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恶棍 高H > N②qq,CoM 上钩了
    女孩从古玩市场出来时,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她先是在烈日炎炎之下,站了好一会儿,望着人来车往的街道,眼底全然的呆滞和迷茫,跟着叹了口气。
    左右张望,发现不远处,有家肯德基。
    聂慧抱着背包,快步走了过去,推门而入,充足的冷气扑面而来。
    烦恶的心绪,终于平静不少,女孩到前台点了一个套餐,稍等片刻,端着托盘找了个靠窗的位置。
    坐下后,女孩撕开番茄酱,倒在包装纸上。
    拿起薯条沾了沾,放进嘴里。
    细嚼慢咽的吃着,她不怎么饿,只是不知道去哪。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女孩的前路,不得不重新规划。
    其实,大众东西的口味还不错,也没怎么难吃,山珍海味,多了,也会腻烦。
    她在日本的这些日子,吃的最多的便是快餐,干净卫生,也还不错。
    女孩如是想着的时候,环顾四周,发现这个点,店里没有多少人,大多数的消费群体很年轻。
    有学生模样的情侣,也有陪孩子来吃的父母。
    还有上班族,他们要的东西,很简单,主要是找个地儿,歇歇脚吧。
    再看他们的穿着,大多朴素,这便是普通百姓的生活,细想之下,也很不错。
    而自己坐在这里,也是毫不起眼,所以——是不是应该,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呢?女孩突然想到自己的存款。
    从小到大,积攒下来的,也有百十来万。
    吃银行利息的话?女孩翻出手机,很快得出结论。
    她失望的叹气,自言自语:“怎么这么少?”
    放在支付宝里,只有2厘多,一个月2000,还不够自己买件衣服呢?女孩烦躁的,抓了抓头皮。
    伸手拿起桌面上的九珍果汁。
    “啊,什么味道!”女孩喝进去,便皱起了眉头。
    添加材料勾兑的东西,怎么能跟自家,鲜榨的果汁相比?
    一股子化学品的怪味,难以下咽,含在喉咙里,勉强喝掉。
    女孩吐了吐舌头,暗叹:粗茶淡饭,难以消受。
    自己打死也不想过这种日子,简直太粗糙,太委屈了。
    她也就这么一想,毕竟自家有资本,女孩觉得自己必须从长记忆,内心无比惶恐,又从手机里调出了小姨电话。
    据她,暗地里观察,对方混的也不好。
    可眼下,也没个依靠,权作一种亲情的寄托和安慰。
    拨了号码出去,很快那边有了回应,简单寒暄过后,小姨提出想见面,女孩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迟疑着答应下来。
    女孩放下电话,快速将面前的东西,吃了个七七八八。
    跟着让保洁员撤了下去,又叫了两杯咖啡,就这么静静等待着。
    半个小时后,肯德基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穿着及膝长裙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的皮肤很白,模样清瘦。
    聂慧立刻坐直了身体。
    缓缓将手举高,吸引了对方的视线。
    正眼看过来的刹那,女孩的心,砰砰乱跳。
    顾影跟母亲,长的很像,至于哪里像,又说不出来,真不愧一奶同胞,一股复杂的情绪,在心底酝酿。
    女孩有点激动。
    可她掩饰的很好。
    站起身,对方已经来到了近前。
    仔细端详着女孩的样子,惊讶的张大嘴巴:“你,你真的很漂亮,要是在路上走,我根本认不出来。”
    女人双眼微红,直直的盯着她。
    女孩美则美,模样跟姐姐,并不太想象。
    跟聂世雄,更是没有半点瓜葛的样子。
    也不知怎么长的,着实异类。
    聂慧对于别人赞美,习以为常,微微一笑:“请坐,小姨。”
    女人将背包放在了旁边的座椅上,眼睛从未离开过,女孩一丝一毫,好像怎么也瞧不够似的。
    这令其有点反感。
    “我对您,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聂慧只得随便找了个话题。
    在她的脑海中,对方只是个模糊的轮廓。
    “嗬嗬……”女人笑了笑:“你那时候太小了”
    “是啊,我妈离开我很多年了。”女孩突然感伤起来。
    在父亲面前,她很少提及母亲,因为对方对此不感冒。
    终于见到了母家的亲人,亲情和思念,在血液中涌动。
    “慧慧,别难过,你已经长大了,并且长的这么健康漂亮,姐姐泉下有知,也会欣慰。”女人宽慰着。
    聂慧心中充满辛酸,可刚见面,没有大吐苦水的道理。
    “再说,咱们又相聚了,以后多走动,小姨会疼你的。”女人和蔼可亲的看着她。
    女孩不习惯,女人过度的温柔。
    她向来嚣张跋扈惯了,保姆的礼遇,大都碍于身份,谁会真心实意的关爱自己呢?她的想法又开始偏激起来。
    别人不说,起码管家爷爷,对其很上心。
    至于从小伺候她的那个保姆,也还不错,只是因为AOM的事,稍有间隙。
    人老了,就得服输,自己手脚不利落,被人嫌弃,这便是老太太的思维。
    “谢谢,能常见面就好。”女孩没有安全感,可又害怕跟人亲密接触。
    因为不知跟其如何相处?还是怕得到了亲情,又失去呢?
    其实人大多时候很矛盾,越是外表坚强的人,内心越是脆弱。
    尤其女性,没有谁是天生的斗士,谁不想被人呵护,一生幸福快乐呢?
    “傻孩子,这么多年,你父亲,应该没亏待你吧?!”顾影目的明确。
    想要从女孩身上下手,来接近聂世雄,争取家族利益。
    聂慧面色微变,不知该如何回答。
    家丑不可外扬,初次见面,这些事,还是避讳的好。
    她轻轻点头。
    顾影看的出来,对方敷衍。
    “你父亲有再婚的打算?”她继续试探。
    聂慧这次,将头摇的如同拨浪鼓:“没有,我们家日子挺好的。”
    话虽这么说,语气低弱。
    女人毕竟年长她许多岁,猜测父女两个存在龌龊。
    对方不说,她也不好一个劲的问,但目前来看,利用女孩的肯能性很大,起码她是男人唯一的子嗣。
    多多少少有点地位。
    “慧慧,你若是受了什么委屈,别憋在心理,可以跟小姨讲,你母亲不在了,我就是你最亲的人。”她作出情意深重的样子。
    女孩心头涌上一股暖流。
    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深深的看着对方。
    顾颖敏感的意识到,这个孩子并不太快乐,心事重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她还是只是个半大丫头?能有什么顾虑和烦恼呢?
    女人做梦也想不到,家庭伦理的不幸,会降临在外甥女的身上。
    “小姨,你,过得好吗?”女孩随意问道。
    顾影微怔,目光闪烁间,笑着低下头。
    “不好也不坏,有份稳定的工作。”
    这是她的痛处:女人并不幸福,前几天刚离婚,因为丈夫外面有了别人。
    处理起来,干净利落,只有孩子和住房,归了自己。
    房贷,车贷,外加孩子学业的开销,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所以她迫切的需要钱财,来改变自家的命运。
    而变数便在于聂慧,按照本族大哥的想法,只要能从聂家套取,有用的商业机密,获取利益,绝对不会亏待她。
    因此,女人卯足了劲,也要跟女孩搭上关系。
    小丫头看起来,涉世未深,很单纯的样子,应该不难搞。
    聂慧还没有那个道行,看得清人心险恶,对她的话,完全没有怀疑,连带着这个人,都是深信不疑的。
    她不明白自己本身的价值。
    除了聂世雄的女儿的身份,她还有什么,一无是处。
    在她看来,这个身份,只代表牢笼和枷锁。
    实际上,男人对她的保护无微不至,提防别有用心之人,靠近她,伤害她。
    保镖每天都会跟着,暗地里排除异己,这些女孩根本不知道。
    她活的天真灿漫,任性洒脱。
    眼高手低,看不到某些细节。
    若是没有父亲的庇护,生活便会一团糟。
    聂慧根本没想过,只知道钱的重要性,其实生活中,人情世故也很重要,除非你不接触社会,宅在家中。
    两人相对而坐,初次见面,多多少少有些拘谨。
    她跟正经长辈相处的机会有限,表面没什么,可心理还是紧张,咖啡喝了半杯,又叫服务员给小姨蓄满。
    两人接着,开始闲聊些其他的。
    因为去了日本,小姨早些年也曾观光。
    很有话题,当然,现在的日本,跟以前不可同日而语,可总的来说,相谈甚欢,时间过的很快。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
    聂慧自知出来的时间,有点久,怕父亲打电话。
    便提出要回去,顾影本想送她,却被女孩拒绝了。
    谎称家里的司机就在不远处,等着自己,就不劳烦小姨了。
    女人听闻此言,没有坚持,眼看着女孩推开门走了出去,隔着玻璃,两人依依惜别。
    直到背影消失,顾影嘴角的笑意,垮塌了,她想起了过往的种种:当初聂世雄为什么会选中姐姐,她着实诧异。
    明明自己模样不差,较为活泼。
    奈何命运弄人,她走了大运,进了豪门。
    可惜好景不长,对方年纪轻轻,撒手人寰,真是福薄命浅。
    如今时过境迁,她落魄至此,偏要仰仗对方的孩子翻身?着实辛酸。
    父女:擦枪走火微H
    聂慧坐着出租回来的时候,保镖的车,刚开进院子没多久。
    女孩心事重重,懒得看其他人一眼,面对众人的招呼声,充耳不闻,径直推门进入客厅,一门心思的往厨房冲。
    听到动静的保姆,正在摘菜。
    吓了一跳,连忙转身。
    看到是她,笑脸相迎。
    “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吗?”
    女孩正眼都没瞧她,来到冰箱前,用力拉开,从上到下扫了两圈。
    指着百香果和西瓜说:“这两样,混在一起,给我做杯果汁。”
    她也是胡吃海喝,头一次听人这么做饮品的。
    可转念一想,果汁,都是水果类的,怎么混和都没关系,也喝不死人。
    保姆便欣然答应下来:“小姐,您先去客厅等着,或者回房间?”
    她试探着问道。
    女孩摆摆手,奔向了餐厅。
    “我哪里都不去,你快点做,给我送过来。”
    聂慧在外面走了大半天,吃了肯德基,不怎么饿,只不过没有可口的饮品,如今口干舌燥的厉害。
    保姆应声,连忙从冰箱里,取出东西。
    她在那边忙碌,女孩坐在椅子上,从背包里掏出手机。
    百无聊赖的翻看着,突然微信响了起来,打开一瞧,却是班级群里,传来消息。
    原本学习委员通知,开学时间——8月末,到学校报到,领取课本什么的,当然免不了,要交钱。
    班级群,更准确的说,是同学群。
    他们各个家世牛逼,老师开罪不起,索性也不进来了。
    有事的话,会通知班级干部,传达下去。
    学生就是这么奇怪,放假时间太长,便怀念学校岁月,正式入学,用不了多久,又想自由自在的过活。
    此刻,聂慧的心情很是复杂。
    没有丝毫的兴奋之情,她的人生跟其他人,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原本努力上进的那点动力,因为父亲的禽兽行为,化为乌有,眼下,最重要的便是钱财,有了钱,才有未来和希望。
    扫了两眼,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胡扯。
    提议开学后,举办一个大型PARTY.
    聂慧兴趣缺缺,她自己已经,被人玷污,总觉得跟其他人格格不入。
    刚想关掉群聊,突然看到有陌生人申请验证,女孩点看一瞧,是班级里的男生,女孩从鼻孔里哼出气息。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她在父亲身上,吃了亏,便开始心灰意冷。
    最讨厌的便是男性这种龌龊的生物。
    女孩懒得搭理,打开新浪微博,开始看搜热榜。
    社会发生什么新鲜事,又有哪个明星在营销,人呢,都有八卦的一面。
    他们班级很多人追星,盲目且疯狂,女孩倒不会,因为现在娱乐圈,整体的风向并不好,哪里来的正能量偶像,大都是金钱和资本家在制定规则。
    她看,也就看个热闹。
    没过多久,脚步声传来,保姆端着一杯500CC的饮料,走了进来。
    杯是真的大,真材实料,在外面喝的话,也不便宜。
    女孩看了看,两种水果,混合在一起的颜色,似乎恶心的样子,慢吞吞的沾了沾杯沿。
    味道还不错。
    甜味十足,只不过甜的很别致。
    聂慧心满意足的喝了大半杯,肚子鼓起来。
    她从椅子上下来,快速走向楼梯。
    正在此时,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还有明显的汽车引擎声。
    女孩心理咯噔一下,知道很可能是父亲回来了。
    她没有停下脚步,还特意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下午3点多,还未到下班时间,对方怎么提早回来了呢?
    聂慧上了二楼,男人从车里钻出。
    管家连忙上前迎接,聂世雄沉默着,走进客厅。
    朝楼上望了望,好似有顺风耳,能听到,风吹草动。
    将公事包递给了保姆,管家将小姐,一天的活动,做了汇报。
    当然出去的事,也不能隐瞒,男人没有言语,看来,保镖已经报备过了。
    聂世雄着正装,身量高,骨架结实,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气派十足,室内开着冷气,并不热。
    男人还是习惯性的,解开领口的纽扣。
    “晚上做点清淡的。”
    他对管家吩咐道。
    接着朝楼梯走去。
    聂世雄先回自己卧室,冲了澡,换了睡衣,来到了女孩的房门前,AOM看到他,连忙躲得很远。
    男人敲了敲女孩的房门。
    “请进!”脆生生的女音响起。
    聂世雄转动门把手,打眼便瞧见,聂慧坐在梳妆台前。
    男人从容的走了过去,但见昨天那个壶,端端正正摆在哪儿。
    “这东西,你是真稀罕,看不够吗?”聂世雄打趣道。
    女孩面色很差,从镜面看着对方,冷冷道:“你告诉我,它究竟值多少钱?”
    男人故意装糊涂:“千把万,送我的人,是这么说的。”
    聂慧狐疑的打量着他。
    本来呢,事情不牵扯到自己的权益,无关紧要。
    如今,她开始怀疑对方的居心。
    “你没骗我?!”女孩将信将疑。
    聂世雄演戏很有一套,径直问道:“怎么了?这壶有问题?”
    女孩也不隐瞒:“我去问过了,根本不值钱。”
    说着,愤慨的一把,将壶扫落在地。
    砰的一声,差点没把地板砸破。
    聂慧气得要死,无处发泄,只得拿东西出火。
    隐约间,似乎看到了,父亲微微上扬的嘴角。
    女孩定睛细瞧,对方的表情又变了,好似全是自己的错觉。
    “你去哪里问了?”男人弯腰,将壶捡起来,放在掌心把玩。
    “古董市场。”聂慧大声道。
    她总感觉被人耍了,又不想哑巴吃黄连。
    难道这破东西,不值钱,是自己胡说吗?
    “哦……那些个鉴宝专家,懂个屁。”聂世雄出言不逊。
    聂慧蹙起秀眉,心理不平:人家不懂,你更是个门外汉。
    可现在争执又有何用,她开始耍赖:“爸爸,你这东西,根本不好,能不能让我再选一个。”
    男人挑眉,发出低微且轻缓的笑声。
    “当然可以。”
    女孩喜出望外,可他的笑,令人不安。
    “那我们现在去。”她试探着问。
    “不过,我是有条件的。”男人话说了半截,又来补充。
    聂慧直觉不妙,耷拉下嘴角。
    “你怎么这样,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
    “我跟你说,你陪我一次,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聂世雄着急说出自己的龌龊。
    聂慧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一阵沐浴过后的香气,在鼻端飘过。
    男人不动声色的,抽了抽鼻子,颇为陶醉的深吸一口气。
    “你做梦,我才不会呢。”女孩暗骂,他这个色痞,三句话离不开那档子事。
    聂世雄有点失望,追着对方来到了床边,看着她坐了下去,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摆弄起来。
    饶有兴趣的盯着她看。
    女孩颇为不自在:“你没事,就出去吧。”
    她下了逐客令。
    男人没动,突然弯腰,作势要亲她。
    聂慧吓的尖叫一声,跳上了床,满眼警惕瞪着他。
    “你别乱来!”
    聂世雄不悦的勾了勾手指:“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我就想……”
    不做那事,也是要亲近的,他好像得了肌肤饥渴症,当然这种症状,只有遇到女孩才会发作。
    “你别想,想都不要想。”
    聂慧打断了他的话。
    男人目光沉了下去,不怀好意的盯着她。
    “我就摸摸你,如果你不让的话,我保不准会做出什么来。”聂世雄语带威胁。
    女孩几乎要被他的话,逼疯了。
    天知道,她多反感对方的碰触。
    明明厌恶的要死,可想到父亲的脾气,又无计可施。
    聂慧慢慢靠近,男人的手伸过来,亲昵的抚摸着她的脑袋。
    起初是轻而温柔的,后来,他似乎很不满足,凑近对方的耳畔边,低声道:“我,我想把手插进你的那里……”
    女孩的头垂了下去,红的就像番茄,勉强压抑逃跑的冲动。
    聂世雄带着笑意,继续说着荤话:“转几圈,会更舒服。”
    聂慧装作听不懂,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就知道,他没那么简单,放过自己。
    才回来几天,对方故态萌发?
    实则聂世雄,并非一个重欲之人。
    他是个自由随性,为所欲为的利己主义者。
    在外面,呼风唤雨,一派绅士,自身的压力也不小,他也想撒着欢似的,肆意享乐,可在情妇身上,那种男女欢爱,已经无法满足自己。
    如今逗弄自己的小丫头,成了生活中的亮点。
    “要不要我现在帮你弄一弄……”
    看着耳朵要滴血的聂慧,男人兴趣盎然。
    话还没说完,女孩突然窜起来,一把薅住了他的头发,不由分说,想要将其制服似的,可聂世雄身人高马大。
    头发短而浓密,根本办不到。
    “哎呦,我家小野猫生气了!”
    男人没怎么吃亏,往后退一步。
    聂慧不死心,跳将起来,去揪他的耳朵。
    “呀,你,你个皮猴子,耳朵要掉了,你这样,我明天怎么见人……”聂世雄大呼小叫,实则并未真的动怒。
    他有点喜欢女孩张牙舞爪的样子。
    话音落,对方突然用手去抓他的嘴。
    “我撕烂你的嘴,让你胡说!”
    女孩新仇加上旧恨,火力全开,末了,不知怎么的,她整个人挂在了父亲的身上,而对方大手,托住了她的屁股。
    一根硬邦邦的棒槌从屁股下面支棱出来。
    父女:时时发情H
    聂慧面色寡白,慌里慌张的想要下来。
    “你放开我!”她厉声要求着。
    手抓住男人的脖子,使劲晃悠,可对方身如磐石,根本无法撼动。
    她也不敢下死手,扼住对方的咽喉,因为那样做的话,父亲肯定会生气,无异于自寻死路。
    “现在知道怕了,刚才不是很嚣张吗?”聂世雄揶揄道。
    女孩气咻咻的翻白眼。
    脑子里始终放不下那个壶。
    “我总觉得你在骗我。”她的目光,像X射线似的,咄咄逼人。
    男人皮糙肉厚,毫无畏惧。
    “骗你什么了,收藏室里都是好东西,那是店家眼拙。”聂世雄当然不肯承认。
    实际上,他的所有古董,都经过名人指点。
    大略哪个值钱,哪个没多大价值,心底有数。
    聂慧没有证据,单是猜测,无计可施。
    她深吸一口气:“爸,你就不能多给我点零花钱吗?”
    男人挑眉:“信用卡,都被你刷爆了,你还想怎么样?”
    “那个只能买东西。”女孩嘟起小嘴。
    她需要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现金流。
    “你想要私房钱,到底想干嘛?”聂世雄满脸严肃,定定的看着她。
    聂慧摇晃着小脑袋,振振有词:“我们班级的同学,大都有私房钱,兴许哪天心血来潮,买个房或者车什么的。”
    她开始胡编乱造。
    班级里的同学,年龄尚小,连驾照都不曾有。
    买车干嘛?至于买房,自己家的大房子还不够住吗?当然也有异类,那便是佳齐,她家在一众同学中,真的算垫底。
    放在外面,那也就小康。
    “……”聂世雄直觉对方在说谎。
    而且谎话拙劣,她肯定别有居心。
    “慧慧,你别跟我藏心眼,你可斗不过我。”男人径直放话。
    本想将其不好的瞄头,扼杀在摇篮中。
    可聂慧也是他的孩子,骨子里倔强,有股不服输的劲头。
    “爸,你说什么呢,我要点钱怎么了,我是你的孩子,你给我钱花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她开始动之以情。
    聂世雄对于这个话题并不感冒。
    他有两手准备,亲生的,自然好。
    不是的话,也没关系,反正两人还可以传宗接代。
    “这个事情没的商量,我有钱,可不是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记住这个家的规矩由我来定。”他非常强势。
    完全没有转换的余地。
    聂慧气得,身子摇晃的好似小船。
    就连男人也跟着动了起来。
    “哼,你不是个好父亲,快放我下来。”女孩生气道。
    聂世雄伸手在其屁股上,掐了一把,引得女孩尖叫。
    “你在这样,小心我惩罚你。”男人出声威胁。
    聂慧就算再怎么娇惯,蛮横,也不敢在其面前,太过放肆,后果不堪设想。
    果真,她别过脸去,下颚高高昂起。
    那模样如同骄傲的孔雀。
    聂世雄托着女孩,来到了床边,本想轻轻将其放下,临了,又改变了心意,一下压到了她的身上。
    “呃啊……”
    女孩惊呼出声。
    男人身体沉重,好似石头坠在胸口。
    “你,你……”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刚想说什么。
    对方抱着她,往旁边一滚,两人调换了位置。
    女孩这才喘匀这口气,双手握拳,捶打在父亲的胸口,嘴里嚷嚷道:“大热天,你非要腻歪人吗?”
    聂世雄一副无赖相。
    颠动着屁股,带动着女孩上下起伏。
    “这样的天气,刚好!”他回道。
    下身的棒槌,好死不死的顶在了女孩的腿根处。
    他也不嫌压力大,真要被弄坏了怎么办?
    “你别这样,我不喜欢。”女孩对其无可奈何。
    父亲的脾气喜怒无常,而且自己越是发怒,对方似乎越发的兴奋,带着点神经质的老变态。
    所以她学乖了,冷漠以对。
    聂世雄干笑两声,搂着女孩,挺起了身体。
    对方便跨坐在了,他的怀中。
    “你广志哥哥要过来。”男人一本正经说道。
    女孩愕然,张大了嘴巴。
    “都这时候了,他才来?”聂慧略微嫌弃。
    “能来就不错了,你也知道他学业很忙的。”男人如是道。
    哥哥的儿子,广志,二十豪几,在读硕士,脑袋极其聪明,已经开始接触,政客那一套,很有潜力。
    他学的东西,很是另类:哲学。
    这是个什么狗屁,聂世雄只想笑。
    当然政客很喜欢这些,毕竟马克思可是社会主义的倡导者,哲学的奠基人。
    “那他能多呆几天吗?”田馨很喜欢广志。
    因为对方温文尔雅,很有亲切感,跟父亲或者大爷不同。
    “很难说,还要回祠堂拜祭。”聂世雄跟她解释。
    聂慧暗自窃喜,这个家,只要她和父亲在,真的很危险,其他的,都是下人,父亲的傀儡,啥事也不当。
    外人来了,他才会心存忌惮。
    可惜顾颖到此一游,被其赶走了。
    哥哥来了,也呆不了多久。
    女孩又沮丧了起来。
    似乎猜透了对方的心思,聂世雄扯起嘴角,发出冷笑。
    “你这么大人了,少缠着哥哥,他有正经事要做。”
    聂慧朝父亲翻了个白眼,便想从其身上下来,却被其抱住。
    目光微冷的,发出警告的信息,对方只得妥协。
    “我知道了,我会听话。”她口是心非的保证。
    聂世雄伸手抚摸着,女孩的黑发,嘴里念叨着:“这小脑瓜子里,装的都是什么?我真想敲开看看。”
    女孩顿觉毛骨悚然。
    伸手拍落了,对方的大掌。
    “你能不能正常点,我都要被你吓死了。”
    “吓死了?你胆子大的很,背着我,不知道搞什么鬼,千万别让我抓住,否则……”男人的话,语调很轻,缓慢且沉重。
    好似一颗巨石,压在了女孩的心尖。
    聂慧神色陡变,她发现,父亲极其睿智,好似能看透人的心思。
    连忙反驳:“我能搞什么鬼,孤单的连个好朋友,都没有。”
    聂世雄眉头轻扬:“那个佳齐,还是算了吧,真想交朋友,改天我给你介绍,市长的孙女,还有李秘书的外甥女。”
    他说的人,女孩一个都不熟悉。
    官家子弟,往往看不上铜臭满身的商人家眷。
    但聂世雄不一样,他哪条道都吃的开,算是人人都要巴结的贵人。
    其实有时候,聂慧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她的人生,太过一帆风顺,而又索然无味,直到被父亲玷污。
    女孩第一次尝到世间险恶。
    后面发生的事,颠覆了她的三观和认知。
    原本单纯的世界,顷刻垮塌。
    如今她别无他求,只想赶快脱离这个恶魔。
    所以对父亲提出的,交朋友的事情,完全没有兴趣。
    “爸,她们呀,还是算了吧!”女孩无精打采。
    “你呀,就是整天在家憋坏了,才会胡思乱想,有吃有喝,想那么多干嘛,小心老的快。”他又开始挖苦对方。
    聂慧捂住耳朵,这个男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你怎么这么爱唠叨。”她嫌弃道。
    “哼,你是我的人,想怎么样,都得经过我同意,否则,你不反天才怪。”聂世雄强调着自己的权威。
    女孩心中恶烦。
    用力推他,男人则一把将其搂在怀中。
    使劲抱住,手臂越收越紧,女孩被勒的几近窒息。
    “你,你干嘛,你放开嗬嗬啊……”聂慧很是惶恐。
    “整天跟我顶嘴!”男人发出笑声,并没生气。
    说话间,突然抱住对方,站起来。
    一把将其扔在床上,还没等女孩反应过来,一把掀起裙子。
    聂慧的内裤很多,今天是轻薄的蕾丝内裤,因为夏天的缘故,裆部设计的很正常,可胯骨两侧,却只有一根细绳相连。
    布料的范围在腿部正中间,隐约能瞧见大腿和会阴的缝隙。
    本来,男人想要吓唬她,跟她闹着玩,可如此春色,令其不淡定了。
    聂世雄双眼放光的盯着,女孩的私处,把她吓坏了,连滚带爬得往前逃去,男人眼睁睁的看着,圆润的臀肉在其面前晃。
    差点流出鼻血。
    “该死,都你自找的。”他低吼一声。
    成年男人经不起诱惑,何况是心爱之人。
    聂世雄本不会亏待自己,如今更是欲火焚身。
    一下扑将上去,抓住了女孩的小腿,可由于对方挣扎的缘故,他的手顺势一撸到底,卡在了脚踝处。
    女孩拼命的踢蹬。
    想要将脚抽回来。
    “滚开啊……”女孩尖声叫道。
    聂世雄稍稍用力,对方的身体,一个打滑,便拉到了近前。
    连续的嘶叫,令其颇为不爽。
    “你闭嘴!”他朝女孩喊话。
    可惜对方吓得要死,根本不听。
    聂世雄再次掀起了女孩的裙摆,大手按在了她的私处。
    用力揉搓起来,女孩的会阴饱满,肉嘟嘟的,关键是白皙,干净。
    脑子里塞满了黄色垃圾,男人的气息变得粗重,不顾女孩的反抗,轻而易举的,从内裤的边缘,将手指探了过去。
    “连毛都不长……”
    拨开了布料,便是白花花的肉户。
    小馒头似的彭起,下面连接着一条深红色的沟壑。
    HаitаńɡShUωú.Co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