平着,大手扶着掌中不盈一握的腰肢,手臂和胸前依旧缠着绷带,衬衣的襟口被蹭乱了,两只圆鼓鼓的洁白雪乳高翘着贴上他结实的肌肤,轻轻一碰上去,身上的小人儿就是一抖。
    “请,请子羡哥哥吃然然的奶子……”
    小手捧着光裸的玉兔,只见女孩红唇半张,主动将自己的奶子喂到男人唇边。
    她身上早已一丝不挂,脚边的地毯上扔着衣裙和内衣内裤,莲足因为情动而紧紧蜷起,新雪似的乳儿上泛着一层蜂糖一样的光泽。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男人探出大舌轻轻一舔,她娇哼出声,又将奶子往前送了送:
    “甜,嗯……甜吗?”
    “甜。”
    周子羡勾起唇角,也不知是在说她的美乳上涂抹的蜂蜜,还是在说她娇嫩无暇的身子。
    原来自打某人卧病,因为他身上有伤,孟然便不许他再亲近自己。但受伤之前,他们日日缠绵,男人的大鸡巴每晚都要插在嫩屄里一整夜,如今忽然不能再尽情交欢,而且连亲一亲她小嘴揉一揉奶子都不行了,欲求不满的大灰狼怎么可能会满意?便把主意打到了苦肉计上——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这一晚,躺在病床上的周先生辗转反侧。孟然支了张小床就睡在他旁边,一听到动静便爬起来:“怎么了?”
    “……有点疼。”
    什么?疼?是伤口疼吗?她心头一揪,以周子羡的性格,要多难受才会让他忍不住呼痛?
    浓浓的疼惜涌上来,她柔声道:“我帮你揉揉,说说话?”
    转移一下注意力,或许就没那么疼了。
    (H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周子羡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不过慢慢地,不知不觉她就跟他躺在了同一个被窝里,大手扶着她的腰,薄唇在她的小嘴上厮磨舔弄:
    “这样,才是转移注意力的最好方法。”
    ……好,好像很有道理的亚子。
    可怜的孟小姐哪里知道,周先生不是伤口疼,他是某处憋得疼。
    =====================================================
    小子羡:Ծ‸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