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架空 > 舅舅H > 舅舅:好色的肉棒H
    余静紧张的用手护住胸脯,男人立刻抓住对方的手腕。
    女孩的乳房白嫩滑腻,这些日子,似乎又丰盈了许多。
    男人吗?都喜欢奶子大,摸起来舒服,赵猛脑海中跳出了媳妇曹琳的那一对犹如木瓜般的乳房。
    顿感晦气。
    虽然没见识过多少女人。
    可没有谁的奶子,像她那般。
    看起来,松松垮垮,有点年老色衰的意思,莫不是长的畸形?
    更不用提黑黢黢的奶头,赵猛很难不怀疑,是不是对方私生活混乱,结交了许多男性才会如此。
    原本他是不会这样想的,但今非昔比。
    现在的圈子,人员比原来的复杂的多,大家在酒桌上,什么话都说,荤段子不断,起初听不大懂。
    耳濡目染之下,也就开了窍。
    男人们喜欢将女人分为三六九等。
    他们最爱的永远是良家妇女,或者是伪装清纯的女子。
    那种勾勾手指,就能到手的浪荡货,几次之后,也就腻了。
    而且泡妞,在男人的圈子里,永远是被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别看一个个人模狗样儿的,背后一肚子龌龊,在哥们或者朋友面前,女人似乎就是商品,品头论足。
    有些人更过分,还会说些下流话。
    当然后者,大都是酒后失言。
    也不排除,这些失言都是真话。
    勾起大家兴趣后,还会被要求带出来见识见识。
    不带吗?那你就是吹牛皮,你的马子肯定没你说的那么好,带来吗?也就看个热闹。
    俗话说的好,君子不夺人所好,他们这些人,道貌岸然,却非常清高,不把这些个娱乐当回事。
    真要挖人墙角,会被人鄙夷。
    赵猛出去应酬许多次,都是自己。
    大家都说他是二十四孝老公,当然戏谑的成分居多,也有人调侃他,肯定藏了美娇娘,只是小气罢了。
    男人也没多言,微笑着搪塞过去。
    他有情人,只是不在身边,不方便带过来。
    而且身份特殊,需要避嫌,再者曹家在C市,势力庞大,真要搞出点花边新闻,被那边知道了。
    后果不堪设想。
    他现在一心一意搞事业,正所谓走一步算一步。
    “你干嘛,走开,不要啊呵呵啊……”余静急赤白脸的用手,去推他。
    根本没用,一只手被人擒住,压在头顶,另一只岌岌可危,女孩急切的挥动着,拍打着对方的肩膀。
    赵猛喘着粗气,一脸深沉。
    双目泛着幽光,是个欲火焚身的模样。
    “赵猛,啊呵呵啊……”余静刚想说什么。
    奶头被对方掐住,小东西非常敏感,一股电流从胸口窜过。
    女孩的气息越发的紊乱。
    “啊……”还没缓过劲。
    奶头被对方拧了半圈,针刺般的快感,转瞬即逝。
    余静终于受不了了:“你不要这样,你再这样的话……”她色厉内荏的叫喊。
    赵猛根本不听她的威胁,放开奶头,食指用力一按,小东西被戳进奶球中。
    “呃啊……”声音再次被咬断。
    快感再次袭来,尽管是断断续续,可非常强烈。
    女孩惊讶万分,对方的手段,似乎比之前娴熟许多,随即想到,是不是在曹琳身上抚弄了无数次。
    随即一盆冷水浇下,燃起的热情荡然无存。
    “你,你疯了吗?听不懂人话吗,我不要呵呵啊啊……你,你去找你的妻子……”余静愤愤的驱赶对方。
    男人欲火上身,言语的辱骂根本没用。
    反而刺激了他的征服欲。
    在手指上吐了口水,下一刻,余静的小手捂住半边乳房。
    “你贱不贱,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你还强迫我……”她开始破口大骂:“说好的,陪我考试,结果你,都是为了你自己……”
    余静心理委屈,大吐苦水。
    赵猛终于听进去了,可他不服气:“考试,考试跟操逼,是两码事,不会耽误的,等会儿就完事,到时候……”
    他嘴里喷着酒气,发出猥琐的笑声。
    “到时候,我搂着你,好好睡一觉。”
    话音落,男人湿乎乎的手指,按到另一侧乳房。
    本来口水是有温度的,可到了奶头上,一股凉席袭来。
    余静没感觉难受,反而沁人心脾的畅快。
    接下来,男人便用指腹给小东西做按摩,还用指甲刮擦着奶头。
    “嗬嗬啊呵呵哈,混蛋嗬嗬啊啊……”余静想骂人,开口成了一连串令人脸红心跳的气音。
    拖的很长,听起来动人心魄。
    赵猛发现她喜欢这样,更为卖力。
    快速抓挠着娇小的肉豆。
    小电流在胸口盘桓,余静的头焦躁的转动着。
    小手颤巍巍的伸过来,想要赶走恼人的手指。
    赵猛一把将其抓住,压到身侧,低头含住奶头,用力一吸,女孩的声音猛地拔高。
    要不是对方压着她,肯定弹起来。
    两只奶子,被男人一同亵玩,余静彻底迷失自己。
    整个人被快感包围着,浑身软绵绵的,反抗的意识开始动摇,或者说是被快感暂时麻痹。
    “嗬嗬啊嗬嗬啊啊啊啊……”她淫叫不断。
    被压在身侧的手指,不停曲张,眼神涣散,想来非常受用。
    赵猛吮吸着外甥女的奶头,肉呼呼的,小巧非常,并用牙齿叼住,用力一提,随即放下,便看到小东西圆滚滚,已然充血。
    比之先前颜色深了许多。
    他伸长舌头,用尖端擦过乳芯。
    “嗬嗬啊啊哈……”女孩半眯着双眼,叫声连连。
    赵猛手口并用,很有技巧的伺候着外甥女。
    下身的东西,慢慢有了反应。
    要说这根棒子,真是好色,却时好时坏。
    赵猛心中万分激动,关键时刻,它没掉链子。
    性生活寡淡,自己都要成和尚了,高级洗浴去过两次,按摩鸡巴的事,做过1次,可莫名的失去兴趣。
    总觉得按摩女肮脏,贪婪淫荡的嘴脸,令其恶心。
    别看赵猛跟外甥女鬼混,法理不容。
    可他也是有原则的,自从爱上余静,除了跟妻子,寥寥无几的性生活,再也没用过这根棒槌。
    说到底,他对别的女人兴趣有限。
    舅舅:玩弄肉棒H
    赵猛低头,含着乳头,耳畔边传来外甥女如同猫叫般的低吟。
    他吃了一会儿,遂抬头,借着灯光打量着对方:白皙的面容上,飞来两朵绯红的云彩,衬得她娇媚异常。
    男人最喜欢的,算是女孩的眼睛。
    水汪汪,犹如含着秋水。
    眼仁黑白分明,睫毛细长。
    小扇子般翕动,此刻目光迷离,里面好似淬着星光,无比耀眼。
    赵猛不自觉的勾起嘴角,内心无比满足,伸出摸了摸女孩的脸蛋,温润,如同上好的丝绸,滑不丢手。
    “嗬嗬啊,舅……”
    余静沉浸在激情中,呐呐道。
    男人喜欢她这样称呼自己,亲切而自然。
    和先前那副母老虎的架势截然相反。
    看来,还是这招有用。
    赵猛没别的法子,离婚吗?不可能,自己现在的一切,都是仰仗曹琳的娘家人,如果事情败露。
    以那边的手段,很可能一无所有,而且名誉扫地。
    男人不敢冒这个险,另一方面,姐姐和姐夫会放过自己吗?他别无选择,除非?除非带着女孩远走高飞。
    可天大地大,又能去哪呢?
    说到底,赵猛还是无法割舍自己的事业。
    他喜欢余静,但是爱的有限,还没有达到不顾一切的程度。
    “静,你乖点,舅舅会一直对你好。”他自顾自的言语。
    女孩头脑昏昏沉沉,浑身滚烫,一股火在胸,腹间燃烧,这样的夜晚,风从窗户吹进来,带着外面的喧嚣。
    自己的心也无法平静。
    室内的气氛暧昧异样,人间烟火真是好东西。
    她像着了魔般,望着舅舅,浑身笼罩在对方的阳刚之气下,一簇簇火花,在神经中跳动,令其无比兴奋。
    男人的鸡巴滚烫,隔着布料,在大腿附近嘶磨。
    微凉的指尖,带着魔力,令其舒服。
    余静喟叹一声,几乎找到初恋的感觉。
    实际上,城镇好似一座枷锁,无论跟舅舅在镇上的何处苟且,总有一丝顾忌,而到了这里,又不一样。
    女孩暂时忘记一切。
    父母,姥姥,还有舅舅的妻子。
    眼下,对方深情的注视着自己,这一刻,她觉得,对方眼中只有自己,而舅舅也只属于自己。
    她知道这是自欺欺人,眼炯中闪过哀愁。
    可很快又消失不见,最近生活过的太压抑,她需要放松。
    随即抬头,轻轻献上自己的红唇,男人受宠若惊,一把擒住对方的后脑勺,两颗年轻的心无比靠近。
    唇齿间充斥着酒气。
    熏得女孩简直要干呕。
    啾啾……
    几分钟后,女孩似乎适应这股味道,有了上瘾的趋势。
    她疯狂的用舌头,掠夺舅舅口中的气息,双眼越发的迷离,又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
    赵猛目光火辣的盯着她。
    “静,你真美。”
    女孩莞尔一笑。
    “你们男人的嘴真甜。”她故意刺激他。
    “你们?还有谁对你这样说吗?”舅舅果真上钩,语气不善道。
    “哼,当然有。”女孩冷哼。
    赵猛面色微变,急促道:“谁?”
    “妈妈,姥姥,还有同学……还有不认识的男人。”女孩语气轻慢,如数家珍。
    男人的气息越发沉重,目光凌厉的睨着她。
    “以后少跟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他命令道。
    余静撇了撇嘴角,质问道:“谁是不三不四的人呢?”
    赵猛语塞,他挫败的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掌控外甥女的一切。
    “总之,你要小心点,男人嘛,好的少,小心上当受骗。”为了让对方规矩点,他居然连自己也出卖。
    女孩从鼻子里哼出气息。
    “我当然知道。”
    她含沙射影的回道。
    赵猛不跟其一般见识,正所谓春宵苦短。
    他从女孩的身上起来,脱掉外套,露出里面精壮的肌肉。
    余静看着舅舅肉垒分明的身体,双眼放光,手也伸过去,轻轻抚摸着对方的腹肌,男人颇为得意。
    上半身的衣服甩掉后,着急忙慌的去解皮带。
    余静的小手不停动作,从微凉到微热,令赵猛的心头一颤。
    好似对方的手指带着电流般,对方受不住,解开皮带,还来不及脱下,便抓住对方作怪的媃胰。
    “你个小妖精,轻点。”他宠溺般。
    “你是玩具吗?摸不得?”女孩不满。
    “你这样,我都没办法,专心脱衣服,等会儿……”说话间,飞快的将裤子脱掉,扔到旁边。
    余静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鼓鼓囊囊的内裤。
    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舅舅的东西相当可观。
    单单是看着,都会热血沸腾,女孩暗斥自己真是好色,下流。
    可眼睛却盯在那处,怎么也移不开,稍作迟疑,手也伸过去,覆盖住鼓起的地方,轻轻揉搓。
    “嗬嗬啊……”赵猛坐在女孩身上,喉头滚动。
    余静玩性大起,手指点着舅舅的龟头,顺时针划着圈圈。
    “嗬嗬呃啊……”男人情难自禁的低吼。
    女孩勾起嘴角,装作天真的问道:“舅,你怎么了?”
    男人火热的目光注视着她,恨不能将对方生吞活剥。
    余静心头微颤,知道这是玩火,可她乐此不疲。
    “是不是难受,那就算了。”她喟叹一声,故意将手指移开。
    没成想,被对方抓住手腕,按在那处。
    “你玩够了?我还难受呢。”两人的字眼相同,含义耐人寻味。
    女孩鼓起小嘴,故作无奈,突然伸手将对方的内裤拉低,便瞧见了,郁郁葱葱的毛发。
    “舅,为什么你这里毛这么多?”纤纤玉指,继续撩拨着,男人的肉棒。
    赵猛目光如炬:“这是成熟的象征,你以后也会长的多。”
    “不是吧。”女孩略微嫌弃。
    赵猛说话间,用手抓弄着阴毛。
    而女孩的媃胰,只是隔着布料,磨蹭着下面。
    令其有点不满,一把薅住对方的小手,往内裤里放。
    “摸肉,你在哪儿摸啥呢?”男人急切道。
    鸡巴的触感,真的很美妙,硬的发胀,好似钢筋铁骨,但是温度颇高。
    女孩被烫的,手指蜷缩起来,很快又鼓起勇气,握住那根东西。
    “啊,它……”
    舅舅:鸡巴插进来H
    赵猛故意挺了挺身体,得意道:“很强壮吧?”
    女孩不以为然,淡淡说:“你,这是彻底好了?”
    被戳到痛处,男人弯起的嘴角抿了抿,看着她摆弄自己的棒子,忍不住叫苦:“你还说呢?时好时坏。”
    接着抬眼斜倪着外甥女。
    想看她什么反应,是否有悔改和心疼的意思。
    可惜对方毫无表情,单单是用手撩拨着肉棒。
    男人不禁有点气恼,也不能发作,否则好不容易,平和的气氛,又要被打破,到时候小丫头发起飙来——
    ‘抵死不从’他可就有的受了。
    面对女孩的无动于衷,赵猛讪着脸,又贴上来。
    “不过,我已经找到了药了。”他一脸促狭。
    余静这才抬头,定定的看着他。
    “那就是你,我的宝贝,只有对你才硬的起来。”他半真半假的说道。
    女孩嗤笑一声,懒得听他胡扯,她是不相信的。
    又得了个没趣,赵猛悻悻然。
    索性不再说话,大手盖住对方的小手教导她如何伺候自己。
    女孩略微皱眉,听着他的说教:阴茎最敏感的部位,便是龟头,龟头最敏感的点,在冠状沟附近。
    余静相当聪明,活学活用。
    手指在马眼处打转,接着轻描淡写略过边缘。
    “呃啊……”
    果真听到舅舅一声低吼。
    对方似乎吓一跳,快速抽手。
    “别停。”男人嗓眼暗哑,眼神火热的盯着女孩。
    同时抓起她的小手,重新放在自己的棒子上,对方的手柔软无骨,不肯就范,好似少了骨头似的。
    软绵绵的不给力。
    赵猛专心致志的引领着她。
    “你能认真点吗?”舅舅被弄的心痒难耐。
    “我要怎么样,是我的事,你在啰嗦,我就不给你弄了,我明天还要考试呢?!”女孩连声抱怨。
    男人无法,现在欲火中烧,想要终止,绝对不可能。
    精液在囊袋里鼓噪着,倘若不发泄,对身体不好。
    “好,好静静,你今天就从了我,我什么都答应你。”他软着调子哄着女孩。
    余静张张嘴,想说什么,末了,还是不屑的冷哼。
    舅舅在她这里,没多少信誉可言。
    她要的,他给不了,而他要的呢?不过是这具皮囊。
    女孩内心一阵悲哀和烦躁,这不是她想要的爱情,跟她想象和追求的完全不一样,可那么多年的感情。
    她似乎对他那张脸没什么抵抗力。
    只要稍微放松,就会妥协。
    余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偶尔的懦弱,会让舅舅占上风,这可不是好兆头,可事已至此……
    那就明天,明天在跟其划清界限吧!
    不管怎么样,两人很难回到从前。
    风从窗户吹进来,树叶在旁边不远的地方沙沙作响,偶有汽车鸣笛,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而鲜亮。
    这便是生活。
    余静很快得了要领,手指带电似的,每过一处,赵猛便会呻吟不断。
    他快活的要死,身体微微颤动,面颊上带着异样的潮红。
    女孩得意洋洋,看着他的表情,她喜欢这种掌控别人的感觉。
    随即小手一把握住了对方的鸡巴,快速撸动。
    赵猛的胸膛起起伏伏,感觉下面似乎要炸开,急需温暖的蜜穴,但又自虐般的,想要试探自己的底线。
    “静,静……”
    他高估了自己。
    自从被余静踢了一脚,自制力似乎也变差。
    男人略带惊慌,连忙按住女孩的小手。
    跟着翻身下来,提起她的一只脚。
    用手推了她一下,女孩顺势侧躺。
    余静扭头,便瞧见,男人精壮的腰身,那根东西若隐若现。
    鸡巴在股沟间游走,赵猛低头亲吻着女孩的后背,手从腋下伸过去,抓住女孩的奶子,轻轻揉搓。
    被舅舅的阳刚之气包围着,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若有似无的腥膻味道。
    这股味道好似催情剂,令女孩血液上涌,整个人有些迷醉。
    鸡巴终于来到入口,却迟迟没有进来。
    “舅,舅……”余静有些期待。
    抄手抓住对方的胳膊,用力捏了捏。
    对方受到鼓舞,龟头对准穴口,用力一刺。
    “呃啊……”猝不及防来了这么一下,余静尖叫一声。
    舅舅的东西巨大,顶开花唇,龟头陷入。
    在女孩持续的叫声中,赵猛的肉棒缓缓挺进。
    饱胀感令女孩几乎无法呼吸,她不停的深吸气,直到那东西,进入到了尽头。
    余静吐出一口浊气,想说什么,舅舅的东西,发动起来。
    赵猛挺着壮腰,缓缓抽送。
    外甥女的小逼又紧又热。
    每前进一步,都会遇到层层叠叠的阻力,也许是太快,没多少前戏,居然没有水声,这让男人感觉少了点什么。
    “疼,啊嗬嗬啊,有点疼……”
    余静蹙着眉心,嘴里嚷嚷着。
    “哪里疼?”赵猛轻声问道。
    女孩咬住嘴角,不吭气。
    男人使坏,挺腰将自己的大肉棒,一插到底。
    引得对方痛哼出声,与此同时,大叫着:“逼,逼……”
    话音落,小脸涨的通红,这是哪里?自己不知羞耻的叫个什么劲?
    “你放心,没事的,这里没人认识咱们。”赵猛看穿她的心事。
    “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说话间,再次用力,顶的女孩身体前倾,瞬间抓住床单,并揪起来多长。
    “嗬嗬啊嗬嗬啊啊嗬嗬啊……”
    余静并没多少感觉。
    女人的兴致,来的颇慢。
    几分钟后,下面依然干涩。
    赵猛自己得趣,总不能不顾对方的感受,很是体贴,将自己的东西拔出来,随即深入一根手指。
    在穴里来回搅动。
    时不时的抠挖肉壁。
    这还不够,又吐了口水在指腹上。
    加进第二根手指,轻轻抽送。
    余静的脚被人抬起,时间久了怎么受的住。
    “不,不行了。”她叫唤着。
    男人会错意,以为是催促自己赶快进来。
    随即拔出手指,换成自己的硬挺,下体瞬间被塞的满满登登,强烈的饱胀感,令女孩产生一种难言的痛快。
    泍攵怞:んρò①8.còм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