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 用一用又不会少一截
    每天都在羞耻中(直播) 作者:小乖怪

    彼时食肆外,宁堂主拉过辔头,将马车拉至门口,卫秋阳跃入车厢,对望着食肆,目光沉沉的卫尊道:“她既另找了他人,你就忘了她罢。”

    卫尊看着他父亲,笑的奇怪,“你忘得了吗?”

    不等他父亲再说,脚尖轻点,跃入车厢,挨在车橼旁,沉默不言。

    有些女子便如那毒药,稍稍一沾,那毒浸透肌肤,越浸越深,想驱,却驱不了,如无解之毒。

    宁堂主上了驾座,一挥马鞭,轻喝一声,马车缓缓而动。

    楼苍之拂开女子纠缠来的手,一缕异香沁入鼻端。

    这香气……

    这香气他再熟悉不过,无论梦中还是醒来,这香气都似萦绕身周,不曾离去,可他真去闻了,方知又魔怔了。

    仿佛那人,那香,那一次次的旖旎,皆是他臆想出来的。

    刚刚女子靠近时,他不是没有闻到,原以为又是错觉,“你熏了何种香?”

    叶仙仙快站不住了,道:“并无熏任何香。”

    这个回答和记忆中那人一模一样。楼苍之空漠的双眸霎时如鹰一般锐利的,充斥着腥红,再问:“天生?”

    “嗯!”

    他的眼神顿时变得迷离,迷离过后便是危险,“你,究竟是谁?”

    她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你帮我,我就告诉你。”

    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楼苍之对一众当背景墙的属下轻轻挥手,“走。”

    叶仙仙没反应,他看她,“不走?”

    “走不动。”脸有点臊。

    楼苍之颔首,略一思忖,“布玉,你来扶她。”

    叫布玉的正是前头叶仙仙挨过的那名黑龙卫。

    布玉一怔,面露为难之色。不是他不想扶,而是这姑娘分明是想让大人扶啊!

    最后,叶仙仙是被楼苍之提溜出去的。

    黑龙卫此次出京缉拿案犯无功而返,楼苍之心情并不好。没有多余马匹,他和女子共乘一骑,只是她太不安分了些,歪来扭去,如被抽去了骨头,一个劲儿往他胸口蹭。要不是她身上有他想知道的东西,楼苍之岂容她放肆。

    忍了大半天,叶仙仙委实忍得辛苦。只能说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卫秋阳会有那么个的誓言。

    理论上,楼苍之是她男人,她用一用他的肉棒不是理所应当?只是如今她会有千奇百怪的任务,原先的身份肯定不能坦言。

    脑子有点浆糊。

    叶仙仙抵抗了又抵抗,实在抵抗不住因男子散发出的浓烈雄性气息更加难抑的欲火,向他出手了。

    前戏什么的都是虚的,她现在只要最实用的那根东西。

    骏马疾驰,长鬃飞扬,一行人往京城赶回。突然间,领头的那匹马前蹄撅起,嘶鸣一声。

    楼苍之马上揽辔,挽住马缰,轻喝,“不得放肆。”

    语声之短促,好比切玉斩金。

    大人的骑术堪称绝顶,几时会出现差点惊马的事情来。黑龙卫众人不由侧目。

    楼苍之没有解释。

    众人看了眼他怀里的女子,一脸我们都懂。任哪个男人怀里抱了个骨子里都泛着骚的女人都要把持不住啊!

    蟒服下的裤子,女子熟练而快速的解开裤头,竟是把他那根伏蛰两年多的阳具掏了出来,热乎乎的小手揉搓着它。楼苍之虽然心有所属,但男人的本能却还在,加上长时间的禁欲,此刻被这小手一揉搓,阳具瞬间狰狞而起。

    但这些女人都不是她。

    如果单单只为泄欲,他不会缺女人。

    若无情,便无欲。

    无欲则无情。

    金色的阳光挥洒在他的身上,男子眉眼冷峭,仿佛那里藏着一个执着而无望的梦。

    他吐出一口气,两侧下拉的唇角显示着被身前人触怒的危险。

    “再不松手,本官丢你下马。”

    从他语气分辨,叶仙仙听得出他不是在开玩笑。这人,太不知情识趣了,用一用怎么了?用一用他这二两肉!它还能少一截,小一圈不成?恁地小气。

    其实隐约感觉得到,他在为她守身。搁平时说不定就感动了。但现在她正需要,他偏生……

    虽然此刻像个女色魔,她也深感羞愧。

    叶仙仙深吸一口气,手下动作不停,道:“我说了,你帮我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楼苍之空漠的眼神嗜血乍起,“威胁本官之人,下场你可知?”她是什么人,他自会去查。